20161019_binary-823342_1280

專欄作家, 杜家駒

網路管理回到部落?–新金融時代的變革

19 十月 , 2016  

律師  杜家駒

世無常法,與世推移而以,因為世事變化無常,因此我們認識這個世界的準繩也必須革新變動,所謂茍日新日日新又日新。例如,遠古時代,由於女性與男性在勞動力上平等,而為了保證基因多樣化以及女性哺乳之因素,所以氏族社會是一個由母親為中心的母系社會(但並非由女性掌有大權的母權社會)。

而隨著社會的發展,當男性透過水利與戰爭,可以獨自耕種土地保護財富的時候,女性自然會變成男性的附庸。在那之後,一直要等到女性可以在紡織廠等勞動密集產業賺錢,而男性都被抓著去填戰壕,被機槍打碎炮彈撕裂的時候,才是女人重新成為人的時候。女人經歷了從人,到可交配的物,再重新到人的轉換。這個改變是用千年後悶熱工廠的血汗換來的,而不是什麼人性良心悲憫之類,也不是什麼自然人權,而是透過不同時代,不同經濟基礎而創造出的不同道德標準與法律規定。

也就是說,隨著時代的變遷,舊的道德體系會不斷崩解,由此帶來新的道德體系和行為規範。抱著舊時代道德的人,無法成為新時代的楷模,也無法在新時代中創造比新一代人類更多的價值。而在面臨時代的巨變,道德不能區分好壞,是舊時代的道德?還是新時代的道德?混亂之中,無從分辨。例如城邦文明初現,人類走出蠻荒的第一天,私有制度將逐漸代替持續了幾十萬年的公有制度,從氏族道德來說,堅持分家單幹的人是壞的,不道德的,但是在城邦的角度來看,氏族解體成家庭,更容易使城邦的意志貫徹,將更多的人擰成一團來辦大事,而不是屈服於氏族的利益而分散城邦的力量,所以拋棄氏族擁抱家庭的人才是好的與道德的。好與壞,與時代息息相關,同樣的事,不同的時代有不同的解讀,因此法律必須也應當依據時代需求而加以修訂。

當然,前述氏族的解體,表面上看起來,以家庭種植為主的城邦糧食產量的確比氏族集體要高,可這是一種倒因為果的關係,實情是因為生產力發展到足以支撐解體成家庭,才會有家庭的存在,而不是說解體成家庭就會讓生產力發展。也就是說,家庭種植相比集體種植,在沒有良種、肥料、農具進步的前提下,是不可能提高糧食產量的,如果說分成家庭就能讓糧食產量瞬間翻翻,那是忽略了水利、肥料、機械等因素的臆想。

因此,面對如今進步快速的金融科技,我們必須審慎的評估,是否技術的進步已經解放了新的勞動力,因而必須在道德與法律面,做出嶄新的變化。例如,目前最熱門的眾籌議題。以眾籌而言,古代人們想要募資,通常都是向親戚鄉黨募資,因此投資人對於募資者的背景與誠信是有一定基礎的認識,但是當近代公司制度展開之後,這種人際網絡的募資就無法滿足需要,因此有了公開發行(IPO)制度的產生,國家為了要推動這個制度,給予其信用,因此設計了極其複雜的上市制度,固然一方面使得公開募資受到了嚴格監管而較為困難,但另外一方面則是賦予了其信用基礎而更便於推廣這種新的經濟體制。

所以,並不是非要上市監管才是萬世不變的真理,而是在當時技術條件與經濟需要下的最佳選擇。

目前技術條件慢慢在改變,是否是一個巨變?誰也不敢斷言。但是從思想實驗上來說,如果網際網路把世界縮小成社群,因此在這個特定社群中募資,是否投資人就應當以本身對於募資者日常在網路上的信用來決定是否投資以及分享利益分擔風險,而不需要像在證券交易所時代一般,由於技術上限制無法認識募資者,而必須由第三人也就是政府來把關?

進一步推想,如果網路真的能讓人回到過去大樹下論是非那種部落傳統,則目前奠基在工業社會,以都市化後每個人是孤獨不熟識但遵循一致客觀理性標準的客體而制定的道德準則與法律制度,也許就到了需要變革的時候。

面對此一變革,要記得文明的幸福與痛苦總是毗鄰而居的,享受到了文明的幸福,也要考慮放棄痛苦。當公開募資不再由政府監管的時候,固然便捷了新經濟的發生,同時也讓投資糾紛更容易產生。而究竟網路科技的發展,是否讓政府放棄監管成為明智的選擇?世界還在找答案,甚至新加坡還搞出了沙盒模式,來從實踐中找出真理。我們面對這即將來臨的變革,你,做好準備了嗎?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