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233865_1280

專欄作家, 烏凌翔

髮夾彎的製造原料不虞匱乏?

9 十一月 , 2016  

資深媒體人  烏凌翔

綠營完全執政以來,何以能夠不斷製造髮夾彎?其「原料」何來?批評者-不只藍營,還包括部份公民團體-罵得幾乎沒話說了,小英也仍然沒說話,有何難言之隱嗎?

原因是換位置就會換腦袋?嗯,可能。季辛吉上世紀70年代,為美國總統尼克森突破美蘇對峙、打開與中共交往的大門,一位新自由主義學者檢視他國務卿任內的政策實踐,與從政前以現實主義學者身分發表的意見相比,確實有很大的差別。一位政大財系稅系教授也告訴我,林全院長擔任學者時發表的學術意見,與進入政壇後的政治實踐,也有明顯落差。但此二位學者從政者都不致於予人髮夾彎的強烈印象,緣營執政後,可是府、院、黨同心齊力在製造髮夾彎啊!

譬如,綠營攻擊馬總統兼任黨主席是黨政不分,結果蔡總統選上後毫不猶豫宣佈兼任黨主席;政擊小馬哥為了食安等問題,在總統府內邀集行政院長等首長開會商討對策,是擴權與破壞憲政體制,現在小英竟然創造出「執政決策協調會議」,而且2.0版的擴權會議連體制外的人也參與進來。立法院部份,「一分瑩」不遑多讓「半分忠」;在野時力挺太陽花學生攻佔立法院的蘇嘉全,現在對於同樣身份的「學生」闖入立院民進黨總召柯建銘辦公室,卻要求全院讉責、、、哎唉,太多了,為什麼髮夾一彎接一彎,不停的快速生產出來?應該還有結構性的深層原因。

DPP靠攻擊國民黨起家,在街頭成長茁壯,勇於鬥爭,精於選舉,但短於治理。選前提出厚厚一疊政策方針,可惜都只是為了勝選而撰寫的一篇好文章,勝選是最高價值,「騙選票」是民主政治的遊戲規則,不足為慮,2016大選眼看勝利在望,當然不需要提出或回應具體政見,「空心蔡」之譏,由此而來。尤其,之前,有人很老實的提出包含明確數字的「633」,挑戰不可預期的經濟變化邏輯,又沒有自己人敢於講出「政見不見得要實行」為之辯護,因而飽受批評。因此,在「提出具體政見有可能搬石頭砸自己的腳」的思維下,蔡英文就這樣登基了。

而台灣就這麼大,社會結構就是如此,媒體又如此發達,言論如此自由,問題能如何解決-或為何不能解決-基層官僚知之甚詳,什麼顏色來領導,哪有什麼差別?換言之,鬥爭時必需以人癈言,只要KMT說的,都反對,就其政策本身還蠻好的啦,可以採用,但得等我自己上台之後,再用;髮夾彎於焉產生。

再看對外大政。「結構現實主義」認定世界少數強權構成了一個國際體系,弱小國家力量不足,外交策略受到這個結構的限制,選擇很有限,只能抗衡或扈從鄰近的強國,同時,爭取別的強國之保護。馬總統時代的「和中、友日、親美」、與蔡總統現在的「親美、親日、遠中」就是在這個架構下的夾縫中求生存之道。中共的強大與對台有「主權要求」是不變的事實,馬英九高舉「不統、不獨、不武」,蔡英文揭櫫「維持現狀」,如果你覺得都一樣,也是因為受到國際大格局的制約-當然,目標都一樣,但能否達成以及做法如何,有可能大不同。

如此說來,DPP選前喊什麼,只是選舉考量,當家做主之後,孫悟空跳不出如來佛的手掌心,這時,選民要求端出牛肉的壓力,就是髮夾彎的原料,源源不絕供應給掛著「全面完全執政」這塊招牌的工廠,何時才能停止生產呢?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