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王大師

21世紀新奴役:食物外送

16 十月 , 2019  

專欄作家 王大師

最近台灣一系列食物外送意外,看似僅為「假承攬、真雇傭」問題,實則為更大海嘯席捲而來的趨勢。試想,不管是德國的foodpanda,或美國的Uber Eats,均屬大數據與科技媒合範疇,這新興的產業,不只會模糊勞雇關係,甚至會抹平勞動人口。更耐人尋味的是,若有一家為陸企,台灣人又會如何反應?

Uber Eats母公司的Uber,本身並非從事運輸事業,只憑媒合技術與App叫車系統,一度把台灣的小黃打趴,若非政府祭出救濟措施,早有一堆失業的運匠塞爆凱道。但Uber本身毋需在台賦稅,也沒車行、教育訓練、法規依循與保險等相關成本,最重要的是,消費數據均由公司獨自掌控。

子公司Uber Eats,乃至foodpanda等歐美外送平台,用的是同樣的技術,才能將工作切割成「食物業者」、「運輸人員」與「接單中心」,讓工作細微化、產業切割化。媒合平台把諸多工作元素「切割出」,導致問責的困難。也就是這原因,外送業者可游離在承攬與雇傭制間。

更爽的是,這些不承擔,或以低價享受稅務責任的外商,卻輕易靠著承攬制,將高風險事業成本,丟給「寄主國」承受。台灣勞工、警察與醫療系統,負責意外的善後與生命成本,這些海外科技大廠,則爽爽在海外抽成,規避風險。

當然,很多人會說,也就是大數據的益處,讓人們享有便利食物。這點本人不否認,就跟有了7-11(美資)與全家(日資)後,就有24小時的便利店服務般,缺點是本土雜貨店可謂如恐龍般瞬間消失。造成就業人口的變化與國際資本的移動;或是說,台灣資金淨流出至已開發國內。然似乎只要不是陸資,勇敢台灣人就可以閉一隻眼。

這是上世紀的貢獻,這個世紀有了大數據、人工智慧、無人駕駛車、電子支付、電商平台與機器人學習。Uber取代小黃,或Uber Eats取代自家僱用的外送員;目前光憑大數據中的共享平台與媒合系統,就導致計程車業的幾近抹平,以及外送勞工缺勞基法保障。

想想看,當大數據再結合無人機、自駕車、AI接單,就等同未來連承攬制的外送員都是多餘的。如果等這些技術純熟後,海外科技業者會耗時間跟本國政府討論承攬制,還是雇傭制嗎?

不會,foodpanda會直接跟Uber、Waymo、特斯拉、豐田等自駕車先鋒,商談無人車技術的策略聯盟。然後直接把月收入可達十萬的爆肝者全解僱掉,省下工資、勞健保成本、加班費與訴訟費用。

不要以為這想像仍遠喔,豐田的自駕車等級已來到Level 4了,準備運用在東京奧運上。這個等級的自動駕駛,原則上人類可直接昏睡在座艙中。換言之,這是未來10年內可達到的想像。

然而,國內對食物外送事故的討論,似乎僅止於是否該對員工提供勞基法保障。而不以大數據、AI發展對勞動市場的衝擊切入。彷彿白蟻啃蝕木樁對掏空房屋地基無關般,執意將注意力鎖在房價高低。

更深層的討論,應包括科技進展與應用對勞動、消費,乃至國際收支平衡的影響。畢竟,Uber Eats抽取的無風險權利金,是流往美國舊金山;foodpanda則流往柏林,但勞工的傷害、事故的處理、醫療的糾紛,或就業的消失,卻會留在本地,等同21世紀新型經濟殖民。

差別是,如此的殖民系統,連總督都不必派了,也無須負擔奴隸的成本。或許再過不久,小7所取代的並非只是柑仔店,而是跟你問候「歡迎光臨」的工讀生。

pic by <a href=”https://www.freepik.com/free-photos-vectors/food”>Food vector created by freepik – www.freepik.com</a>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