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烏凌翔

228前的台灣,與97後的香港?

30 三月 , 2017  

資深媒體人  烏凌翔

香港「回歸祖國」二十年了,上週選舉特首,民意支持度最高的曾俊華,在間接選舉中,敗給被譏為中共「欽點」的林鄭月娥。台灣人該用什麼角度來觀察香港、而香港的未來又能帶給我們什麼啟示呢?

台灣跟香港都曾被殖民。殖民台灣50年的是軍國主義的日本,殖民香港-包括九龍-100多年的是資本主義的英國,兩地卻回歸了同一個「祖國」,但年份不同。1945年8月二戰結束後的中國,雖是戰勝國,卻是慘勝而百廢待舉,來接收的官員素質比不上戰敗國的公務人員。

1997年的中國,早就是世界核子強權,又改革開放了十幾年,但面對經濟發達的亞洲四小龍之一,仍然底氣不足,所以鄧小平才訂出50年之約的「一國兩制」,他心中的潛台詞-有學者研究-是:「十個『五年計劃』後,大陸的經濟水準就能趕上邪惡資本主義下的香港了吧?屆時就不用兩制了」。2047年的中國經濟-至少沿海城市-要趕上香港可能不是問題,這一點老鄧還想晚了,他沒想到的是,港人要的不只是經濟層面的跳舞與跑馬。

香港的「一國兩制」是做給台灣看的?一點也沒錯。鄧小平早在「美匪建交」後、台灣正「處變不驚,莊敬自強」的1981年,就提出了「一國兩制,和平統一」台灣的大方針。後來在香港「回歸」問題逐漸浮現時,中共為了建立法理依據,1982年12月,修改憲法,在新憲法31條中載明,「國家在必要時得設立特別行政區。在特別行政區內實行的制度按照具體情況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法律規定」,從此,「一國兩制」成為一石三鳥之計,港、澳、台一體適用。

然而,示範了十幾年後,馬雖照跑,舞也照跳,「兩制」竟激起幾十萬香港民眾佔領街市,不下雨也撐起黄色雨傘,以行動指控「一國兩制」名實不符。面對這種壓力,中共不僅對香港沒有更高明的辦法,甚至對台統戰原則也仍是一百零一招的一國兩制。最合理的解釋是,以習大大為中心的中共高層之政策清單上,還有多項更優先的要務,所以一直沒空徹底處理「港獨」、乃至「台獨」問題,只能「九二共識」一曲唱到底。蔡政府應該也看清楚了這一情勢,因此在兩岸問題上,一直採取守勢,就是不唱合聲,靜待局勢的變化;一位曾與小英同時在政府任職的學者跟我說,「談判,她很能憋的」。

香港人要什麼呢?一位高喊「港獨」的知名運動份子,接受媒體訪問時,也承認機會其實低到接近零,「港人治港」已濃縮成很單純的「一人一票普選」,這種企求當家做主的心態,台灣也曾有過。

二戰後台灣也「回歸祖國」,一年後舉行民意機構普選,從里民大會選鄉鎮市區民代表開始,參與都很熱烈,到了省議員,應選30個名額,竟有1,180人參選!但是陳儀顯然低估了這股強烈的「當家做主」期望,在行政單位與公營企業中,並沒「政治正確」的大量啟用台籍人士;若是一頁一頁爬梳228前的台灣報紙社論與讀者投書,可以明顯感覺到這股想要出頭天的強烈願望,跟現在港人的憤怨,十分類似,成為228事件發生的重要遠因之一,也為後來台獨思想的發展,埋下伏筆。

圖片參考:

還有一點可以事後諸葛一番。即中共人大「831框架」,其內容雖准許港人直選特首,卻附加中共中央享有最終決定權的決議-831直接引發了雨傘運動,其實它就是毛澤東的「民主集中制」,即,基層先民主選舉,但中央不放棄最終否決權-若是當初香港能接受,那這回民調最高的曾俊華會先當選,而中共也不見得就粗暴的一定否決。「以小事大,以智」,跟強大的中央對著硬幹如果無效,是不是應該考慮迂迴智巧的方法呢?這也是台灣面對中共時,必須考慮的。

資料來源:民報,背景資料介紹:https://zh.wikipedia.org/wiki/民报

本篇文章感謝台大國發所  吳若予副教授對於台灣228事件的提點與分析探討。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