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林育中

22K 的問題會自然解決,之後呢?

18 三月 , 2016  

台大物理系客座副研究員 林育中

下表是內政部近二十年來的出生人口統計。

22K 的問題會自然解決,之後呢2

在 1997 年之前,有十幾年的每年出生人口在三十萬與四十萬之間振盪, 1997年後情勢急轉直下,一瀉千里。不必受過嚴格的統計及人口學訓練,也可以看出一個明顯的趨勢,台灣的青年人口將逐漸減少三成。

新生人口減少首先衝擊的是教育系統,97 年到 98 年的出生人口驟降已反應在現在的高等教育系統。此一衝擊雖然在三年內會稍為和緩,但在二年後又有另一波大的衝擊,而且是不可逆、持續的衝擊。高等教育的裁併在兩年內就得初步完成,而且要持續進行。

接下來的衝擊就會移轉到就業市場。現在一般的初次就業年齡在 22 至 25 歲之間。97 年到 98 年的出生人口驟降造成的就業衝擊最早會在 2019 年出現。我們談的可不是 1%、2% 的供給失衡,而是一口氣 15% 的供給大缺口。

我在學校的辦公室恰好鄰接體育館,例來都是校園人才招募熱門的舉辦地點。幾年前,來參加校園徵才活動的猶是人事和事業單位的基層員工,現在慢慢的出現只有在電視才會出現的業界名人。兩三年後新進員工市場競爭的狀況會更加白熱化,其他的競爭武器還會持續升級。所以我對所謂的 「22K」的問題一向樂觀。即使政府目前不採取任何行動,短期內的就業市場供需會一面倒的向供給方傾斜,「22K」 的問題在短期內會自然解決。最近有提議以「適度」 的通膨來提高薪資以增強台灣的薪資競爭力恐怕不是好的辦法。通貨膨脹影響的不只是受薪階層,老年人口日益增加的台灣高齡化社會之中,已退休的人員所受衝擊恐怕更大。而且以「適度」 的通膨來提高台灣本地的薪水競爭力恐怕緩不濟急;我們與競爭對手之間的差距是倍數,不是百分比。

企業對於即將面臨的新進人員缺口除了必須提高薪資外,產業升級以提高每位員工的平均產值似乎也是無可避免的。新進人員薪資的競爭勢必馬上擴及至企業的每一個層級,全面的人力成本提升只有高員工個人產值的產業才負擔的起。近期起步的工業 4.0 對這個問題有幫助,而且提高每位員工的平均產值也與工業 4.0 的軟目標契合,但工業 4.0不是解決方案的全部。國際化、分散式網路組織也都是可能的選項。

最後是政策。牽涉到人口,能直接影響的是人口政策及移民政策。人口政策的政變現在一定要做,但見效在二十年後。移民政策見效快,但對社會的衝擊大。新加坡在過去曾經歷大幅的人口擴充,後來因為新移民造成的社會問題不得不放緩腳步,調整目標。目前才公佈的白領移民政策只是個起點,效果還待觀察。台灣內閣有個不成文的規矩,政務委員有一個出自於社會系、社工系的專家,這次的新閣員名單也不例外,就看新的內閣如何解決這個迫在眉睫的問題。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