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王大師

3個花媽絕對力挺的世大運解方!

22 六月 , 2016  

部落客   王大師

怎麼辦?世大運恐怕生不出來了!兩年前由85萬票選出的「改變成真」,如今卻如凌遲般,刀刀割著覺醒公民的嫩膚,流著尚有餘溫的熱血。照目前情況看來,就連多數的柯粉也無法自欺欺人了。

畢竟,望著本人經營的社群網站,柯粉猶如核爆後的紙房,剎那人間蒸發。真不是蓋的,本人的臉書應該是本島少數幾個還經得起柯粉洗板、覺醒公民挑釁的網站。

最近幾週,台灣的鄉民突然慈眉善目了,就算PO出極其批判性的柯P文,也少見過往柯粉的蒞臨指教。這證實,再黑暗的深淵中,也是會有光明的存在;再盲目的蝙蝠,也嗅得出大巨蛋的鐵鏽,以及馬桶內的白膠水。

前年由柯P所帶動的九合一外溢效應,席捲全台,但本人從不買單,自從3年前,柯因假帳風波挾怨投入市長選戰後;力挺阿扁數鈔絕活,蒙蔽專業杜撰出要死的謊言後;為贏得選戰激起洪仲丘、反核四、反服貿等社會矛盾後,我直覺認為這位市長候選人,不會是好料。

事實也是如此,就任以來,除了堆疊仇恨、階級對立、黑箱喬事與藍綠矛盾等不光明手段治理城市外,其他可說毫無建樹。如今市府團隊走了一個球隊的核心成員,現又面臨台北市這個首善之都,已無能力承攬世界級賽事,這後果可非同小可。

就連盲目的追隨者,都無法執著腦中的柯神住念器;當社會開始同情所謂「奸商」的趙藤雄時;當一群宅神、卡神、虎神、瘟神在政論節目中見風轉舵時;當力挺柯P亂象的年代複合體也在落井下石時;當護樹團體早回到KTV房中吹冷氣時;當雞排妹不在身旁繼續露乳時。

當辦公室中,討論柯P成為一個羞辱時;當同事用「改變成真」海報包便當時;當柯P衰手一握,別國市長立即丟官位時;你就知道,這位風中殘燭,已經在透支剩餘價值了。

黔驢技窮的柯市長,如今窮到只剩柯媽,就連一度共赴溫泉的夫人也大難臨頭各自飛,或許市長應慎重考量世大運的去處了;在此,本人提供3項建議供參:

  1. 就地放棄,投降輸一半:沒錯,目前離世大運還剩一年的時間,不妨直接跟世界大學運動總會(FISU)舉白旗,把剩餘預算留給萬華遊民用。怪說一切都是前任市長搞飛機,世大運帳冊中藏有十大弊案。為求社會正義,北市將籌組「市政更廉政委員會」,要求停辦一屆世大運,並舉市於開幕當日默哀一分鐘。北市團隊允許FISU沒收一半押金,另一半則提供阿扁治療拇指抽「金」症。畢竟,這個方案雖丟臉,至少保有「市府光榮感」。北市是因為社會正義之由,而停止舉辦世大運,而非丟人的無能因素。
  2. 制定任務型市長機制:北市府可設置「市長無能暫代機制」,類似之前的任務型國代。換言之,避免現任市長過於無能轉喪志,市府團隊可啟動「任務型市長機制」,由其他較適當人選,以特定事由暫代市長一職。比方說,柯市長可能是史上最無能的任務執行市長,因此可由郝前市長與柯媽暫代世大運的籌備工作與親善大使。等到柯P的無能效應遞減,或是活動結束後,再由柯市長收尾,從事核銷發票等低難度任務。
  3. 台北與高雄市長互換一年:沒錯,與高雄市長花媽相比,本人寧願相信後者這位愛按摩的市長。畢竟,花媽曾辦過世界運動會,雖然規模較小,但同屬世界級的賽事。更何況,對悽慘世大運看不下去的陳菊,已允諾高雄可幫忙。

既然如此,何不順水推舟,將北高兩市的首長直接互換一年。花媽可趁此機會與中油等總部設在台北、工廠設在高雄的國營事業打交道、摸底、交心與脅迫。待世大運結束後,落實花媽的國營事業南遷願望。

 

此舉豈非一舉兩得?妳幫我搞世大運,我幫妳送中油,外加一包衛生紙,大家happy、happy。更重要的是,你知、我知、柯P知、賴神也知,台北市長傳統上,就是角逐總統大位的跳板,花媽何不一舉幹掉柯神與賴神兩位蒙古大夫呢?

 

當然,本文純屬戲謔性質,但您要知道,要寫出如此一篇酸文,背後的無奈誰又能知?我想,多數的台北市民應該有同感吧。如果沒有,就到忠孝東路四段的國父紀念館站周遭,繞個一圈。保證您秒懂。

, , , ,

By



  • roadman

    其實我還有兩個建議啦:

    1. 效法台北燈會模式。以『有史以來最爛的世界性運動會』向國際宣傳。

    反正我們的市長大人連在燈會主燈打網友的挖苦性文字都不在乎了,丟點臉算什麼?

    搞不好市長大人事後還會躊躇滿志地說,這就是所謂的『逆向行銷』。

    (被打)

    2. 如果市長大人真的怕切腹的話,乾脆把台北市和高雄市名稱對調。

    以後北部的那個就叫高雄市,南部的那個就叫台北市。

    世大運可以利用未來台北市(以前的高雄市)過去為世運蓋好的硬體設施。

    中央政府也可以不用舟車勞頓,就可以遷移到高雄市(以前的台北市),實現蔡總統平衡南北的承諾。

    反正以前民進黨執政時一天到晚改名字,現在只是兩個市的名字對調而已,有那麼嚴重嗎?

    哦,對了,不知道各位『未來的高雄市民』意下如何?

    (被打)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