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烏凌翔

敢砍銅像頭之人,是「真實信仰者」嗎?

27 四月 , 2017  

資深媒體人  烏凌翔

所謂「真實信仰者」(true believer),是指具有狂熱信仰, 隨時準備為一件神聖偉業犧牲的人。註1

半夜偷偷摸摸去砍毫無抵抗能力銅像的頭,當然算不上什麼偉業;一方面,不戴面具,不見得就是「帶種」, 因為破壞公物只是輕罪,用不著吃牢飯,更無所謂犧牲; 另一方面,標榜了「台灣獨立建國」此一「神聖」目標, 卻又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卻正好透露出神聖目標不是他的真實信仰。

誰說的?他們可是挑了具有強烈意識型態象徵意義的蔣公銅像來下手呢!是嗎?施明德主席評論的好,如果敢在老蔣統治時期砍蔣公銅象的頭,那才勇敢。是的,勇於在強大壓力下伸張其理念者,人們才會佩服,像施明德自己,甚至像鄭南榕,肯為自己理想獻身,叫做烈士。這種人,當然不用蒙面行事,才可能是真實的信仰者。如果破案後,發現這個「工程隊」是被人雇傭的短工,我也不會意外。

如果他們不是真實的信仰者,那他們是哪一種人呢?曾經獲得雷根總統頒贈總統自由獎章的美國作家 Hoffer,終身從事粗活零工,被稱為「碼頭工人哲學家」,62歲時成為加州博克萊大學政治科學高級研究員-但仍然沒放棄碼頭搬運工作,他親身在基階層社會觀察了幾十年,下了一個結論:這種狂熱份子大都是社會的 ”misfits”,意思就是「跟社會格格不入的人」。註2

Hoffer也發現,「所有群眾運動的初期追隨者都以受挫者居多」,他們「無法被說服,只能被煽動」,而「煽動遊說技巧是否奏效,端視其能否誘發和強化受挫者具有的心理狀態和行為傾向」,必需承認,民進黨擅長於此道。俗話說,演戲的是瘋子,看戲的是傻子,套用到現實政治,煽動的是瘋子,被煽動的是傻子。我們發現,傻子很多,要煽動他們的訣竅在於,因為人都頃向於從外在世界,尋找自己失敗的理由:誰最可能是欺壓我、致我命運悲慘的元凶呢?當然是政府啦!執政越久,累積的怪罪也最多,久而久之,形成的「刻板印象」,就是國民黨是壞人。是的,一定要找到一個加害者,否則無法為自己的悲慘命運找到理由。

傻子雖多,瘋子也不少,但瘋子真的瘋嗎?

名嘴在電視中賣力演出,看起來真像瘋子,但數起賺進來的鈔票,神智可清楚的很呢;地方級政客在選民前或咆哮、或哭喊,看起來也像瘋子,但能吸進多少選票,可是事先計算過的;直轄市級政客,只會叫別人去消滅蔣氏圖騰,自己絕不會動手,也是精心策劃的策略;竊國級政客,楬櫫的目標即使根本不能實現,但「有夢最美,希望相隨」,只會煽動不滿與仇恨的情緒己算等而下之,推銷給你一個虛幻的未來,才是最高招;政治是高明的騙術,他們都不瘋。我想,真的瘋子若看懂了,會不屑的自清:我只是瘋子,可不是騙子!

民進黨以反對黨的立場,充份結合社會各階層力量以取得政權,從現實主義的策略面來講,還情有可原,但是執政後,如果還利用這種選舉手法來動員群眾,等於繼續把台灣打造成一個理盲的社會,因為「群眾運動總是要求追隨者一心一意的效忠。」這種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手法,害了台灣,最終也會害了自己,畢竟,政黨兩次輪替-尤其完全執政之後,會讓這些與社會格格不入的傻子發現,不是國民黨「很糟」,而是不論哪一黨執政,都「很糟」。 其實那也不是糟,而是權力運用的形式,誰叫「國家是唯一合法使用暴力的行為者」呢?然而,打造出一個充斥著不理性「傻子」的理盲社會,如何能保證他們最終不會反噬你呢?

台灣的真實信仰者,不多了。

註1:真實信仰者(True Believer)一辭,引用自美國作家Hoffer在他經典名著”The True Believer: Thoughts on the Nature of Mass Movements”,台灣立緒文化出版,譯者梁永安先生譯為《忠實信徒:論群眾運動的特質》。但關於true believer本文用法與 Hoffer 不全然相同。

註2:梁永安先生譯為「畸零人」。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