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杜家駒

Fintech背後的美麗與哀愁

14 九月 , 2016  

律師  杜家駒

有人類歷史以來,人類對於競爭就懷有深深的恐懼,一方面自身有擴張的需要,把自己的領域擴張到安全的範圍;一方面又有抗拒的需要,抗拒他者對自己的擴張。而當時的社會水平決定了最後的邊界,在社會水平能負擔的範圍內,部落被融合成國家,國家被統合成帝國,然而在邊陲之地,號稱自由拒絕進步的部落,則往往會遏止了帝國的擴張,穩定了人群的邊界。

也就是說,在社會水平的支撐力範圍內,決定了帝國的邊境,而在帝國的內部必須要有四海一家的普世價值來支撐,反之在帝國的外圍則是以自有國情來抗拒統一。這個邊境並非固定不變的,因為社會文化的發展,不見得對哪方有利,當社會文化發展有利於帝國,帝國的邊境就會擴張,反之則是核心地域的縮小。

例如,歐洲在大航海時代的技術對比於當時美洲原住民的技術享有擴張優勢,因此歐洲殖民帝國可以牢牢控制美洲,而美國提出門羅主義的時候,當時技術發展剛好可以提供美洲對抗帝國的工具,因此美國遏止了歐洲帝國主義在美洲的發展,至於之後美國人用新的文化來控制歐洲,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粗淺的說,決定帝國主義擴張邊界的最主要工具就是文化以及財政,沒有統一的文化與中央集權的財政,帝國的權力就無法滲透到邊陲。當今局勢上,文化的滲透,美國已經藉由好萊塢以及大學體系達成大半,剩下財政的滲透,美國主導的美援體系,布萊頓森林體系甚至WTO等等,在最巔峰之時,也都無法達成主導的地位。

現在有個最新的技術出現了,那就是熱鬧滾滾的Fintech。這種所謂的Fintech概念,至少對美國來說,有下列兩大好處:

1. 增加貨幣投放的控制性。

由於貨幣本身並非財貨,但是又必須與財貨有一定程度的關聯性,否則不是通貨膨脹就是通貨緊縮。然而人類對於通貨發行卻一直缺少一個能夠掌握全局快速反應的工具(不論一開始貨幣是貴金屬、金本位貨幣或是美元試圖改成信用本位,但都不是一個可以精準反應社會財貨需求的工具),而透過Fintech,就可以及時的反應財貨需求而創造通貨,同時也能很輕易地因為需求降低而註銷通貨,理論上來說,這種調度方式將可以減少週期性經濟危機的發生,而讓市場更具有動能與預測性。

2. 掌握各國的財政命脈。

過去沒有中央銀行的時代,帝國往往是透過貿易來取得貨幣的主導權而影響邊陲之地的財政,進一步達到政治上的統合,而自從英國發明了中央銀行這個工具之後,邊陲之地也能用獨立的貨幣政策來對抗帝國了。美國戰後的努力就是要打敗各國中央銀行但是都未能成功,而Fintech則是最新的嘗試,他將能虛級化各國央行的功能而使美國的滲透更加有效率。打個比方來說,現在社會就有點像有一個線上遊戲但是沒有設計虛擬貨幣,因此各個公會都是設計自己的公會貨幣,而Fintech能做到的,就有點像遊戲公司突然推出虛擬貨幣,他將可以很快取代各種公會貨幣,甚至造成公會的瓦解與重組。因此,Fintech就是補上美國財政短版的最重要的一塊拼圖,但是是否能成功還在未定之天。

現在美中間的爭霸,誰主攻誰主防其實一看就知,美國主打普世價值而中國夢不過就是亞洲版的門羅。因此美中的對抗,恰恰好是美國帝國主義擴張與中國邊陲獨立間的鬥爭。二十世紀末期,在資訊革命的工具幫助下,其實是有利於邊陲之一方,因此中國的實力日益增強,但是否足以中斷美國帝國主義的擴張而找到一個目前短暫的平衡點?我想重點也就是在Fintech是否能順利推動以及是否有預想中的那種好處。

若是美國這一輪的財政革興是成功的,那這種技術的進步將大大有利於帝國之一方,而讓中國終究要融入帝國之中,也許就創造出地球史上第一個世界政府。而如果中國成功阻斷Fintech的發展,或是其實Fintech根本沒有預期中之效用,則也許將來會看到史詩級的一幕,巨大的歌利亞美國巨人,在大衛中國的小彈弓下被遏止了,西太平洋對美國來說,就是無法逾越的條頓堡森林之役。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