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中國二孩政策下的消失「女聲」

19 十二月 , 2015  

北京大學中國語言文學所臺灣留學生   郭正平

兩個月前,中國官方在2015年10月29日這一天宣布結束三十多年的一胎化政策,進入了全新的計畫生育時代──也就是話題正熱的「二孩時代」。

也許是為了拯救國家經濟、增殖勞動人口,無論如何,背負著生育功能的生理女性,正是首當其衝的受害者,尤其像是身邊正值二十至三十歲上下的年輕女性,她們所面臨的全新壓力正反映在這短短的兩個月之間,儘管她們有無地意識到己身正在失去的人權,她們的聲音依然被廣大的政治、家庭及男性社會,以「國家經濟」的名義包裝,徹頭徹尾的「失聲無語」。

工作環境:明禁女性就職

每年秋天是中國企業最大的招聘季,此時的大學(包含研究所)畢業生正是焦頭爛額地投遞履歷與奔波面試,然而在這突來的「二孩政策」下,女性的工作權益明顯受到窄化。許多國家企業及私人企業,對於社會新鮮人的招聘要求明擺著「拒絕女性入職」,或更有繞彎子的招聘規則讓生理女性直接從這些遊戲規則中出局。這些問題其實不難想,正是因為「生育」所附帶的產假及育嬰假會為公司企業帶來不必要的經濟負擔,所以在招聘的門檻上直接禁止女性入職,而現任的在職女性(不論老少)則更有禁令嚴禁戀愛、結婚或生育。就算身邊的女同學們的能力及才幹遠遠超越我們這些男同學,她們的叫苦連天也只能在Wechat中表示不滿卻無能為力。

家庭環境:回家生孩子

也許這兩個月的時間裡,已經有越來越多的老少女性逐漸消失於光天化日下,她們準備回家生孩子,即使生不出來也要拼命生。家庭問題一直是中國社會問題的病根,它是現代和傳統最直接的衝突環境,也是每個中國人都必須面對的問題。身邊有許多同學為了逃避家庭壓力拒絕與之接觸,這些原因來自於上一代施加的戀愛、結婚及生育壓力,就算「沒錢也生不起」,但是絕大多數的中國青年還是逃避不了社會給予的「宿命」,其中犧牲最大的莫過於女性,而女性「回家」似乎也成為她們職場環境不利的唯一選擇。

兩性關係:生孩子嗎?

男多女少的失衡結果,背負傳宗接代責任的男性汲汲營營尋求女性伴侶,這似乎也成為一種無止境的循環,其中最為嚴重的就是女性的「物化」。「生孩子嗎?」成為許多男女的交往前提,女性成為男性眼中的「生育機器」,而為了解決家庭及職場上的失利,女性於是產生為車、為房、為戶籍的「目的性戀愛」,天生帶有「生育機能」的女性觀念,正是女性及女性社會「自我物化」的結果。「二胎化」必然加劇這樣的趨勢,即使現代中國社會有許多都會女性意識抬頭,但是她們始終必須面對這一切極為不利的壓力及大環境。

女性的流向:「回家?」

「二胎化」讓中國社會中的女性有「回家」趨勢,而人口政策的改變也暗示「中國人」至今始終是國家經濟動力的螺絲釘,從前是為了擺脫貧窮,現在是為了爭取富裕。無論如何,女性的生心理都成為首當其衝的被害者,國家社會的漠視與加害讓她們「無言」或「失聲」,就算身邊這些青春有為的女性同學們,也無可逃脫她們必須面對的巨大問題。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