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團結」豈能只是口號?

30 五月 , 2018  

司法實務工作者 陳述恩

最近又有邦交國與我國斷交。蔡總統親上火線,喊出我們要「團結」。

我們經常看到民主先進國家,如美、英、法、德等國家,在遇到內政事項,不同黨派意見分歧,各自找到自己的立場選邊站,投票時比票數。但遇到外交、國防事項大都仍以國家最高行政元首(如美國、法國的總統,英國、德國的總理)為唯一國家代表,尊重國家元首的決定,是故「關門內部吵翻天,開門走出去只有一個聲音」,正是民主國家的常態。

所以我們法理上尊重小英總統的「總統職權」。

但也只讓人停留在「尊重」而已。

要讓一群人「團結」的前提,至少是我們要尊重、承認彼此的存在。

但我們看看小英總統或民進黨政府執政兩年以來的政績吧?

先砍維持政府機關正常運作軍公教的退休年金。

雖然說國家財政困難是大家都能諒解的事實(但你們過去拼命擋下國民黨想要做生意拼經濟的努力又是為何?)然而,小英總統縱容手下鷹犬羞辱軍公教,一筆抹滅過去軍人以血淚青春生命保衛台澎金馬的事實,將這些領國家退休金的前政府雇員們說成啃蝕國家財政的米蟲。你要這些人怎麼嚥下這口氣?而且搞得現任軍公教人心惶惶,紛紛擔心退休後日子不保。退休的上街頭痛罵出人命,在職的憂心忡忡想逃跑,有其他好路的(如法官轉任律師)都紛紛掛官求去。這樣怎麼可能團結呢?

再砍平民百姓勞工朋友的勞動條件。

過去主張「福利國」政策的政黨,執政後兩年內,不顧立法院門外勞團抗議聲浪,兩次大修《勞動基準法》,一再修勞動基準的「下限」,美其名叫做「增加彈性」,實際上就是幫雇主大開方便之門,壓榨勞工。明明政府主計處自己統計百分之八十的勞工收入不到五萬,主管勞動條件保障事宜的勞動部長和行政院副院長竟何不食肉糜的說「我想有一半以上(領五萬)」、「是因為外勞拉低平均薪資」,鬧得大家紛紛在網路上、甚至去行政院前面致歉,說,對不起,我就是那個拉低平均的「外勞」。這是想要「團結」人民的政府?

最後自己花錢買好車、修官邸、請廚師。

如果政府財政困窘,要大家共體時艱,回到民國60、70年代那個「純真」的年代,說來無奈,但也只能接受。偏偏「英」明的總統,上任後先花一億多元修官邸,再花幾千萬買座車,還請了法餐主廚到家幫她打點三餐。這種吃菜不知菜價的國家領袖,也是臺灣人自己選出來的,怨不得別人。

有一本經濟學的科普書叫做《海盜船上的經濟學家》,大意是說海盜船上的海盜們雖然沒有民主制度之名,卻最有民主的政治實踐,是最「團結」的一個社會單位。究其原因,因為全船的人休戚與共,不能沒有彼此,上自槍手刀客,下至廚子搬工,大家就算彼此看不順眼,但為了共同的經濟利益以及生命生存,得學著接受彼此的不同,尊重對方的存在、互相保護。淡水糧食不足時,就連船長也要跟著配給水糧;出外打劫賺錢了,留在船上看守船隻兵器的也分得一份戰果。這才是真正的「團結」。

過去國民黨、馬英九的政策雖然無法讓所有人都滿意,但至少國民黨拼經濟,務實的在國際夾縫中找出路。民進黨擅長口號治國、缺乏實質,又在國際上被夾殺,沒了面子也輸了裡子。號稱打著人權立國,卻包庇貪腐污錢的總統和關說司法的立委黨鞭!誰敢說這是個守法政黨、政府,他一定是太幼稚、沒長大。

其實,臺灣原本是最有潛力發展成「海盜船經濟學」的國家。早年大家先後來到臺灣這個島上,富有日本文化的漢人族群,加上從中國政治移民來的南腔北調,彼此交流、通婚,為了在島上(船上)生存一起打拼,近年加上了新住民,讓臺灣的人口圖像更多元豐富。我們明明拿著一手不錯的牌,但打牌的人越打越爛。我們不但沒成為一條兇猛的海盜船,還事與願違的走上一條在島(船)內拼個你死我活的虛耗分裂。

臺灣這條「船」根本不需要出去跟人家對抗,自己就先內鬥砍殺殆盡。

唉,「團結」不該只是口號而已。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