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鬼畜李梅」獲勳章 蔡英文呢?

29 八月 , 2017  

大學講師 廖念漢

前日本前東京都區議員野崎孝男,目前擔任台南市政府市外交顧問,曾多次陪同賴清德市長赴日或接待日本參訪團,基本上可算是位「台日通」,其甚受賴神的倚重。惟野崎孝男日前接受《鏡周刊》訪問時,竟心直口快的說出:「台日雙方交流,台灣不能把自己當成『小弟』、把日本當成『大哥』,兩地唯有對等的交流,才會學得更多。」不知李登輝、蔡英文、蘇嘉全等三位聽了心中有何感受?

我相信這位「台日通」此番逆耳之言,絕非無的放矢,而是長期觀察台灣的政治人物,對日本已經到了百般討好、有求必應的地步,方才說出如此令人「面紅耳赤」的肺腑之言;例如李前總統窮畢生之志,多次赤裸裸的表達想進「靖國神社」,「無條件」的把釣魚台奉送給日本人;而蔡政府則除了想急著開放進口核食外,竟還在國文選文中選到「日據時代」的漢學家-中村櫻溪的作品;難道蔡政府下一步真的想把日語列為「這個國家」的「母語」嗎?

而這其中最令人羞愧到無地自容的、非蘇嘉全院長莫屬。數月前其硬是要將台日關係自我擢升為「夫妻關係」,也不管日本人是否有意願嫁娶,自己捧著2,450萬賑災鉅款,就一廂情願地披著婚紗當嫁粧,搞得日本人啼笑皆非。基此,野崎先生看輕台灣這位小弟不是沒有原因的。

我曾多次以日本民族性投書媒體,如:《日本要麥帥般的丈夫 不是台灣阿信般童養媳》;從《日落真相》看安倍晉三與李登輝。皆再三強調與日本人交往,是要講究硬實力、比砲多槍準刀快的「武士道」精神,絕不可承歡討喜,否則僅會讓其益加鄙視。今僅從強徵「慰安婦」事件,就可以明顯看出南韓政府以悲劇視之,立場是「寸步不讓」,而蔡政府則是以喜劇視之,立場是「唾面自乾」,結果兩國的待遇是天差地差。自取其辱,能怪誰?

接著談本文主題,二戰末期,日本最痛恨的美國「冷戰之鷹」柯蒂斯.李梅將軍,日本罵其為「鬼畜李梅」。李梅以把所有庫存的集束燃燒彈,在十天內全部扔在東京而聞名,總共造成50萬平民喪生火海(遠超過原子彈的30萬);由於採低空轟炸,飛行員在飛機上都能聞到人體燒焦的味道,美國B-29飛行員稱之為:李梅將軍送給日本的「地獄之火」。

但最令人百思不解的是,戰後日本政府對這位恨之入骨的「火攻東京的鬼畜」,卻頂禮膜拜,還頒發日本的最高榮譽勳章-「勛一等旭日大綬章」給李梅,以獎勵其推動美日友好的功勞,而李梅面對記者時表示:「殺日本人我沒感到不安,戰爭遲遲無法結束才令我擔憂,所以我根本不在乎炸死了多少日本人」。

由此可知,日本不會對中國蔣介石的「以德報怨」有所感恩,卻會對「鬼畜李梅」敬畏有加,這就是日本崇尚「暴力美學」的民族特性。是以日本安倍會對「偷襲珍珠港」向美國歐巴馬道歉,而歐巴馬絕不為丟原子彈向安倍道歉,在大和民族眼裡,「溫良恭儉讓」是虛無飄渺不存在的,一切都是「勝者為王」。

最後僅以二戰新加坡淪陷時,英軍指揮官帕西瓦爾中將,向日軍「馬來之虎」山下奉文中將投降為例。為了迫使英軍屈服,山下命令英軍司令須徒步至日軍指揮部,在談判過程中山下雙手握著軍刀撞擊地板,用英文對著帕大聲喝斥,你只能回答:"Yes or no?"。

結果帕率領糧彈充足的8萬官兵,向即將彈盡糧絕的3萬日軍投降。慶功宴時,山下諷刺英軍聽到「腳踏車」聲音,都會當成「坦克車」,英軍果然最擅長「撤退」戰術。山下把降軍全部關在集中營,不論階級通通當成奴隸看待,日夜趕工搶修「死亡鐵路-泰緬鐵路」(桂河大橋)。

日本人血液裡流著「追隨強者」的基因,也就是德川家康的縮影,對搖尾乞憐者不會有絲毫同情悲憫之心。所以他們會頒發勳章給「鬼畜李梅」將軍,他們也會對戰死不屈的「支那戰神」-張自忠將軍列隊致敬,但絕不會對投降的帕希瓦爾將軍手下留情,這就是日本。希望野崎孝男的話,李登輝聽得懂,蔡英文聽得進。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