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一個太陽花世代的政治告白

14 四月 , 2019  

自由評論者  邱子安

太陽花學運發生時,筆者在台北市長官邸附近的校園環境變得很浮躁,教授上課時還會說出:我知道現在大家都很關心,我們提早一點下課讓大家有機會去看。

過了不到幾天,校園附近就變成摩肩擦踵的民主夜市。雖然不清楚帶頭的是誰,但一時之間,人民、民主、多元、進步、包容、反省…好多這樣的東西充斥在新聞、街頭、朋友圈…。我們這一輩人,又身為就讀法政、政策相關的學生,很少有不被捲進去的。

被背棄的太陽花世代

回頭一看,恍如隔世。雖然到今天筆者還是不確定究竟是誰帶頭的,但民進黨的執政、時代力量的崛起,顯然與此有關。上面一長串的進步價值清單,在社群媒體上更是反覆提及倒像是覆誦咒語一樣。短短不到四年,這群泛進步的──或如果您的立場不同,也可以直接說──泛綠的圈子裡,到底在說啥想啥?

綠營違反自己提出的承諾 

有人說「沒有人需要為自己的認同道歉」,這樣的宣稱好像不只在講兩岸關係,而廣及了性別、世代、轉型正義…等的包容平等。可是這樣講的人自己在做的又是什麼?年金改革當初是承諾要世代永續、職業間平等,那為什麼如今《勞保條例修正草案》還躺在立法院,要躺到國會改選嗎?通過軍公教年金改革的同時就應該一併通過勞保條例,兩者改革邏輯是一致的,沒有理由拖延。執政者藉口說,一例一休已經掀起軒然大波,所以先不動勞保年金改革──然而這個大波是執政者自己惹的,為何要拖勞工族群下水?

「鳥籠公投」這個說法是由泛進步圈子(泛綠?)所提,在執政黨主導、時代力量加碼下,鳥籠也確實打開了;第一次10案連發地行使人民連署的公投案,只因自己不喜好的立場勝出,行政院竟提出身分證影本連署、公投大選脫勾等修法版本,企圖造成技術障礙;時代力量還提議,公投提案後仍需審查領銜人的言行,並保留公投廢止權,訓政時代早就過了好嗎?人民怎麼參與政治,不需要這些進步人士指導。

更別說執政黨逼走中選會、通傳會(NCC)兩個獨立機關主委,再派政治任命中選會主委,對人民參政權和言論自由造成多大的傷害。

進步圈支持者溺愛 墮落變本加厲

更教人失望的不是當政,而是這些泛進步(泛綠?)圈子的支持者。公投修法就是因為執政者輸不起,但許多進步圈還是因為這樣可以「教訓」那些意見跟他們不同的保守選民,而拍手叫好。逼退獨立機關主委這種政治罪行,卻因為通傳會「怠於處理假新聞」也獲支持。

馬政府時代,雖然很多進步圈(泛綠?)含沙射影要說國民黨與對岸合作,包括買下媒體,但三中案的併購仍然在嚴苛的通傳會附條件同意下,形同逼退收場,而當時的政府,可沒逼退獨立機關主委。

如今當道者顧人怨並不是別人造成的,而是自己在世代、性別、社會公平方面給了很多承諾,但是實際上幹得是什麼勾當?更教人失望的是同樣虛偽的支持者,明明執政做的很糟糕,許多的糟糕還是來自於沒辦法達成政策承諾,甚至是沒辦法遵守自己制定的法律政策──向婦聯會追徵不當黨產,卻沒有把當年買電影票錢歸還給人民,就是一例──但支持者照樣瞎挺,不是說因為國民黨是更不進步,在那邊「比爛」,就是開大絕,恐嚇人民選了國民黨,明天就統一。

民主政治的ABC,就是做得不好,政黨輪替。如果民進黨政府給了承諾,卻做不到,下台反省,剛好而已,下次再珍惜執政機會吧!那裡有臉跟我們扯,因為選了國民黨以後就兩岸統一、就沒有選舉了?這是為什麼,身為太陽花世代的筆者,未必與國民黨的兩岸交流或性別政策立場符合,我仍然認為,支持者不該寵壞執政者,不該幫忙找理由。如果有人跟你借一百塊,而要他還錢的條件是還要再借他一百塊,你借嗎?

民進黨給了承諾,卻辜負人民,就應該付出政治代價!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