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不明就裡的「這些人」!

30 十二月 , 2016  

台大國發所碩士生、中國國民黨青年團團長  呂謦煒

有些台灣人不懂得納粹帶來的慘酷,然而對於自己家鄉的歷史,我們可能也一知半解。

對於日本人,有些台灣人很欣羨日本的文明與進步,謳歌「被殖民越久越進步」,甚至還打算重建日本鳥居、神社,祭祀為日本侵略而戰死的台籍日軍;對於國民政府,有些台灣人則憤恨不平,認為蔣介石是殺人魔,二二八事件與白色恐怖欺壓台灣人,早就該把中正廟爆掉。甚至,對有些台灣人來說,似乎蔣介石的統治就有如納粹的法西斯。能夠容忍中正路,怎麼不能容忍演納粹?

「這些人」似乎不瞭解,中華民國與德國雖然曾經軍事合作,但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雙方是站在對立的陣營。中華民國堅苦卓絕的抵抗了日軍的無理入侵,以犧牲千萬百姓的代價,才換得全面勝利的戰果;而大日本帝國與納粹第三帝國,當時才是軸心國陣營真真正正的哥倆好。中美英等同盟國擊退德日義等軸心國侵略者,這是無可否認的歷史事實。我們是否該反問:對大日本帝國旭日旗,台灣人是否更不應該容忍?

「這些人」似乎不瞭解,全世界在民主與共產集團兩大集團壁壘分明的時候,中華民國站在民主的一方,執政的國民黨與蔣中正抵抗共產黨的進攻與滲透。無可否認,當中確實產生了冤假錯案,責任該負的就要扛,無須避談過去造就的錯誤;然而,中共也因此未能成功顛覆台灣,國民黨在以公地放領、三七五減租、耕者有其田等政策的起步下,陸續執行進口替代、出口導向等一系列經濟政策,在民主政治上也積極推行地方自治,成功建設出台灣的經濟奇蹟,讓絕大多數的台灣民眾都過上了好日子。

如果台灣人在過去那段年代生活得如此不堪、如此灰暗,「台灣錢淹腳目」是怎麼來的?全世界各國都有紀念自身元首的建築物或以偉人名稱命名的建築物。固然蔣中正執政時也犯過錯誤,然而他率領中華民國打勝日本,帶著台灣挺過共產紅潮,擁有紀念其行誼的遺跡,可說當之無愧。

退萬步言之,日本東京也有個以紀念昭和天皇為名的昭和紀念公園,然而昭和天皇在位期間,殖民台灣,壓制台灣民意,並對外發動侵略戰爭,讓東亞、南亞諸多國家遭受難以磨滅的傷害。是否日本的昭和紀念公園也是對獨裁威權的崇拜?

「這些人」似乎不瞭解,台灣被日本殖民的歷史,是一段被日本人視為二等公民的歷史。歷史課本匆匆帶過日本人對台灣的征服,大肆讚頌日本人帶來了先進的文明與嚴格的制度。我們自己都不曉得,原來我們跟日本人,在當時是完全不平等的。日本人能上的學校,台灣人上不了;日本人能做的事情,台灣人不能做──沒有任何原因,就因為你是台灣人。然而,正如同猶太人不比雅利安人卑賤,台灣人也不比日本人卑賤。

「這些人」似乎不瞭解,日本人甚至對反抗統治的台灣人趕盡殺絕。民進黨課綱中不讓你了解的歷史有:由邱鳳揚領兵的六堆義勇軍,曾在屏東六堆的火燒庄反抗日軍,卻遭日軍以現代砲彈攻擊,青年男女死傷慘重,日軍更放火燒掉一整個村莊,「火燒庄」即由此得名……,凡此種種我台人先烈反抗日本殖民的義勇行為,可說不計其數。我們的祖先,曾經遭受日本的壓迫,甚至是日軍的屠殺,我們是否該反問:對大日本帝國旭日旗,台灣人是否更不應該容忍?

對全人類文明的治亂缺乏同理性的縱深,對自身土地的歷史缺乏全面性的了解。我們不能容忍學子扮演納粹軍隊,卻能容忍樂團謳歌皇軍精神;我們不能容忍納粹圖騰笑鬧式的再現,卻能容忍日本殖民象徵正大光明被膜拜。難道這就是台灣人的偽善或雙重標準嗎?

當然,我們不該永遠活在悲情。歷史不該用來仇恨或操作,而是從過去中記取教訓,和解共生,走向未來。面對過去的錯誤,德國政府道了歉,日本政府道了歉,中華民國也道了歉。為了面對過去,我們應該否定納粹主義的種族優越,應該否定日本為台灣帶來的殖民壓迫,也該否定過去戒嚴時代國民黨為台灣帶來的冤假錯案;為了走向未來,我們不再視德國人為侵略者,不再視日本人如寇讎,也不該再視國民黨如草芥。

這樣一段錯誤的歷史,我們不能再用錯誤的方式處理它。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