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中國民主運動第三大力量的誕生

22 七月 , 2017  

張向忠

人人都有追求民主的權利,習近平也有此權利。如果習近平願意推動大陸自由民主,以他目前手中的權力來說,他是最有實力的人。習近平為什麼要推動中國大陸自由民主,動力來自郭文貴。郭文貴的保命保錢的喊話裡經常提到老領導,老領導的能量用郭的話說,能讓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會大開不成,可見他們的力量僅次於習近平。是宮廷政變還是軍事政變?都有可能。

郭文貴在積極尋求民主人士的支持,無疑會成為大陸自由民主的希望,不過,如果習和郭的老領導妥協,那就是習的失敗。所以,習有理由自己走自由民主的道路,做孫中山之後的國父。

第三股力量需要假設。中華民國大陸地區(民國派)稍微團結起來就會成為中國最大的民主力量。以我的過去分析一下。我個人參加民主活動多年,對國內民主團隊的觀察,我認為目前做得不錯的有律師團隊,其次是秦永敏的玫瑰團隊。律師團隊的力量來自對訪民的影響與政經人士的良好關係,不過律師團隊相互的依賴程度低,他們的組織並不固定。玫瑰團隊反而在團結方面做得更好些。

事實上,大部分民主人士最希望的是抱團,有個相互的支援,所以,對組織的渴望也就迫切。通過我自己坐牢的經歷,認為新公民運動的凋零,是召集人的失敗。他們不用心照顧出獄者,卻以自願參加來推卸責任,讓人心寒,朋友都沒有得做。同時召集人對中共滲透問題上,不及時提醒參與人,讓忠誠的民主人士涉險並且入獄。不可否認,後面的勇士是踩著前人的血跡前進的。我們在感恩前人的今天,在經驗面前民國派應該怎麼做呢?特別是今天臺灣很多人拒絕中華民國,該如何定位呢?

我認為首先催化臺灣力量的正常發揮,可是說服蔡英文政府很難,沒有現實的前景是不行的。設想一下,民國派把當前工作定位是促進國(中華民國──不受政黨輪替的影響)共和談,落實1947年《中華民國憲法》,用來解決臺灣的安全,包括解決香港一個國家兩種制度所造成的香港獨立問題(被逼上梁山的好漢),那蔡英文政府有沒有膽識參加呢?

前一段時間,駐外使館把習近平的頭像和孫中山先生放在一起,我不知道他們怎麼想的,但是我認為絕對是中共高層的意見。那他要達到什麼目的呢? 如果是習近平個人的意見,我認為有可能是中共對建國前所承諾的,「我們的奮鬥是實現中國的自由民主」的兌現,目的是救黨。習延續孫中山精神,其目的是改造中共。在今天大陸13億人中,有10億嚮往香港、臺灣一樣的生活(既得利益不以為然),這是民心所向。那麼最好的辦法是使中共代替中國國民黨(長期戰略),把中國大陸建設成為香港澳門臺灣一樣自由民主的國家。

如果以上假設成立,民國派可以利用這個機會呼籲國共和談,在大陸實行《四七憲法》,同時呼籲國際社會的支持。但是如果以上假設是白歡喜一場,那我們更應該做好民主力量的集結。民國派不反對任何團體提出的自由民主後的新國名,但自己會提出中華民國進行全民公決,同時團結任何自由民主團體和民主人士來推動中國的自由民主。

當前推動中國民主最大的問題是人,召集人缺乏該有的擔當。幾十年來中國的民主抗爭是被打壓下去後,換個名頭春風吹又生。雖然我們感謝前人給予我們的精神,感謝他們的無私犧牲,是他們的鮮血和汗水讓中國大地繼續春意盎然,是他們給了我們無盡的勇氣。但是,我們也應該看到一個個的民主抗爭後,召集人都沒有把隊伍做得更大。沒有做大的根源是召集人的擔當不夠,最簡單的例子是法輪功,也被打壓過,但是人家在低谷裡有了電視臺等等宣傳工具,有了相互支持的大家庭,不得不讓民主人士深思。

作為民國派的領軍人物辛灝年先生和王雪笠女士,都是道德高尚的人,我期待有他們召集各民主精英,成立自由中國基金,用來維持自由中國電臺、網站等宣傳工具正常運行。同時對於出獄後的民主人士進行救助,讓他們渡過最艱難的時刻。

第三股民主力量是辛灝年老師的民國派,我期待辛灝年老師承擔起中華民國的大任,把今天的四面為敵的舊中國,改造成和睦萬邦的自由民主中國。中華民國萬歲。天上的祖靈(上天)保佑中華!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