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中研院變革之我見

20 四月 , 2016  

核能流言終結者成員

IE BUSINESS SCHOOL台灣校友會創會會長

張中一

接連寫了幾篇文,提到翁院長在浩鼎的責任還有中研院的失態。結果接到幾位前輩的來電,指出中研院的危機。並提及劉源俊校長在19號也投書報刊提書對中研院改革的看法。承幾位學界前輩的建議接在劉校長之後,我想把中研院目前的問題說明一下。

中研院最大的問題在要做研究,就需要有學生。光靠幾個資深的學者是不會有活水產生足夠研究創意的。這也就是中研院為什麼跑去開了學位學程。可是這個學位學程又不是中研院全部的所都有。因為學生的數量不夠,導致中研院在學術競爭力上開始低落。顯著的證據就是曾有一年臺灣所有上NATURE的論文完全沒有來自中研院。

同時中研院在初創立時,因為各大學在研究方面還不夠強,所以國家需要有一個最高階的學術機構。當然也符合中國傳統對所謂讀書士子的尊重與籠絡,所以中研院直屬總統府。

但現在,既然現在中研院面臨一個困境因為與大學作結合,逐漸失去競爭力。而自己成立大學又太不成體統。你能想像中研院附設大學被臺大打爆的樣子嗎?這成何體統。

嚴格來說,中研院的問題需要中華民國學術界的自救。重點在於學術界到底有沒有具有份量的人願意提出他對中研院的想法與主張,並且願意接受外界的檢視與討論?中研院願不願意引入現代化研究機構的管理思維?中研院現在直屬長官是總統,坦白說這只是表示國家元首重視學術界,中研院有元首關愛這樣子的互惠而已。這是一種權力從屬關係,而不是權力尊重的關係。臺灣的學術界應該站出來重新定位中研院的角色。

我個人淺見中研院最好的辦法就是成立財團法人。根據不同學科的專業來決定是否將所與其他大學整併。幾個例如資工也就是我所較熟悉的領域,顯然就是比較適合與大學整併的所,其他我不熟的領域例如漢學與史語方面的研究則有賴各界提出看法。

財團法人化的中研院除了聘請院士為我國最高學術榮譽外,也可以考慮例如專門建造國際級大型設施以供國內或國際各界合作,例如把原屬科技部下的同步輻射研究中心等法人與管理機制由科技部移到中研院;也負責協調臺灣以國家角度參與國際研究合作的計畫,例如一些國際高能物理的研究等。

我們應該尊重歷史,中研院就算財團法人化也應該要隸屬總統府。對傳統的尊重是很重要的。而中研院的院長應該由中研院的董事會選出。董事應該是由院士選出。透過建立獨立的領導人與董事會管理機制作專業制衡與發展。院長的聘書,可以禮貌性地由總統給予。傳統很重要,尊重傳統不代表沒有獨立性。大英國協各國依然尊重英國女王,不代表大國協各國就失去了獨立性。保留象徵性傳統,但做出制度性革新,這樣的中研院就具有承前啟後的意味。

我的管見是與幾位前輩的觀點討論後整理出來的。還望各界不吝批評指教。我們中華民國的最高學術機構,應該要往哪裡走將會是整體學術界以及社會理性思維與創意加上實行能力的大考驗。而如果我們連這點都做不到,那在全球競爭節節敗退實在是理所當然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