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中美貿易戰是霸權爭奪 跟文明衝突無關

27 五月 , 2019  

退休大學教師  衣冠城

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主任斯金納(Kiron Skinner)將中美衝突定性為「文明衝突」。斯金納4月29日出席美國一場智庫論壇時表示,中國是美國首次遇上的「非白人競爭對手」,美國與中國之間是「全然不同文明和不同意識形態的對抗」,而美國從未面臨過這種對抗,這將對美國造成更大、更長期的威脅,程度將超過當年的蘇聯。此說引發美國國內及國際廣泛的討論。

認清中美矛盾的本質 

中國《新華社》即以〈危險的中美文明衝突說〉為題的文章,斥責此種對立和衝突的言行,毒害國際合作,只會招致雙輸。

中美之間互有矛盾與衝突是不爭的事實,近日也以貿易大戰的形式浮上檯面。台海之間過去長期因內戰延續的對立,今日因為中美衝突的加劇,兩岸的對立被有意無意升高;釐清中美衝突乃至兩岸衝突的本質有其迫切性與重要性。因為當我們用一張錯誤的認知地圖誤入戰場,亂槍打鳥,不教而殺,台灣將會付出慘痛的代價。

文明衝突論是美國保守派政治學者杭廷頓在1993年提出的觀點,他在1996年發展成為專書《文明的衝突與世界秩序的重建》。杭廷頓認為冷戰結束,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的意識型態之爭也隨之告終,21世紀的衝突將是幾大人類文明之間的衝突。

文明衝突論誤謬多

此論點一出引起許多的批評與指責,但2001年的911事件,使許多美國人相信這就是文明衝突的鐵證。文明衝突論在美國政壇和右翼媒體一直受到歡迎,將中美衝突定性為文明衝突這並非首例,例如美國前眾議院議長金瑞契也曾發表類似的言論。

然而,事實上已有許多歷史事實證明了文明衝突論的謬誤,人類歷史上絕大多數的戰爭都發生在相同文明之中,如歐洲的宗教戰爭、兩次的世界大戰。

有時則是同一文明和結合不同文明助拳打擊同一文明,例如克里米亞戰爭時,英法兩國為了阻止俄國南向發展威脅自身在近東的利益,便和信仰伊斯蘭教的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合作。近如1990年代南斯拉夫內戰期間,北約等西方國家卻幫助穆斯林抵抗信仰東正教為主的塞爾維亞人。

經濟利益才是關鍵 

即使是冠冕堂皇的打著宗教戰爭的旗號,背後都有的經濟的算盤,例如十字軍東征的目的是為了打通與東方的貿易之路,而不是那早已被穆斯林佔領數百年的聖城;歐洲的三十年戰爭表面上是宗教改革引起的,事實上是日耳曼地區(今德國)諸國不堪教廷長期的經濟盤剝的反抗行動。

若將信仰或價值無線上綱,忽略戰爭背後經濟利益和權力爭奪的驅動力量,對戰爭的本質認識不僅不夠全面,甚至會被誤導。

中美衝突的本質不是文明衝突,而是權力交接、老大老二之爭。二次大戰後,美蘇兩強表面上的意識型態之爭,事實上是全球市場與資源的爭奪,雅爾達密約所劃定的冷戰結構便是權力範圍的美蘇分贓。

強國必霸

美國接棒大英帝國後爭霸全球,卧榻之侧,豈容他人鼾睡?因此對所有可能威脅老大地位的勢力無不加以防範,蘇聯、日本、歐盟通通被其壓制在地,哪管你是否同一文明?中國崛起後,經濟實力直逼美國,軍備也日益強大,美國倍感威脅,勢必出手壓制。

美國攻勢現實主義(offensive realism)國際關係學者John Mearsheimer 的名著《大國政治的悲劇》一書中認為強國必霸,中國將會是唯一能挑戰美國全球霸權的國家,中美衝突勢必難免。強國必霸這才是美中衝突的美國邏輯,根本不是什麼文明衝突。

事實上,著名的阿拉伯裔美國學者薩伊德已指出文明衝突論有著強烈的種族主義色彩,而首倡者杭廷頓生前的最後一本著作《我們是誰?》更透露了WAPS(白人盎格魯-撒克遜新教徒)至上主義的心態。這次美國政府官員用「非白人文明」來形容中國,更是赤裸,連在美國國內都招致不少批評。

美國將美中衝突定性為文明衝突,或有其醜化貶抑敵人的需要,遺憾的是,台灣也有許多人並未能認清中美之間、兩岸之間衝突的本質與來由,竟也接受了這套文明衝突論,自認我們與美國「價值同盟」就足以保護台海安全,提昇國際地位。

帶著錯誤的認知看這個世界,我們不清楚敵人是誰,又為何敵對,我們怎能化敵為友或克敵致勝呢?

pic by <a href=”https://www.freepik.com/free-photos-vectors/business”>Business vector created by alekksall – www.freepik.com</a>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