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伊拉克戰爭到北韓核武看世局變化

6 五月 , 2017  

環球科技大學生物技術系助理教授  宣仲華

1991年蘇聯解體,冷戰結束,使美國獲得了對國際安全結構近乎壟斷的控制。套句約瑟夫奈的名言:美國就像一個巨人蹲踞在全球,它主導著企業、商業和通信。小布希早知伊拉克沒有核武,卻以海珊政權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於2003年3月20日,侵入伊拉克,大約3個星期之後,美軍順利進入巴格達市區,然而這並沒有帶來和平,大量的種族清洗在伊拉克上演,什葉派掌控國家,遜尼派極端份子四處流竄,使美軍傷亡不斷,2008年歐巴馬總統以美軍撤出(主要是戰鬥部隊)的政見上台,2011年正式撤退,結束了大部分的軍事行動。

實際上在美國入侵前,伊拉克高層官員就已經再三申明他們沒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如2002年8月伊拉克副總理阿齊茲、2003年2月海珊本人都聲明伊拉克已經沒有任何違反聯合國的武器,但布希下定決心要擊敗伊拉克,其後,伊拉克大部分城市被炸成碎片、衛生保健系統崩潰、基礎設施失靈,成千上萬的伊拉克人在受到死亡威脅後逃往國外,很明顯,美國發動的伊拉克戰爭已成了難堪的悲劇。

伊拉克有沒有殺傷性武器不再重要,美國情報是否失靈無傷大雅,小布希與布萊爾是否撒謊沒有多大關係,重點是伊拉克在美國入侵下成了巨大的災難。Simon Reich及Richard Ned Lebow在《告別霸權》這本書中指出,美國的現實主義者假定物質能力構成了權力,而權力會轉化為影響力,而自由主義者也有霸權等同權力的觀點,2003年英美入侵伊拉克,明顯表示,物質力不等同權力,更不等同影響力。

全世界都見證了美國沒有理由的入侵伊拉克,被美國指名為流氓國家的北韓,如果不發展核武的話,那他們真是瘋掉了。北韓於2006年7月進行第一次核試,2017年即將進行第六次核試,面對北韓再進行新型核試,川普能夠執行的具體選項實在有限,第一,北韓共有1萬多門火炮瞄準南韓首都首爾,如果這些火炮齊發,一小時內可射出50多萬發炮彈,在首爾將在頃刻間變成火海,第二,北韓現有射程300公里的「飛毛腿B」型飛彈、射程1300公里左右的「蘆洞」飛彈。日本及南韓都在北韓瘋狂攻擊的火線威脅之下。若美國決意任何形式的動武,北韓僅需對南韓與日本動手,都將造成南韓、日本無可彌補的重大傷害。

如此觀之,美軍派遣「卡爾文森號」航母戰鬥群駛向朝鮮半島海域,而核動力潛艇密歇根號,亦駛入南韓釜山港,僅能視作向北韓展示實力。軍事能力的奏效,主要是能施加痛苦於對手,就北韓而言其承受痛苦的能力超過美國與日本、南韓,美國的軍事恫嚇會奏效嗎?美國除了動張嘴卻動不了手,問題依然無解,至此美國空有超級武力,反倒更像一隻綁手綁腳的紙老虎。

2003年美國攻打伊拉克,讓大家見證到美國的肆無忌憚,當時美國有條件發揮影響力改變中東的亂局,卻誤認霸權會帶來利益,反而製造出更多的混亂。2017年北韓的核試危機,也讓大家見識到美國霸權的式微,而北韓問題有待中國介入,亦表明單極格局轉往多極格局的變化。

當川普請中國協助解決北韓的問題,表示中美坐在牌桌兩頭的對手,突然交頭接耳變成了牌友,我們怎能不擔心,台灣不會是川普一個包裹的籌碼呢?台灣一廂情願的假設美國霸權永續存在,造就出賴清德式自信及蔡英文式樂觀,這種外顯反而是台灣未來五年最大的危機。

連美國現實主義者都憂心自己的霸權正受到中國的挑戰,我們卻屢屢自我膨脹,認定中國是一個比美國還假的紙老虎,還有什麼比誤解及鄙視對手更危險的呢!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