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你可以選擇不喝,他可以選擇不賣嗎?

12 八月 , 2019  

退休大學教師  衣冠城

「我是一個生意人,出生在台灣,祖籍在福建海澄,1991年我到大陸福建尋根。我認為台灣、大陸同屬一個中國,兩岸人民都是同胞姐妹。」「我認為台灣的經濟發展離不開大陸,搞台獨只會把台灣引向戰爭,把人民拖向災難。我不希望兩岸人民再受到戰爭的創傷。」

如果一家企業主在現在兩岸緊張的氛圍中發表這樣的言論,很難不被抗議或抵制。你可能選擇不去這個店家消費,可是如果你是在一個醫療資源貧乏的地區,你會選擇拒絕去這企業主開設的醫院就診嗎?事實上,這是2005年奇美企業集團創辦人許文龍對於中共通過《反分裂法》的表態。他在台南創辦了奇美醫院,2000年的「三一九槍擊事件」陳水扁就是送到這家醫院。

許多人認為許文龍、王雪紅乃至海霸王等大企業家是被強迫表態,如果這些大企業家都沒有選擇性的被強迫表態,那麼,抵制85度C、一芳水果茶飲料的人,你們覺得這些中小企業能有多少選擇呢?

有人說,所謂的戰略就是增加自己的選擇能力,擴大自己的戰略選項,也就是戰略的縱深。《左傳》〈曹劌論戰〉中「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但是真正顯示曹劌慎謀能斷的,還有另一段故事。

當齊軍敗逃時,曹劌說:「夫大國難測也,懼有伏焉。」他從齊軍敗逃時「視其轍亂,望其旗靡」,確定齊軍真正的敗象,才敢追剿敵人,贏得大勝。

所謂「大國難測」就是大國資源豐富,戰略選項多,可以以退為進,誘敵深入,比起資源有限的小國可使用的策略更多。小國戰略選擇有限更不可見獵心喜,大膽躁進。

然而,許多國際衝突,越是弱小的一方,越是以情緒發洩的方式表達不滿,甚至出現傷害自己人或自殘的方式,但這往往不能解決問題,反而更造成內部的分裂或往極端化、激進化的方向發展,使得原本就有限的戰略空間更加壓縮,加速敗亡的命運。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衝突中固然巴勒斯坦人值得同情,但不斷的激進化導致仇恨加劇,戰略壓縮,每逢壓迫只能上街焚燒以色列和美國的國旗洩恨,甚至用人肉炸彈的方式,令人唏噓。

激進化壓縮的不只是自己的戰略空間,同樣的也給對手產生戰略壓迫,迫使對方加入「弱雞賽局」,加大壓力,升高衝突。弱雞賽局通常是勢均力敵的雙方玩的遊戲,強弱差異懸殊的雙方,弱者要在這種賽局中贏得全勝(面子、裡子)的機率極低,這種生死戰往往不是弱者的一方能完的起得。

對弱者而言,打持久戰、消耗戰,持盈保泰,只要存在一天,就有勝利的機會。

所以戰略不只是要擴大自己的戰略空間,也要留下讓對方能做出有利於自己的戰略選擇,才達到雙贏的局面。例如,冷戰時期芬蘭和瑞典沒有加入北約組織,只是私下與西方國家軍事合作,確保自身安全,就是給蘇聯留下戰略選擇的空間。反觀冷戰後的烏克蘭的選擇與命運,正可足以對照。

事大國以智,智慧與想像力可以彌補資源有限的先天不足,擴大生存空間,增加戰略選擇,恐怕比在喝一杯飲料前,先想想企業主的政治立場更重要的多了。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