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你都不在意了,蔡英文何必道歉?

30 三月 , 2016  

原住民族青年陣線 顏恔賢(Talum Ispalidav Takistaulan)

蔡英文即將以總統的身分,在8/1號向原住民族道歉。說實在我不太懂。不要怪我任性,因為回顧當前的政治與社會氛圍,真有人了解蔡英文為何道歉嗎?大概就在一個月前,《大尾鱸鰻2》電影片段用達悟族抗議場景當作喜劇手段的新聞剛引起爭議呢;而去年被重判3年6個月的tama Talum,因為文化背景差異、法律窒礙捆鎖的普遍困境,已經無人聞問。

對,我正在指責這個社會整體,從人權與歷史的角度,遠遠未及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讓我把話說明白一點:台灣社會尚未開啟的、認同與道德的辯論,正是將原住民推入轉型正義破口的元兇[1]。這個社會太奇怪,教育端將原住民族當成史前文化、多元文化的點綴[2];法律端將原住民族當成只能拿落後槍枝、無生活慣習的靜態展覽館[3];藝術端將原住民族當成可被替換的場景、動輒指使或挪用的對象[4],這些現象正是長期以來漠視原住民族主權、致使結構弱勢的台灣社會,必須承擔起的責任。

回到我們的問題。如果你不曾瞭解、怎麼會在意呢?不是你的責任、問題不是你造成的,就可以把結構壓迫、社會失能的問題推到外太空了嗎?如果黃安是台獨的照妖鏡,可以照見健保體制與國族認同的雙重結構,那原住民族主權何嘗不是?[5]那些主張新台灣人與解殖的獨派,到底是利用科學研究的成果攀附在「我是原住民」的認同上,還是願意從頭認識彼此巨大的階級差異、意識形態上的纏結,停止無狀態地去說「我們都是一家人」呢?再進一步說,某些人以為主流社會價值底下提供的「機會」如考試加分、任用保障名額是一種「恩惠」;卻看不見原住民族語言文化斷裂、城鄉資源失衡等等事實,自然以為藏在刻板印象下的原住民,只會喝酒跳舞或上街抗議。更甚者,將那些教育資源的弱勢學生當成「誰叫你不讀書」的反例,這些都是台灣社會長期以來放棄討論的領域。

 我的確不懂。蔡英文幹嘛向原住民族道歉?當一個社會長期以來未曾反省及主動理解原住民族的差異,得到了道歉,又怎麼樣呢?台灣社會準備好審視各種形式的偏見和歧視嗎?願意理解不同生活慣習與文化觀念,都是值得保存與珍視的價值嗎?族群共生共榮很簡單,以下是我的幾個建議:

一、跟我們一起監督新政府政策吧。

蔡英文說要促進原基法子法訂定、促進平埔正名、與原住民族建立對等關係。這樣的承諾,陳水扁時代已經做過一次,跳票不是國民黨的專利。不要讓承諾流為支票,跟我們一起監督吧。

二、原住民族追求的是集體權,不只是個體權利。

是的,所以不要再講甚麼「我也有很多原住民朋友啊幹嘛那麼嚴肅嘛」詭異的論調了。公共議題的集體道德困境,並不會因為你說你「有很多朋友」就不存在了,試圖去理解憤怒吧。

三、你以為的原住民式幽默,並不好笑。

原住民開原住民的笑話都有禁忌了(是的,布農族可不能隨便拿泰雅族亂開玩笑),在不同情境下,除非跟他人夠熟,否則你的搞笑就是悲劇。還有,不管在甚麼情況下,「的啦」都已經是過時的笑話了,沒有原住民會這樣講話,除了施孝榮跟他的電影。


[1] 國外相關討論早在道歉之前就展開,見〈台灣 400 年來第一聲對不起,為何我們都不在乎?〉呼籲
[2] 近例可見實踐大學稱原住民為野人的例子;原青陣的聲明
[3] 部落呈現文化的理解與衝突可見〈連結過去至未來的奇美文物策展:怎樣賺錢又同時傳承文化,是部落每個時代的課題
[4] 弱勢文化被挪用的事件可以近日《大尾鱸鰻2》爭議作代表,原青陣聲明
[5] 原住民族自然主權的論述詳見〈原住民族被忽視的雙十國慶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