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偏、褊、騙,政治人物的教育不能等!

9 五月 , 2017  

國中教師  李愛民

民進黨段宜康委員及蔡易餘委員於立法院這個會期抽中司法及法制委員會的召集委員(簡稱召委),職司年金改革的重責大任。此一年金改革茲事體大、牽連甚廣,負責掌握法條審查進度大權的召委,本身自然是大家關注的焦點,這樣重要的位子該由什麼樣的人來擔當呢? 公正客觀一定是必備的素養,否則,一旦主持議事,囿於自身的偏頗、褊狹,將容易遺人議事不公、處置失當的批評。

就在已經進入年金改革法案審查的緊要關頭,不論是執意要強渡關山的執政黨委員,抑或是持反對意見的在野黨委員,大家都是神經緊繃、風聲鶴唳,沒想到就在這時候,段宜康召委卻在臉書上貼文表示,軍公教年金制度經過3次改革,雖然把過去高達140%的所得替代率壓低,但還是高到超乎想像。

以去年7月1日退休、年資35年、非主管的公務員為例。

如果是委任5職等功10的低階公務員,在任最後的月薪(本俸+專業加給)是53340元;依國民黨偉大政治家口口聲聲要維護,符合信賴保護原則的現行制度,從去年7月退休開始,每個月可以領到的退休給付是55060。

比退休前每月多領1720元,所得替代率103%!

「軍公教年金制度即便是經過了3次的改革,所得替代率卻還是高得超乎想像!」他還分別舉了低、中、高階三種不同等級的退休公務員為例,直陳現行制度(亦即民國100年馬政府最後一次改革後版本)仍然存在所得替代率超過百分之百的「不公」情形,所在多有!所以,改革這個軍公教「不公不義的年金」似乎更是在理,似乎更是必然!然而,事實真是如此嗎?

打從蔡政權上台之後,執政黨的政治人物便經常透過各種傳播媒體大肆宣揚、發表對軍公教不友善的言論。光以段立委來說,前前後後便講過諸如「包圍愈多次,砍得更兇!」、「自私自利,厚顏無恥的人還在對抗改革,我們絕對不會讓步」、「『退輔會』李翔宙、『國防部』李喜明這種愛當官又反改革的人,我們為什麼還要容忍他們?為什麼還要讓他們當首長?」以及「向考試院宣戰。我說過,完成立法還是得送到立法院。垃圾,請就近送木柵垃圾焚化爐!」可以想像嗎,這般偏激、褊陋的言論居然正是出自我們這位主持年金改革議程的靈魂人物之口。

根據《公務人員退休法》第32條之規定,「兼具退撫新制實施前、後任職年資且支(兼)領月退休金人員,其退休所得如超過最後在職同等級人員現職待遇之一定百分比(以下簡稱退休所得比率上限),在依本法支(兼)領之月退休金不作變動之前提下,應調整其養老給付辦理優惠儲存之金額。前項退休所得以月退休金及公保養老給付優惠存款每月利息計算;現職待遇以本(年功)俸加一倍計算。退休所得比率上限計算如下:一、支領月退休金人員,核定退休年資二十五年以下者,以百分之七十五為上限;以後每增一年,上限增加百分之二,最高增至百分之九十五。(中間略)前項人員所領退休所得不得高於同等級現職人員待遇。」

是以,按照現行制度,所謂的現職待遇本來就是以本(年功)俸加一倍來計算,因此在計算退休所得比率上限時,分母就是2倍的本(年功)俸,何以段召委自創一個實質薪資來當分母、然後得到一個個超過100%的所得替代率呢?是真不知現行規定,還是假不知?

若是真不知,那就是無知,一個為人民立法的代議士居然可以無知到伊於谷底?那若是假不知,則是缺德,居然故意亂算數據,惡意抹黑並造謠軍公教還是擁有超越百分百的所得替代率。不知道是屬於哪一種的段召委,您可知道?軍公教之所以會用本(年功)俸的2倍來計算,一來是因為繳費時即是以此為基準的,繳費與給付基準一致,方才符合保險原理;二來,銓敘部公布的年改會版之草案即是以本(年功)俸的2倍為分母的,不論已退人員或在職人員。

所以讓我們來幫段召委重新檢視一下他所舉的那3個低、中、高階退休公務員的狀況:

據了解,民進黨此波主導年金改革的舵手─林萬億先生,早年即是以瑞典這個被世界銀行譽為年金改革典範為雛型來規劃的,現在就讓我們來回顧一下當年的瑞典是如何進行此一工程耗大之年金改革社會工程的。

瑞典早在1984年就已經警覺到進行年金改革之必要,於是成立了年金改革特別委員會(The Pension Commission),針對整個社會安全制度進行全盤檢討,並開始研究年金改革的可能性。

到了1991年時,新的聯合政府上台後,成立年金研究工作小組;該小組成員由國會五個黨組成,完全排除如老人、勞工、資方等利益團體。該小組花了三年時間,務實且誠信地討論研擬這10年來的政策辯論。期間,套用瑞典社會保險局局長希爾德堡(Anna Hedborg)的說法,「該小組協商時,不是講空話,是有數據和專業根據的,開會時都要拿出數據來,對,OK!不對,再回去精算!不是講空話、隨便喊價。」就是這樣的開誠布公與求真踏實,最終誕生了世界第一的退休新制NDC(Notional Defined Contribution,名義式確定提撥制),並於1998年開始上路施行。

這場歷經14年的大改革,最後能讓全民信服,並能兼顧公平及永續,被認為是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國家中最具長遠意義的改革。成功背後最大的關鍵應該就在於公正不偏頗、開闊不褊狹,以及誠實不欺騙。

回頭看看現在台灣正在進行的年金改革社會工程,一樣是篳路藍縷、工程浩大,可是執政黨卻妄想利用幾場會議,在一年內限期完成,若非視野狹隘、急功好利,何以致此?尤其過程中的心態不良、手段不佳,政策主導人物剛愎自用、排除異己,在在顯示現今政治人物的政治素養之不足,不斷引發社會高度爭議,無法達成共識,不讓人意外。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