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債留子孫躲不掉!

7 五月 , 2017  

國中教師  李愛民

自從去年蔡政府上台之後,銳意執行的政策、法案不少,但其中攸關廣大軍公教警消的權益者,當屬所謂的「年金改革」法案修訂。蔡政府揭櫫的年改非做不可的兩大理由當中,其中一項就是「國家財政困難」。結果蔡政府卻在日前公布了《前瞻基礎建設計畫》,宣稱要以八年八千八百億的特別預算,在軌道、綠能、數位、水環境、城鄉建設等五個項目中,為所謂將來30年的國家建設注入一劑強心針,而這項特別預算案,卻也馬上招致各方人員的滿腹疑問,「不是國家財政困難嗎?怎麼還可以額外舉債去胡亂建設呢?」

面對各界的這個質疑,主導此波年金改革政策走向的政務委員林萬億卻認為,年金改革是針對制度上的漏洞進行修正,和民生建設是一碼歸一碼,不該相提並論。可是這裡頭卻透露出極大的邏輯問題。

林萬億說,「不管是財政改革也好,或稅制改革也好,或政府不辦公共服務省下來的錢,都拿來填補它(年金)的財務缺口;這把不同的問題,扯在一起來討論,試圖掩飾年金制度不合理。」很顯然地,林的那一碼是指蔡政府要舉債來從事的《前瞻基礎建設計畫》,他認為這些錢不應該跟年金的財務缺口這一碼混為一談。

姑且不論他所謂「年金制度不合理」是否為真,光從他指陳政府無論從財政或是稅制改革所結餘下來的錢,都不應該用來填補年金的財務缺口之論述,便已然顯現蔡政府此波執意要進行剝奪式年金改革的背後目的,其實就是想要乾坤大挪移,將砍斲下來、平均約莫三成(以15年過渡期過後來看)的軍公教人員法定退休所得,用來挹注退撫基金,讓預訂民國120年「破產」的基金得以獲得資金活水,[註1]以延後年限。然而,依菜政府的年改規劃,卻只是將破產年限延後至民國139年而已,[註2]也就是說,這般「損己以利己」的動作之後,竟然只是多苟延殘喘了19年而已。說好的永續呢?如此悲慘之「改革」結果,可以預見的是,勢必造成現在的年輕世代在他們還沒有觸碰到退休門檻之前,又要面臨新一波的年金改革。所以這樣的改革,改對了嗎?改好了嗎?

蔡政府為何心虛地想要挖東牆來補西牆呢?因為它知道基金一定要有新的收入來源,否則,在乏善可陳的投資報酬率下,早晚都會被政府自創的「基金破產」夢魘糾纏不清、如影隨形。可是,它機關算盡,硬是要將原先法令規定的退休給付,透過毀棄誠信的方式剝奪掉,這當中受到影響的退休給付計有舊制退休金、優惠存款(俗稱18%)、年終慰問金等,全都是舊時「恩給制」政府的給付責任,只是現在這個給付責任,政府顯然想要賴帳,就是使用汙名化的方式來「省下」這筆開支。結果也不是如本文一開始所提及的,將此筆「省下來」的錢收歸國庫,反而「好心地」又將其投入退撫基金裏頭,「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司馬昭之心,昭然若揭!難道蔡政府以為國人都看不出來嗎?

知名的已故歷史學家威爾.杜蘭(Will Durant)在其經典著作《世界文明史》最終篇章明確指出,「民主政治是所有政體中最困難的制度,因為它需要廣泛而普及的知識,而我們一般人擁有權利時,往往忘了我們也該擁有智慧,我們的教育普及了,但是智慧卻永遠被大多數愚蠢的人所阻礙不前。」於此觀之,似乎威爾.杜蘭很悲觀,認為大多數人都是愚蠢無知的,所以愚蠢無知會是歷史的常態?正好相反,他接著又說:「無知並不會長久受推崇,因為無知很容易被大眾媒體給翻轉。」身處資訊爆炸的台灣社會裡,所有妄想操弄民粹,氤氳輿論的企圖,終將因為各式各樣的傳播平台(這當中當然也包括無遠弗屆的網路)而瓦解。

茲引用林肯的經典名言來加以闡述,他曾經說過:「你不能愚弄所有人於永遠。」可不是嗎?林萬億一碼歸一碼說詞,或許可以呼攏大眾於一時,但假以時日,透過各種資訊平台的澄清,大家終將了解,原來你的是「債留子孫、亂開建設支票」的那一碼,而軍公教團體的則是「債留子孫、亂改退休制度」的這一碼;其實,那一碼就是這一碼呀!
[註1] 研究各國社會保險制度多年的黃世鑫教授早於101年即獨排眾議且撰文指出,「破產是精算報告惹的禍!」詳見〈官方版與民進黨版退休金改革 方案之評析〉一文:http://www.taiwanncf.org.tw/ttforum/61/61-16.pdf

[註2]根據銓敘部於4/18最新公布之「精算報告」: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