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公家的錢也是錢

29 十一月 , 2017  

退休教師 謝其政

大清帝國入關,從康熙、雍正到乾隆三朝共計130餘年,可說是大清盛世,就是在此國勢鼎盛的世代,處理軍國大事,樣樣都要錢,國庫空虛成了高坐紫禁城皇帝最最傷腦筋的事。

電視劇《雍正王朝》中有一橋段,康熙為籌軍費,戶部呈報國庫帳冊時,除發現國庫空虛外,還有王公大臣、王子王孫們向戶部借支的大筆借款尚未清償。引發了康熙的注意,並諭令四阿哥(即日後的雍正)查辦此案,追比欠款。

素有酷吏之稱的四阿哥在查案過程中,縱或有不近人情之處,然面對向國庫借錢成習,但凡有點身分者都得向國庫搬錢方能彰顯自己的能耐,且從搬錢的第一天起根本就沒有還錢的打算者,嚴厲追討也是應該。

而各種荒腔走板的抗拒還款劇目計有:一,毆打依法辦案前來追錢的小吏;二,當街販售家當籌錢還款,但卻左手吃香喝辣,右手哭窮;三,團結力量大,朋黨為奸,集體抵制追討欠款案。

這是戲劇,也是歷史,以史鑑今。從今年年初大張旗鼓發動年金改革,國家機器不惜承擔罔顧誠信的指控、違憲的風險,仍然要推動改革。

公教版年改案已於2017年6月28日、29日在立院三讀通過,並將於2018年7月1日實施。根據蔡政府的說法,退休公教人員的退休撫卹之所以要如此劍及履及的施行改革的主要原因有二:一,國家財政困難;二,以1995年為界,跨越新舊制之退休公教人員依法所請領之退休金相對優渥。姑且不論年金改革正式上路後能否解年金水庫枯水隱患,紓解國家財政困年之壓力,關於改革者所高懸之社會公益能否彰顯?被改革著的感受及可能引發的負能量所產生之後續效應……等等,都被主政者忽略不計。

年金改革讓廣大的人理解到,原來過去所謂的「天高皇帝遠,帝力與我何干」的想法太天真,人民若是只管完糧納稅、獨善其身,就太消極了。因為,若統治者胡亂花錢,一旦公庫空虛時,政府將會製造輿論,呼籲人民共體時艱,接著就把手伸進人民的口袋、予取予求。

因此,所謂「公家的錢」,統治者與人民都必須當成自己的錢精打細算,若人民縱容政府亂花錢,一旦國庫空虛時,全民是必須共同承擔的。

從李登輝以降,總統直接民選,國會、縣市長、縣市議員都已由選舉產生。這20年來國債已暴增20倍,積累之金額高達5.6兆(註),在小英總統任內要破6兆當指日可待。不談藍綠,只談事實,這5.6兆的國債,李、扁、馬、蔡四位民選總統都有一定程度的貢獻,且一代比一代的貢獻度大。

統治者受人民所託,治理國家是民主政治的ABC。雖然每四年都可由選民透過選票重新授權,但台灣畢竟還屬民主政治之新生兒,要求選民高瞻遠矚,投票行為能不受候選人以銀彈攻勢所打造出來的短期利益所惑者寡。會花錢、敢花錢,尤其是公家的錢花得越多,政績越卓著,反而是人民心目中的英雄,只是從來沒有人問錢從哪裡來、錢又花到哪裡去了?

苗栗前縣長劉政鴻任內舉辦了燒錢的國慶煙火秀、元宵花燈秀、音樂饗宴男高音秀,提升了苗栗的能見度,也締造了2012年《天下雜誌》縣市長滿意度第3名之佳績。然而,他花的錢之多,甚至讓繼任者連薪水都無法支應;除6都之外,苗栗縣每一縣民平均舉債6.96萬元,得到舉債第一名的「桂冠」。如果加計6都,則以高雄市平均每位市民負債9.16萬元奪冠。陳菊治下的高雄,一直都有高人氣及高施政滿意度,從2013迄今,在《天下雜誌》縣市長滿意度均穩居第3名之寶座。

大清帝國王公大臣、王子王孫把國庫的錢借出來任意揮霍不用還,或根本不準備還。因為是公家的錢,其債權人是國家,官官相護,朋比為奸,形塑「公家錢不借白不借」的氛圍與潛規則。回到現代,上位者同樣花公家的錢毫不手軟,且越會花錢,表示政績越佳。

除縣市首長花公家的錢如流水外,立法委員受人民所託,本來最主要的職權是監督、制衡行政權,用大白話說,就是要為人民看緊公家的錢。但立委諸公在競選時,總是把任內在中央打拼爭取若干建設經費造福地方建設當政績。君不見國道短短不到10公里間距便設一個交流道、台灣彈丸之地便建設了超過10座以上的大小機場、每6.9公里就有一個漁港,創造出另類的「台灣奇蹟」……等,樁樁件件都是不把公家的錢當錢花的結果。

而公家的錢就這樣被一筆一筆在政績大纛的導引下被揮霍掉了。不管中央、地方,也不分藍、綠,皆是如此。選民必須覺醒,公家的錢,與你我口袋裡的錢是一樣的,絕不容許把公家的錢不當錢看的縣市長或民代,繼續揮霍公家的錢,債留子孫。

註:國債5.6兆是什麼概念,以中央政府每年總預算約2兆計,光還本金便要2.8年中央政府不吃不喝尚可清償。平均每一國民負擔國債24.3萬,這還不包含悲情的高雄市、苗栗縣或其他縣市政府的舉債。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