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出手海扁老共 川普翻轉全球化

19 六月 , 2019  

環球科技大學生物技術系助理教授  宣仲華

    

全球化行之多年,現在的老大是美國,但目前有一個大老二在後面拼命追趕。

過去只要是老二,管你是同盟或對手,美國會毫不遲疑的下重手,過去德國、英國、蘇聯、日本,管你低頭臣服或負隅頑抗,最後都免不了被老大獵殺成為寶座下的戰利品。中國顯然也避不開老大的公開挑釁,面對老大的重捶,中國別無選擇的只有與其對幹。

中美貿易戰愈演愈烈,川普一開始的算計是藉由關稅施壓,迫使中方讓步,如同上世紀底,雷根藉由廣場協議及100%關稅徹底打趴日本。但川普低估了中國,又高估自己的優勢。貿易戰的持續加溫,證實中國國力的深度與廣度遠超過美國的預估。

從中國的角度看,只要貿易戰一直打下去,美國肯定受傷,至於誰受傷較大並不重要,重要是誰能耐得住傷害。川普打貿易戰及封殺華為,其實正在顛覆二戰結束以來,美國以全球最大的軍、經國所引領的全球化及自由化。原本全球化及自由化符合美國(當然包括全球)利益,許多衝突、變局、難關,都在美國堅守全球化及自由化之下一一化解;更重要的是,全球化在美國的操盤下,美國始終是獨一無二的超強國,但當中國在全球化之下崛起成為一個強大的力量後,川普不知是驚慌過度,還是認定以現行的全球化,很可能被中國擊敗,於是二話不說翻轉全球化。其行徑較黑幫老大還要惡質。

川普有的是本錢猛然大轉身,苦的是沒依沒靠的小國,肯定有苦頭吃。持平的說,在全球化下,中國的菁英治國,單從20年前中國還是一窮二白,到今天成為第二大國來看,某方面已經贏過美國的民粹治國。

許多中美長期相互對比的優劣,其實就隱藏在雙方治理制度的根本不同,尤其當美國又不再倡導全球化,美國的衰落就在所難免。

而華為的技術超車,不能用純民粹的話語簡化成只是竊取技術,凡做過技術研發的人都知道,沒有高質量的工程師,即便藍圖及實品放在面前,未必能仿製出來,若要指控別人偷,更要拿出證據。

美國抹黑華為,不過是遮掩自己技不如人的醜態罷了!更何況任何一個在後面跟跑的國家,若無特定的手法,怎會有超車的可能?包括建國之初的美國,五月花號的乘客部分是罪犯、部分是英國不想收留的垃圾,憑這些被英國母國稱為垃圾的第一代移民,若不用各種手段暗中算計英國,美國怎麼可能超過英國?

回過來看,美國成為「偉大了我的國」之後,所有偷雞摸狗的過往全都經過漂白,包括五月花號的雞鳴狗盜之輩都變身成為追求自由的先聖先賢。看來抹黑對手、漂白自己,似乎成了現代民主制度的標準SOP!

近代西方的危機主要出在經濟發生問題,西方經濟為什麼發生危機,根本原因和全球化脫不了關係。原本全球化的動機在替西方強大的資本找出路,另一方面也在構築西方在全球的地緣優勢。

隨著自由化與全球化,資本自動流向任何一個能夠獲利的地方,卻不知資本逐利者對利益之追逐,沒有底線,財富自動由多數的中產階級流向少數的富裕階級。經濟結構徹底的改變,資本大國的製造業被連根拔起轉往更具有生產優勢的國家,資本母國剩下少數高收入的金融業與高科技業,原本居多數的中產階級,漸漸失去安身立命的基礎。

當中產階級消失,民主的基石跟著鬆動,憤怒的的中產階級成了極右興起、民粹當家的最大票倉。川普當選、英國脫歐、法國的黃背心暴動、乃至難民流竄,才只是這一波的民粹大潮的開始,未來還會發生哪些自虐的意外不太好說,光看英國自殺式脫歐就足以證明,當穩健的中產階級變成怒氣衝天的失落階級,要不變天還真的有些不現實。

再來,民主真的是歷史的終結與普世價值?如果是,為什麼中產階級會消失?為什麼會發生黃背心暴動?台灣的中產階級依然穩固,理應不至於自亂到島內分成裂成兩國。唯一能解釋的原因或許是台灣面對西方向來矮了一截,矮到從來不敢批判西方人(有哪個台灣人敢以批判香港反送中法案的尺度批判法國黃背心的暴動?批判中國聲音特別大,碰到西方卻全成了啞巴),矮到膜拜西方居然成了半數台灣人的集體信仰,台灣人依舊深眠在上個世紀福山「歷史的終結」之謬誤中。

西方的全球化失去的是中產階級,但財富可以失而復得。台灣的全球化失去的是民族的靈魂,沒有了民族意識,台灣人被輕易的鑄造成西方價值的廉價打手。

可憐,即將進入大選的台灣,自由民主無限上綱到等同義和團的神明附體,狂喊自由民主之咒語,就以為刀槍不入,這種起乩式民主對台灣之傷害堪比英國之脫歐!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