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別讓2020大選變成親中vs.親美大亂鬥

4 二月 , 2019  

環球科技大學生物技術系助理教授  宣仲華

 

2018九合一大選才落幕,接著各路人馬立刻搶搭2020政權殲滅戰的直達列車,深怕落了班車,即與權勢高峰擦身而過。

民主制度,不過是參與遊戲中的人,所穿戴的國王的新衣。選舉似乎永不停歇、似乎永遠是最重要的一件事,穿插在選舉中間的執政,簡直就像是聊備一格的插曲,例如台灣的能源政策,簡直就是在替選舉服務,真是荒誕無比。

對參與奪權的政客而言,2020的選舉是唯一重要的大事,其他5年10年後,如何提升GDP實質成長率、解救高教崩盤、民粹化的能源政策、人口老化、產業政策等攸關台灣長期生存發展的政策,等同空洞無物的花瓶裝飾。

台灣的民主制度給了群眾名義上的自由,也釋放了群眾從日據時代的自卑情結,彷彿有了民主,就可昇華成西方的權貴,把異於西方的人叫為野蠻人,這些土人,不懂所謂民主的普世價值,既無知又不文明,等著被西方人來拯救、來統治。台灣經歷了民主的洗禮後,一部份既得利益的人就急忙切割被汙名化的中華文化,沒有了文化連結,自然延伸出中國台灣一邊一國。

然而台灣在被民主萬能的幻覺沖昏頭的背後,囿於實際力量逐日衰弱的現實,內心卻有著揮之不去的焦慮與不安,目光如豆的政客端不出讓台灣茁壯的長遠策略,只能以各式各樣低俗化表演來短線操作。

當政治人物競相即興表演,人民的理解也漸流於平面化,於是一部份分不清事實的偏執的台灣人,帶著飛蛾撲火的衝動,把自己的未來一面倒的押注美國,心中的偏好很容易成形;但是問題來了,現在及未來的美國可靠嗎?

若要檢視美國是否可靠,只要詳讀英國歷史學家湯恩比所著《歷史研究》,就能略知一二。湯恩比開宗明義說,當代西方社會生活在兩大體制主導之下,一個是工業經濟體制,另一個是民主體制。在工業社會講究的是將原料轉變成光、熱、動力或產品,故自然資源的發現與開發,除了人類以生產過程製造出來的價值外,其本身就是有價值的活動。

他們進而認為,其他的人若無意發展所有的資源,以供自己所利用就是不合理的,應該受到批評。想當然耳,美國就是這個信念的奴隸。

湯恩比認為文明的成長來自於自決的成功,其中創造的少數扮演決定性的角色。文明的衰落是來自於自殺,絕對不是外來環境或人文的挑戰,更多時候外力的侵略反而會促進被遏制文明的復興。

看看現在的美國,負債高達22兆美元,每年的負債與貿易逆差都創歷史新高,為什麼貿易逆差迭創新高呢?最根本的原因是美國投資與儲蓄嚴重不足,又不知節制的走向揮霍奢侈。

然而,即使今天美國負債已到天文數字,美國每年仍投資大量經費在國防預算,甚至比軍費排名之後的25個國家的總和還要多。除此之外,美國還要替企業減稅,益發造成貧富不均。

正如美國知名經濟分析家史蒂芬羅奇所說,美國的問題出在自己,藥方在減少消費、增加儲蓄、增加投資,除此之外別無他法。惜乎,美國民粹當道,兩黨幾乎有志一同,將美國的高額負債與貿易逆差歸罪於中國(過去歸罪日本),企圖以貿易制裁來改善負債與貿易失衡。

湯恩比解析數千年歷史的演變,文明起起落落,文明衰落乃至死亡,共同的特徵是死在自己的手上,從來都不是外來因素造成內部的崩解。今天美國仍能大辣辣地聲稱國際航行自由權,但10年、20年後,倡議航行自由權的很可能是中國。

這並非危言聳聽,只要美國的債務一直繼續成長,稍具常識就知,一個靠借貸又不知節制狂消費的人,崩盤只是早晚的事。如此更印印證湯恩比的研究,文明的衰落必然來自內部。

國連自救的解方都弄到文不對題,就在中國旁邊的台灣,一面倒押寶美國當然非常不智。但願台灣的政治人物多看有意義的書,至少要了解台灣在20年內的成長因子是什麼。只要長期有成長就有希望,濫用民粹及操弄短期效益,只是在飲鴆止渴。

2020的大選,不應該是親美或親中的對決,而是以台灣未來發展的需要來做決定!

,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