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能賭多大,你知道嗎?

6 七月 , 2018  

退休教師 謝其政

博弈論(Game Theory)是指研究多個個體或團隊之間在特定條件制約下的對局中利用相關方的策略,而實施對應策略的學科,有時也稱為對策論,或者賽局理論,是研究具有鬥爭或競爭性質現象的理論和方法。談到博弈,其實它是數學的機率、心理學的心戰巧妙運用。在生物學、經濟學、國際關係學、電腦科學、政治學、軍事戰略……等領域都有其身影。

田忌賽馬(註1),故事中的主人公田忌採孫臏之策。以己方之下駟對戰敵之上駟,取己之上駟對戰敵之中駟,取己之中駟對戰敵之下駟,在三戰兩勝制,田忌以2:1勝出。在戰力相當的賽局中,以下駟迎戰敵之上駟之策確屬必勝方程式,早在戰國初期就已發表,不屬機密。道理易懂,但執行難,難在精準情報難覓,在爾虞我詐的賽局中,敵方也想以下駟迎戰我之上駟。

股票有經濟廚窗之稱,股海浮沉,股票市場的股票交易也屬博弈論之應用。其他小如菜市場就地討價還價、買車買房殺價談判,大到大公司之商業談判,縱橫家走於各國之間,審時度勢,為其東道國取得最大利益,也都離不開博弈論。

不管你喜不喜歡,博弈論一直都在你我的身邊,猶應慎之再甚,在牌桌上赤裸裸的方城對戰,賭場上熱門的俄羅斯輪盤、百家樂或香腸攤擲骰子比大小,猜單雙,投資股市、進出期貨、經營理財顧問公司,不管合法、非法或遊走法律邊緣,都可美化為一種投資,且是一投資報酬率極高,且伴隨極高風險的金錢遊戲。

茲以打麻將和股市投資為例,依個人經驗與觀察,在公平賽局中玩家是怎樣把錢敗光的?

一、麻將篇

(一) 不管是親朋聚會或到家庭麻將館打牌,玩家於自摸或和(胡)牌時,總會抽取若干錢 (稱抽頭) 作為茶水場地清潔費。在公平賽局)中,長年下來,輸贏應當維持平盤,如果每週打牌2日,每日雀戰4將,每將抽頭500元,則每年每人所分攤之抽頭金額為:500(元/將)*4(將/日)*2(日/周)*52(周/年)/4人=52000(元/年-人)。

(二)但凡從賭場贏回來的錢,屬機會所得,多數人都會將之理解為意外之財,處理此種財務,消費行為通常會開放些,或奢華些。當輪到自己是輸家時,贏的錢已經花完了,輸掉的是家用真金白銀。客家諺語有此一說:「贏來的是粗糠(註2),輸去的是白米」,十賭九窮,入木三分。

二、股票篇

(一)進出股市,國家要收稅,券商要收取手續費,若以年交易金額1000萬為例,平均買價=平均賣價,買進500萬手續費=500萬*0.145%=7250元,賣出500萬手續費也是7250元,另徵賣價0.3%證交稅=500萬*0.3%=15000元。每年耗損在股市的成本共計:29500元。

(二)初試啼聲,小額投資,賺一個漲停,雀躍不已,只恨資金不足,貪心不足。籌湊資金加碼投資,獲利良多,融資又融券,股海浮沉。漲跌誤判,大筆買進,一個跌停,獲利歸零。再一跌停,斷頭賣壓,血本無歸。繼續跌停,傾家蕩產,股海悲歌。

都說小賭怡情,重點在此一「小」字,多小才算「小」,因人而異,當以輸得起為度。也就是說應把家庭所需用度都滿足後仍有「餘額」,賽局就算把此「餘額」都輸光仍不影響家庭生計,這就叫「度」。

方城之戰確實迷人請玩家一定謹記,有抽頭玩家就有耗損,就不再是公平賽局,只有主人家才是永遠的贏家。贏來的錢都揮霍殆盡,輸到的都是真金白銀,在輸得起的「度」範圍內,還要輸得灑脫,千萬不可有翻本之念,更不可有以賭致富之想。翻本、致富心起,深陷賭海,萬劫不復。

投資股市,每一次的進出都要手續費與證交稅,也算一種抽頭。短線操作,雖可活絡股市,但頻繁抽頭墊高成本必須計較。炒股獲利,「錢」景一片大好,借貸、融資融券加碼投資。此一加碼,一個跌停將把你先前獲利賠光光。

理性看股市,若有閒錢,慎選績優股,長期投資,歷史經驗,大多可獲得比銀行定存稍優之投資報酬率。然而,若以少量的資金,配合信貸短線操作,名為投資,但與賭何異?

註1:田忌賽馬出自《史記》卷六十五:《孫子吳起列傳第五》,故事的主角是田忌、孫臏和齊威王,是中國歷史上有名的揭示如何善用自己的長處去對付對手的短處,從而在競技中獲勝的事例。

註2:粗糠是指碾米機在將稻穀最外層穀殼剝除,精出白米過程中的穀殼部分,早期農村可用做燃料,相較白米經濟價值低。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