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只見饕客笑,不見漁民哭!

30 四月 , 2018  

自由作家 黃映溓

每年此時,全國矚目的屏東縣「黑鮪魚文化觀光季」熱鬧登場,今年持續邁向第18個年頭,每年黑鮪魚宣傳行銷,行禮如儀,台灣漁船在菲律賓海域屢遭菲國扣押事件頻傳,「黑鮪魚文化觀光季」光鮮亮麗的表象,背後卻隱藏台灣漁民的無奈辛酸。

台灣漁船被海盗強押扣留,或遭到他國政府裁罰,甚至還有當地華僑設計勒贖;這些事件幾乎每隔一段時間就會上演,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度、緬甸都不放過台灣漁船,台灣船東無奈感嘆:「如果把歷年被扣的台灣漁船串聯在一起,恐怕早已繞行台灣環島一圈(全程共計1172.9公里)。」這樣的說法,一點也不誇張。

根據行政院農委會漁業署統計,自1968年7月至1982年1月的十二年半之間,台灣被扣漁船約在千艘以上,台灣漁民被押超過三千人,而漁船被焚毀,漁民被殘殺,不下數十艘、數十人;晚近1990年至2012年,光是菲律賓扣留臺灣漁船就高達108艘。

漁民感慨:到南海捕魚,必須隨身攜帶大筆現金,以隨時應付菲律賓海巡署公務船「登船安檢」不時之需。這個不成文慣例,被形容為漁民之間的「潛規則」。

台灣漁船屢遭他國扣押裁罰,儘管政府涉外單位居間斡旋協商,鉅額罰款最後還是得靠家屬自籌,政府外交機構只能說是聊備一格、半籌莫展。台灣漁船頻傳海上喋血驚魂、漁民在國際上遭到不合理待遇,驗證了台灣「弱國無外交」的國際現實處境。

2016年10月初,東港籍漁船滿大豐12號船長洪國富被扣留在帛琉,因為船上載運有疑似保育類的黑鯊魚漁產,遭當地政府裁處七萬五仟美金的罰款,船主洪媄君將漁船向東港區漁會以二胎抵押借貸,以每噸三萬元新台幣計價,漁船總重五十餘噸,不足部份的罰款,家屬勉力張羅籌措,獨力承擔,幾經奔走,直到10月中旬完成電匯程序,帛琉政府才終於以「不起訴」簽結全案,同意釋放人船。

東港籍漁船滿大豐12號的境遇,只是台灣遠洋漁船海上遭遇的冰山一隅。台灣與菲律賓兩國數十年來在各自主張的專屬經濟海域重疊區域上經常發生漁業糾紛,甚至造成漁民傷亡,屢見不鮮。

2013年6月9日上午,屏東縣琉球鄉籍廣大興28號漁船在台菲交界海域作業,遭到菲律賓公務船瘋狂開槍射擊,導致漁民洪石成枉死,台灣人民義憤填膺,當時執政的國民黨馬英九政府採取強硬反制措施,國際媒體連篇累牘持續報導,一度造成台菲兩國關係緊張;最後政府終於迫使菲國同意互派司法人員展開偵查,向受害漁民道歉、賠償損失、儘速徹查事實及嚴懲兇手,停擺17年的台菲漁業合作會議也重新啟動。

近年來「黑鮪魚文化觀光季」活動雖然提升了屏東縣的能見度,卻也間接哄抬了黑鮪魚價格,引起鄰近週邊國家覬覦,屢生漁業糾紛,區區一小片黑鮪魚生魚片,叫價高達新台幣300元,呈現出金字塔社會型態,富者愈富,貧者愈貧。「黑鮪魚文化觀光季」形塑的究竟是少數人的「貴族文化」,還是惠及普羅大眾的「平民文化」?仁智互見,而這又洐生出另一個值得思考的社會議題。

台灣漁民除了要與大海搏鬥,攸關身家性命的漁船家當還隨時可能被裁罰扣押,身陷如此險惡的海上環境,漁船頻頻低吟海上悲歌、漁民與天搏命,欲哭無淚,台灣行船人的心事誰人知?除了推銷鮪魚季,政府更要多花一點心力好好保護漁民,否則哪來的豐收漁季呢?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