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台中塗鴉也有大小眼?

5 六月 , 2017  

國安危機

台中多年來被冠上「文化沙漠」醜名,雖然歷任市長無不下盡苦心,企圖翻轉「文化沙漠」之反感,也耗費經費致力於公共藝術,讓藝術作品出現在各區街道,添增風采。但有些與環境極度不協調,或是擺放位置偏遠,沒有太大吸引力,直到彩虹爺爺打破藝術艱澀的偏見,以童趣簡易風格擄獲媒體和民眾目光,因此,台中開始掀起一波街頭塗鴉熱潮,依循彩虹爺爺模式,都由民間自行發起,然而,有的塗鴉被政府認為破換周遭環境美觀,因而慘遭塗掉的命運;相反地,有些塗鴉由於將時下流行的日本動漫角色畫在牆上,雖有潛在的侵權問題,卻因為能招攬觀光客駐足,市政府卻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視若無睹,卻殊不知此舉只會敗壞台中,貽笑國際。

畢恆達與邱啟新合寫的〈看見塗鴉〉中,提及中文「塗鴉」這詞的意義是多元的,可以指潦草隨意的書寫,也常被用來稱呼拙劣的書畫,然而,「塗鴉」和英文的「graffiti」並不是一個全然對等的譯詞,但也包含「塗鴉」的意義。「graffiti」來自義大利文的「graffiare」,意思是「刮」,泛指在公共牆面或任何公共物平面上的圖畫,也有人說是「在乾淨的牆上所寫的髒字」,或是「一個匿名的人手上拿了一枝筆」。

〈看見塗鴉〉中,更繼續提到「塗鴉」是一種溝通的形式,它一方面是個人的,另一方面又躲開日常生活的社會限制,透露沒有受到禁制的思想,雖然嘗試片段與匿名的寫作,很少被視為文學或藝術,但是它傳達了個人的感情思想以及社會的特質,即使塗鴉的作者可能是主流社會認為沒有天分、沒有發言權,或握有較少經濟資本的一群,但是在現今這個講求多元社會的社會,任何一群人的想法都不應該受到完全的漠視與遺忘。

然而,在台灣這樣講求多元文化的社會,光是在台中,動漫彩繪巷的塗鴉和林森路陸橋牆面的塗鴉卻遭到天差地遠的待遇:前者吸引觀光客絡繹不絕前來拍照,後者則多次遭到市政府以白漆塗蓋,有些立場鮮明的塗鴉作品從此消失,像是右側路橋下幾年前有一副塗鴉,塗鴉者畫一雙超大尺寸的眼睛,旁邊則用英文寫著「Google is watching you(谷歌正看著你)」,明顯玩弄英國小說家喬治‧歐威爾的《1984》名言「老大哥正看著你」,諷刺谷歌已成為當下的「老大哥」,無所不在地監視,只可惜,若干年前慘遭市政府清除。

相反地,林森路動漫彩繪巷爆紅,只因附近機車店老闆熱愛海賊王,一時興起在牆面上畫出海賊王所有角色,因而引來大批觀光客前來欣賞,這些觀光客有以喜愛日本漫畫的年輕人居多,剛開始雖然成功引爆話題,但在藝術圈卻引起不小反彈,認定如此塗鴉恐有侵犯著作權法的疑慮;然而,弔詭的是,當某台中立法委員去年在動漫彩繪巷附近成立服務處,依樣畫葫蘆,在自個服務處掛出大量日本漫畫《海賊王》的圖案看板,網友向《蘋果》投訴此有侵權質疑,在2015年10月17日的《蘋果日報》報導,該立委服務處助理解釋,因為該立委支持同人誌創作,才會利用總部一些空間,提供給同人誌作者進行創作,未用做營利使用,沒有違反智慧財產權的問題,類似這種二次創作的作品,在台中市很多地方都可以看見,有些甚至還變成景點,服務處會被拿出來批評,應該是部份網友反應過度。可最後在輿論壓力下,服務處才把涉嫌侵權的塗鴉清除。一年過去了,「動漫彩繪巷」的塗鴉卻至今存在,年輕人趨之若鶩,絲毫不見任何公權力介入清除。

林森路陸橋牆面上的塗鴉總是得不到公權力青睞,之前在路橋橋柱牆面上的塗鴉早已清除,幸好,塗鴉者並沒有因此放棄,相反地,他們在靠近自由路停車場這邊的下坡橋面上,左邊畫美國知名反派角色小丑,右邊則是不知名的人物,中間是兩者的對話:

不知名的人物:你就像個小丑,你做這些根本與藝術無關。

小丑:這些圖雖然無法治癒我的城市,但至少能讓小便的人會心一笑。

不知名的人物:畫這麼亂有什麼意義?

小丑:難道這世界就整齊了?

光是這段對話就透露塗鴉者無懼公權力的攻擊,他們仍舊挑戰權威,樂此不疲,越是危險就畫得越起勁,只是,這塗鴉的命運像其他塗鴉一樣,被主政者視為市容之瘤,慘遭清除掃蕩,但是塗鴉客仍舊在橋下梁柱有新創作,一個老人的側臉,而且旁邊寫道「老人沒有被清除真是可賀。」

台灣主政者投注大量經費,卻往往讓很多藝術家的態度傾向消極,不願輕易嘗試「公共藝術」,一來是受到政策綑綁,機關過度強調「公共藝術」的「合法性」,興辦過程冗長繁瑣;二來是台灣偏好菁英藝術家作品,一些常民自發創作的「藝術品」無法見容而慘遭清除,違反藝術創作是人的基本權利,雖然近年來台中常民自發創作的「藝術品」開始迅速生長,然而涉嫌抄襲的塗鴉至今能逃過著作權問題繼續招攬遊客,靠自行創意創作的塗鴉卻只能遭到清除,如此大小眼的對待,主政者明顯藉由「塗鴉」展現自身權力,「公共藝術」儼然成為「霸權藝術」。

台中如果想擺脫多年「文化沙漠」的醜名,期盼主政者能痛定思痛,放下「美與醜」的主觀偏見,放手讓藝術家為公眾服務,既然在民主社會裡,任何一群人的想法都不應該受到完全的漠視與遺忘,同理,任何一種藝術派別都不應該受到完全的漠視與遺忘。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