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台灣寬鬆教育下沒說的真相

8 三月 , 2017  

國中教師 林志翰

1999年日本文部科學省(等同於台灣教育部)發布了《高等學校學習指導要領》,大幅鬆綁學生在學校的上課時數與學習內容。原因有二,一為對填鴨升學主義的反思,二則為少子化浪潮下各大學錄取率提升,幾乎達到零淘汰入學,乾脆推動「寬鬆教育」,讓學生快樂學習。

無奈的是,理想大旗終究抵不過現實無情的衝擊。日本社會看見這批『寬鬆世代』的學生頭腦空空、基本知識貧乏也就罷了,課堂學習怠惰的亂象與階級有別產生的教育不平等現象,在在逼使日本文部科學省在2009年再度微調課綱。在學習亂象依舊不見起色的情況下,痛定思痛將在2020年實施新的《學習指導要領》。新要領大量增加學校課程的授課時數與學習內容,被解讀為告別「寬鬆教育」的宣言。

日本推行寬鬆教育下,想要唸書的學生最大的困擾就在於「吃不飽」。因為課程鬆綁,學習內容難度大幅降低,校外私塾(補習班)的風氣猖獗。根據日本對高中畢業生的調查,考上東京大學的高中生有85%上過私塾,而早稻田大學、慶應義塾大學、一橋大學等日本著名大學的比例更高達95%。寬鬆教育下產生的貧富階級效應、衍生的教育不平等,更讓日本毅然決然揚棄「素質教育」,走回「應試教育」的道路。

台灣與日本諸多的時空背景相似,日本短短不到20年就看出「寬鬆教育」的盲點,認知到「寬鬆教育」無法讓學生有寬廣的未來;人生的挑戰更不可能一路順遂,快樂學習沒有壓力。

反觀台灣,快樂學習的多元大旗高舉,視考試為洪水猛獸,全盤否定傳統教育的優點。考試分數不能代表一切,卻弔詭地將多元學習表現賦予分數,企圖沖淡紙筆成績的比重。在某些教改人士眼中,考試成績好的學生就是書呆子,沒有思考力;學習多元、有思考力的學生其學習歷程必定是充滿唱歌跳舞、畫畫彈樂器、當過領導幹部口才便給或是有著豐富出國遊學經驗的精采紀錄。殊不知,思考能力的多元不在於五花八門的才藝活動,更不是那絢爛耀目的出國遊學經驗可以評斷。琳瑯滿目的學習歷程背後披露的是社會貧富階級的無情分隔線。

教改學者應該認真想想,教與學的多元性應該在教學現場被真正實踐,啟發學生思考的無限可能性,但是升學制度的穩定不該像天上的月亮一樣,朝令夕改,初一、十五不一樣!

教育最重要的意涵就是「公平性」,消弭貧富階級間可能產生的變異性,維護公平性的普世價值,讓社會階級有機會流動。課程鬆綁,學科學習內容變少,降低考試分數的比重,多元入學名額暴增,寬鬆教育的亂象日本已給了答案,並快速做出重大修正,台灣還要掩耳盜鈴,佯裝一切美好嗎?

, , , , ,

By



  • Ewa Chen

    教育最重要的意涵,是要協助學員探索自我,才能進而挑戰自我。不是本末倒置,先追求挑戰(成績)。
    教育最根本的核心,也應該要是做家庭的翻轉。如果現代的教室,無法使一個人成為一個人,就這樣希望他到社會上去磨練。那這樣的教室,就已經沒有任何價值了,僅淪為一座屠宰場。
    當一個國家的社會問題層出不窮的時候,當一個時代已經面臨新的挑戰的時候,教育政策應該要有調整的彈性。
    拿啃老族來說好了,它最大的問題。不但是個人有心智問題,甚至是連照顧者也缺乏正確教養的觀念,也沒有妥善照顧的能力;最核心的關鍵,就出在學校教育與社區,竟然讓一個人變成了啃老族,甚至嚴重到去砍一個小女孩的頭,才發現有這樣的人物存在著。最諷刺的是,一切都沒有甚麼太大的變化。媒體的報導,就像是日曆一樣,無情地被遺忘。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