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台灣教改,欠缺的是認錯的勇氣!

1 十一月 , 2018  

台南市國中數學輔導團員 林柏寬

亞馬遜創辦人貝佐斯在母校普林斯頓大學畢業典禮上問台下的學生,如果你在人生道路上犯了錯,你會掩飾錯誤,還是坦誠道歉?認錯總比一再圓謊好,更能讓自己甩開沉重的包袱向前走。

西元1994年,民間團體發起「410教改大遊行」,當時政府回應教改呼聲,全面推動教改工程。廣設大學的政策造成學歷貶值,台灣從23所大學,迅速膨脹至一百七十多所大學,滿街都是大學生,這樣的苦果在少子化的今日付出慘痛的代價。

位處台南市的康寧大學拋出震撼彈,宣布將申請改制,從大學降為專科學校,盼108學年完成改制,創下台灣教育史上降格改制首例!

有些蛋頭學者認為康寧大學升格、降格,過程宛如兒戲,教育部如果核准改制,那是「自打嘴巴」。不過,看在筆者眼中,過去廣設大學的教育政策是歷史共業,方向走偏了,政策失焦了,康寧大學的認錯值得讚賞。幾點意見供參:

首先,康寧大學(前身為立德管理學院)被台南人戲謔為「安寧大學」,南部大學部校區有35名教師、1041名學士及碩士生。一旦申請改制成功,扣除即將畢業的大四生,受到影響的學生僅約五、六百人。對比北部五專部康寧護專招生率高達九成,集中資源發展強項學科無可厚非,更能深化競爭力。筆者實在不解,這樣的認錯改制有何不可,非要文過飾非,一再圓謊嗎?

其次,根據教育部於107年12月底首度公布的全國大專「全校」註冊率,共有17所學校連續兩年的新生註冊率未達六成的「死亡線」,被列入「專案輔導名單」。康寧大學其實並未被列入這波的「專案輔導名單」,有為數不少的大專院校早已面臨退場的迫切危機,未爆彈一觸即發。

康寧大學深感即將溺水,勇敢做出降格改制申請,在商言商,兼顧現實教育環境的做法,更能發揮帶頭示範作用。當年一窩蜂申請改制大學的學校若能迷途知返,對於台灣委靡不振的高教競爭力絕對是一劑強心針,更能改善基層技職教育根基被掏空的問題。唯有讓人才確實分流,適得其所,高等教育與技職教育的往日榮景才能再現。

最後,我們更應思考,寬鬆教育思維下帶來的升學制度真的有提升台灣的教育競爭力嗎?

英國在1960年代以來逐步廢止公立菁英中學之政策,然而學區免試入學制度並未真正促成教育機會平等的理想,齊一地拉低公立中學的素質,反而助長了明星私校的快速崛起,私校畢業生錄取重點大學的比率是公立中學畢業生的三倍,進入牛津、劍橋大學的比率更高達五倍之多。英國政商名流孩子就讀的私立伊頓公學,同時也是英國王子威廉和哈利的母校,只招收英國貴族或上層社會的世家子弟。

英國學生在均質化的公立學校快樂學習卻學不飽,升學導向的私立學校成了社經地位較高家庭的首選。過去貧窮孩子可以藉由收費較低的公立學校擠身一流大學的路途被阻斷,換來的就是無情的階級停滯與複製。

這樣的情景在台灣並不陌生,更是現在進行式。台灣教育改革現在最欠缺的,真的只是認錯的勇氣。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