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台灣獨步全球的的反智與民粹

13 五月 , 2019  

 環球科技大學生物技術系助理教授 宣仲華

言論自由是好事,但沉溺於反智的言論自由未必是好事;同樣的,民主也是好事,但民粹式民主不要也罷。

精神面逐漸鈍化

進入20世紀下半段,科技進步神速,法律、人性卻跟不上科技進化的腳步,因而衍生一些隱藏在方便及進步之後的問題,媒體就是一個因科技進步而產生嚴重影響的例子。

媒體由廣播,進步到電視,再到今天的網路,而網路時代最大的特徵就是資訊可以超巨量的快速呈現在人們眼前,但人的腦力沒法消化如此快速又大量的訊息,因此人們逐漸養成捨去深思以適應快速更迭的網頁式資訊。

漸漸的我們的耐性與理性都消失了,我們的精神面在不知不覺當中鈍化,網路集結的群眾們失去了辨識真理之能力,這也是為什麼網民容易極端化的原因。

今天台灣的媒體隨處可見尖酸刻薄、大言不慚、不知羞恥、省籍歧視、誇大自我優越意識、是非不分的言論,這只能說其來有自。

任何一個人只要他想要,就可以成為主播、編輯、評論員,網路世界不需要專業,更不需要智識,一知半解的訊息混合著簡單的文字及影像,很容易將觀念相近的人結成網路幫派,進而演化成非我族類的敵我兩派,最終不可避免地由弱智再退化成反智。

當反智成為主流,民粹就找到了沃土,台灣內部自動分裂為兩極,何需要外部敵人?台灣人或許早已失去了對未來的願景,面對打壓,反智的興頭更是高漲,扁不了給自己麻煩的別人,只能把智識放一邊,以幻象取代被真相。

連總統都想成為網紅 

更扯的是,執政者不思解套,反而帶領大家狂吃反智的迷幻興奮劑,其中最大的一顆興奮劑就是,台灣是言論自由、主權獨立的民主國家。

再怎麼努力也不會有願景的今天,多數人樂在網路中橫衝直撞,一來發洩怨氣,二來或許時來運轉還可成為炙手可熱的網紅;民間網路發燒成這個火樣,有其特殊原因,本不足為奇,比較奇特的是現在連掌握最高權力的總統也要靠散佈精心設計的變種假新聞,才得以有安全感的坐在執政位置上,主政者正事不幹,也在虛擬世界中充當另類網紅。可想而知,今日的台灣民主政體有多脆弱,又有多悲哀!

健康的民主政治包含兩個必要條件,第一是相互包容,也就是完全尊重政治對手基於天職的反對權力,但看今日台灣的執政黨,非但不接納對手的正當性,更以除之而後快的仇寇心態看待政治對手。

第二個條件是自制,對於大權在手的執政黨而言,更要能抗拒把自己優勢極大化的誘惑。然而看看正在初選的蔡英文,為求自己勝選,不光彩的把初選規則改了再改,由此可知蔡英文的民主素養,離正派有多麼的遙遠;更可恥的是她還口口聲聲稱自己是民主守們人。

缺乏智識的集體昏瞶

知恥未必是美德,但在應該感到羞恥的時候不知羞恥一定是惡習。

健康的言論自由,必須以智識為前提,可惜台灣既無健康的民主,又只有反智的言論自由,難怪台灣的執政當局只有自我催眠與吹噓,年輕人沒有願景、中壯年紀疲於奔命、退休老人憂心老年之安養,國內問題百病叢生,找不到出路,只得虛構一個兇惡的稻草人─中國,既用來維繫政權,也用來推卸責任,問題是推給中國能解救自己嗎?民粹及反智當道之下,看起來自我毀滅終將成台灣的宿命。

中國用了20~30年鋪蓋超過兩萬公里的高鐵;從一窮二白變成全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完成自製航空母艦、核子彈道飛彈潛艇、殲20隱形戰機;覆蓋全球的北斗衛星通訊系統;人民幣支付系統、銀聯信用卡系統、SDR儲備貨幣,到2019年,華為5G、AI、機器人、量子通訊等領先全球。

反觀過去的20~30年,台灣由四小龍之首變成四小龍之尾;由錢淹腳目變成年金破產;年年花大錢買軍備;邦交國由數十個國家變成十餘個國家。

台灣的未來是什麼

請問蔡英文,台灣淪落到除了民粹式民主及反智言論自由獨步全球外,還有什麼值得自豪?開天窗到這個地步,又能拿什麼跟對岸抗衡?拿掃把嗎?不自量力的螳螂擋車,還猛灌自己偉大的迷湯,讓人只能無語問蒼天!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