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國民年金勿成為壓垮駱駝的稻草

5 十二月 , 2017  

國安危機

今年11月《遠見》雜誌的標題為「非正職大軍來了」,揭露在台灣,零工族漸成主流,企業內部職務,也愈來愈「零工化」,正職正在消失。

當工作逐漸外包化,許多人淪為鐘點族或SOHO族,然而,這群人也收到國民年金繳費單,兩個月一次將近兩千元的費用,對某些收入不豐厚或者收入不穩的SOHO族而言,生活費都快不夠了,扣掉孝親費、租屋費、伙食費、投資,要是本身沒工作或失業,哪有多餘的錢繳納國民年金?筆者由於身為SOHO族,耳聞許多鐘點族根本不願繳國民年金,有人就算收到國民年金缺繳的6萬多帳單催繳,他當務之急是找工作賺錢,寧可坐牢,也不願繳費。

筆者在臉書上看到台灣青年插畫家張蓓瑜接受林育立採訪,分享德國有著作權組織(VG Bild-Kunst),專門負責收取權利金,為藝術工作者省去不少麻煩,政府也會經費補貼藝術家社會保險(Künstlersozialversicherung),保險項目包含健保和退休金。

對從事創作的人來說,穩定的收入很重要,然而,創作者並不是每個月都有收入,有些要等出版社跑流程,如果一切順利,拿到稿費都已經是兩個月的事,中間要是有其他需要更正,稿費更會拖到三個月以後才能收到,而且大多數的手續費都從稿費中扣除,很多人為之氣結。

筆者認為年金設計是「逼人們要連未來的工作都得先做,二話不說就強制要人付錢」的荒謬制度,年金改革之前炒得沸沸揚揚,未來國民年金改革一定步上後塵,政府必須正視國民年金未來將會破產的警訊,依照國保的精算報告,國民年金其實在37年後也會破產,年輕人繳了,到了老年也不一定領的到。

期盼政府能參考德國政府的作法,將藝術家社會保險套用在鐘點族或SOHO族身上,讓這群非典型大軍無須擔憂將來的退休金,安心創作,無須擔憂有一餐沒一餐的窘境。

人類學教授史考特(James C. Scott)指出,古代國家的特徵就是要求人民從事水田稻作,支配者會先用暴力支配農民,接著再貪婪地榨取年貢稅金,甚至將奴性植入農民心中,讓他們認為自己是託了國家的福才能工作,所以一定要回報這份恩情云云。

年金不應成為政府支配人民、種植奴性的工具,要知道,目前經濟不景氣的困境是企業和政府聯手搞出來的,生存這事到最終如果變成欠債,恐怕人民和政府最終會兩敗俱傷,如同楊雅喆導演在金馬獎手持的那布條,「沒有一個人是局外人」。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