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大雄:我不會屈服,希望跟胖虎坐下來談

6 十月 , 2016  

台灣大學政治研究所博士生  唐豪駿

蔡英文在10月4日接受《華爾街日報》專訪,針對台灣參加國際民航組織(ICAO)大會受阻,表示台灣人民感受到中國大陸對台灣施加的壓力,但「我們不會屈服」。放完狠話,蔡英文又補充:「不會回到過去衝突與對抗的路線。」她希望在兩岸不設前提的情況下與習近平見面。蔡英文代表台灣人民回應對岸壓力的硬氣確實令人敬佩,但這段話換個語境,大家就會明白其中的荒謬之處。

眾人皆知,瘦弱的大雄總是受到胖虎的霸凌,即便有哆啦A夢的幫助,還是難免被欺負。在經過多年的對抗後,大雄好不容易找到了與胖虎和平共處的方式:大雄承認胖虎是孩子王,願意聽胖虎唱歌,可是胖虎不可以再打他。胖虎的虛榮心得到滿足,欣然同意。於是,雖然大雄還是要受到胖虎歌聲的荼毒,但是卻也免受皮肉之苦,而且有一次小夫想要欺負大雄,還被胖虎阻止。

結果,大雄突然有一天「幡然覺醒」,跟胖虎說:「你欺負我是不對的,我不承認你是孩子王,也不願意再聽你唱歌,但我希望我們能維持現狀,你不可以再欺負我,我們坐下來好好談。」

各位讀者看到這邊,會覺得大雄真是具有反霸凌、反強權氣魄的熱血青年,還是覺得他只是個不識時務、不知世事的天真孩子?

國際政治的本質就是權力政治,強權不但具有物質上的優勢,更能在國際建制(International Regime)上取得更多的話語權與影響力。這次ICAO的大會,即便美國在台協會公開聲明支持台灣有更多的國際參與,但台灣依然遲遲等不到邀請函。顯然,在美中的角力之中,隨著中國大陸的影響力不斷提升,單憑美國支持,並不能讓台灣有更高的國際地位,這其實已是台灣多年奮鬥下累積的經驗教訓,但顯然新政府並未記取,或者純粹是天真樂觀的以為「現況」可以靠單方面來「維持」。

再說兩岸不設前提的會談。談判學開宗明義就指出,談判有兩個基本要素:「談判的必要性」與「雙方朝對方立場的位移」。任何談判的開展都必須有談判之必要,如1993年的辜汪會談,就是導因於兩岸交流愈趨頻繁,不得不進行事務性協商。馬英九在第二任總統任期,一直想以馬習會奠定個人歷史定位,但總是因對岸反對「為會而會」而不果,最終是因為眼看政黨輪替不可避免,想藉重申「九二共識」來鞏固兩岸交流的既有成果,而進行兩岸領導人會談。試問,蔡英文與習近平會面的必要性為何?多年來,對岸堅持「一中原則」,台灣堅持「一中各表」,最後雙方各退一步,折衷採用模糊的「九二共識」作為雙方都可以接受的中間點。如非必要,為什麼習近平要跟一個堅持不承認「九二共識」、一步不讓的蔡英文見面?

林全說,過去外交休兵帶來的「假象」,誤讓我們以為長期的外交危機不見了,台灣要靠自己的力量進入國際社會,會比靠大陸施捨來得實在。

事實上,國民黨一直對台灣的外交危機具有清楚認識,就是因為認清「弱國無外交」,所以一邊對中國大陸釋出善意,利用外交休兵避免正面衝突;另一邊則以活路外交尋求實質上的國際參與,因此我們才能參與WHA與ICAO。長期忽視中國大陸因素,誤以為靠自己的力量就可以進入國際社會,結果如今欲以「中華台北民航局」的名義進ICAO以欲不得其門而入,就是民進黨式外交帶來的最大危機。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