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失職失格的大法官 是民主之恥!

23 十月 , 2018  

司法實務工作者 陳述恩

最近大法官的新聞很多。

5月,民進黨政府不客氣的將特別預算案當提款機,擺明圖利綠色執政縣市,但大法官以將拒不出席的高金素梅委員排除在有簽名聲請大法官解釋的立委之外,從而未達法定之三分之一門檻為由,技術性擋掉了「前瞻基礎建設計畫」的釋憲聲請;

8月,花蓮、新北市等六個非綠色執政縣市政府提起的年改釋憲案,被大法官以「非專屬地方自治事項」、「應透過中央政府層轉」,從而不符合釋憲要件為藉口,擋掉公立學校退休人員年改的釋憲聲請;

本(10)月,對國民黨抄家報仇的黨產條例,司法院大法官再次兜了一大圈,用(違反過去長期憲法解釋的慣例)限縮解釋憲法賦予監察院調查權的手法,轉了個大大的圈,技術性的神龍擺尾,擺掉了監察院的釋憲聲請。

筆者不禁想問,為什麼這些大法官幾近毫不掩飾的替民進黨護航?

過去威權統治時期,大法官們拿著憲法,站在人權保障的立場上,勇於挑戰國民黨執政當局,從集會遊行、言論自由、到人身自由,多號大法官解釋至今仍是法律系老師們用來說明臺灣憲法進展的里程碑,甚至現在的高中公民課本中仍寫著大法官作為憲法的「捍衛者」、「守門人」。

憲法的內容脫不開政治,但憲法解釋的實踐應該超越政治。人們對大法官中立、超然的立場總是有高度期待。然而,看看今天的大法官,臨大事而不敢決,拘小節而捨大局,寧願無懼輿論質疑的為執政黨服務,竟也自甘做執政黨的「捍衛者」、「守門人」?

5月,大法官幫民進黨賞了原住民立委一記耳光,誰叫你不去簽名開會。8月,全世界最近大概只有希臘這種瀕臨破產邊緣的國家才在大砍公務員的退休年金,而我們這個還有八年八千億的「有錢國家」,大法官竟也幫忙背書,跟退休公教人員說:「謝謝你們上半輩子為國家犧牲奉獻,請你們退休後的下半輩子也繼續為國犧牲奉獻。」

10月,擺明司馬昭之心用來抄家滅黨的黨產條例,近年大概只剩中南美洲或非洲獨裁政權強人才愛玩的「收歸國有」,民進黨竟也學的相當傳神。而大法官眼睛一閉,說,喔,我不認為你監察院這次行使的調查權是有意義的調查權,所以我不理會你的釋憲聲請。

最近一次,多數大法官又幫民進黨「逃避了」的憲法挑戰,此舉惹得少數派大法官罕見悲憤的寫下不同意見:

[25] 總此,有識之士不免或問:本件依循前例受理監察院之聲請,後果真「有那麼嚴重嗎」(借用陳前總統水扁之名言)?多數大法官到底在顧慮什麼?費盡洪荒之力,不惜完全悖離本院相關解釋先例所確立之程序審查慣例,勉強堅持「限縮解釋」,只為獲致「不予受理」之結論?全然無懼輿論質疑:大法官係在為政治服務、為執政黨護航?!

[26]  本席以為,開大門、走大路,以平常心受理本件釋憲聲請,正是確保司法尊嚴的絕佳時機。

[99]  值此釋憲70周年之歷史時刻,緬懷前輩大法官創業維艱之辛苦,面對人民大眾不滿各項「改革立法」,卻無力回天,轉而競相聲請釋憲之鬱苦,我輩大法官何忍全面緊縮釋憲聲請之門,緘默不語?!

[100]  讀聖賢書,所為何事?雖未能智周萬物,道濟天下,唯願盡忠職守,明辨是非,為法治社會長留元氣,庶幾俯仰無愧?!

比起最近臺北高等行政法院的「小法官們」在以核養綠公投案的送件爭議中,反而適時的出手做出假處分裁定,及時達到司法定紛止爭的功能。反觀今天,我們只看到司法院「大法官們」不顧自己的尊嚴,一再的畫地自限,在維護國家財政紀律、穩定文官行政中立、健全政黨政治法治等國家長治久安的議題上不斷棄守。我們實在不知道未來民進黨政府還會繼續出現什麼驚人之舉。而我們這些對臺灣仍抱有希望的人,又要怎麼繼續延續著對司法期待的一絲燭火呢?

photo by <a href=”https://www.freepik.com/free-photos-vectors/icon”>Icon vector created by Rawpixel.com – Freepik.com</a>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