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如何從邊緣歸來之戰-國民黨主席政見會有感

7 五月 , 2017  

七年九班的環境顧問工程師 楊荏婷

國民黨黨魁選舉第二場選舉政見發表會今日(6日)登場,六強再交鋒。

自2014年9合一選舉至2016年總統大選,國民黨遭逢巨大挫敗,從此改革之聲四起。沸沸揚揚地想要找回國民黨的核心價值,想要尋找新的路線。然,國民黨新黨魁除得承擔內部對於新氣象熱切的企盼,還需正面迎戰外部排山倒海而來,來自執政黨的壓力、人民的認同與不認同、社會大眾的屑與不屑。

備戰2018,放眼2020,是六位候選人共同的目標。於大局,郝龍斌提到,國民黨大敗係自私所致,一直以來連串的、集體的為己,終使國民黨步上今日之途;黨魁之爭並非競賽,而是共同為未來找出路,無私奉獻。洪秀柱則認為此次選舉不但是國民黨的家務事,更攸關台灣未來的命運和方向,而針對現今社會對於國家身分認同的不同調與分裂,洪秀柱亦堅定表示台獨以前、現在和未來,從來都不是國民黨的選項。吳敦義則表示會反對一切去蔣化、去中華民國化,堅守一中各表,同時也表示唯有團結友黨、黨友、基層及各方力量,才能續立於洪流,不沉淪。詹啟賢則以親身親跑基層溝通的體驗,沉痛點出國民黨在結構及根底的困境:派系、綁樁、資源瓜分。韓國瑜以為「窮山惡水出刁民」,藍綠撕裂政治,撕裂社會,撕裂人民對於「安居樂業」最微薄、最微小的寄望。潘維剛則以身為母親,誠切卻也無助地道出對現狀,對孩子未來的迷茫與不安,動盪的漩渦,蔡英文口中應當被擦乾的眼淚,在政黨輪替即將一週年的此時此刻,社會並沒有更加的和諧。

而如何帶領國民黨走出新氣象,郝龍斌強調,從食安至年金改革,自己一直與人民肩並肩,面對綠色執政的鴨霸,人民的不認同感,國民黨唯有改變老舊腐化的醬缸文化,走出同溫層的取暖,了解社會脈動,培養新世代的接班,才能真正革新。洪秀柱則強調自己沒有人脈關說的壓力,不受經濟綁樁的支配,用熱情、使命感和勇氣無私奉獻,並且認為,黨主席本該是找尋未來人才的抬轎者。吳敦義認為,過去國民黨並不是沒有遭受過失敗,卻也從跌跌撞撞中再度風發,如今再逢挫折,沒有道理不思量過去的經驗,再度發奮圖強。詹啟賢則表示,黨的弊病一直都在,黨員沒有榮譽感、人民普遍失望,黨、社會、國家都面臨最艱困的情境,對於歷史,國民黨有不可避免的責任,新的主席必須有一肩承擔的決心,否則潰敗的戲碼必將一再重演。韓國瑜則以新加坡、中國、經國時代為例,強調不論是任何意識形態,一個強大的社會體,都須要有能夠有足以抵抗困難並且勇敢的領導人。潘維剛對立院同志身處情勢表示氣憤且無奈,面對綠色多數暴力、凍結追殺,卻是束手無策,對於民眾的不快樂與失望,國民黨該如何反省,展望未來?

每一位候選人都強調,成功不必在我,選舉是一時,選後團結才能集中最全面性的力量,用謙卑、包容、溫暖的態度面對社會脈動,瞭解民瘼;讓國民黨、讓中華民國再度發光發熱,抬頭挺胸。誰不希望最理想的狀況是這麼上演的呢。只是對於近日層出的醜陋的選舉歪風,怎說仍然令人心生悲觀。藍綠分裂是一直以來社會不安的元素,政治惡鬥從來不曾停止上演,如此淺顯,各候選人亦了然於心;只是,政黨輪替後的一年,即便人民對執政黨失望,也沒有將期待轉移給國民黨。我以為,國民黨現在最大的困境,已非「不被認同」這樣淺白的定義,而是「邊緣化」;意即,逐漸消失的存在感。名聲再臭再千夫所指,都尚有其存在,然而邊緣化,則演變為一場被漠然的悲劇。國民黨的百年招牌,不該就此塵埃。只是如果,我是說如果,都到這般田地,國民黨依舊沉迷黨內互打免費,那麼與人民漸行漸遠的腥風血雨,只怕不會這般容易停歇。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