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孤島金融市場的寓言

17 四月 , 2018  

環球科技大學生物技術系助理教授 宣仲華  

有一個島嶼唯一的經濟活動是以樹枝釣魚,接著漁民開始使用專業漁網製造商生產的漁網捕魚。對漁夫來說,魚網是一種投資,於是銀行體系適時介入,它收受存款,再將存款轉貸給漁網製造商。而漁網的陸續出售,則讓製造商得以還清貸款。就這樣孤島的一切運作得非常平順。

但有一天,某個銀行家想出一個聰明的點子,他決定把對各漁網製造商的許多放款包裝成一個新的金融工具來銷售,這個工具即漁網擔保債券,這麼一來銀行家就不需要對於漁網製造商放款,也不用支付利息給存款人。銀行家將債券出售給存款人後,銀行取得更多資金,並有能力繼續承作更多的放款,也不再需要擔心漁夫是否能捕到足夠的魚來繼續購買魚網。

某些擁有過人數學才能的聰明島民意識到還有更革新的發展,他們將各種不同債券進一步細切,以便創造出一些全新的組合債券。某些更有數學天分的聰明漁夫,跟著加入銀行業,並繼續創造更複雜的證券,某些人則加入所謂信用評等機構工作,負責向外說明這些奇特的債券不像一般人想的那麼高風險。參與這項活動的聰明人士發現,只要投注一點點資本就能對未來的漁獲量下賭注,因為眾人對未來的樂觀期待,讓這些新型證券交易商獲得破紀錄的超額利潤。

隨著金融部門的薪資上漲,漁夫的薪資相形下滑,很多人開始擔心分配不均惡化的問題,不過,大多數的人們以市場自由競爭的結果來解釋這個現象。於是金融部門的規模持續成長,島上的政治領導人和金融部門之間,培養出某種親密但不怎麼健康的關係,兩相交融之下,全島欣欣向榮。

然而有一天,這一切突然崩潰,交易活動的擴張導致捕魚勞動力供給的減少,不少人開始對新型金融證券的根本價值表達疑慮。於是銀行資產價格開始下跌,恐慌開始席捲而來,島民對流動性的需求暴增,銀行一家接著一家破產。每個島民感到非常失望,金融狂熱導致太多人才被交易活動吸走,而原本成功的漁業卻日益萎縮,事實上那些交易活動根本只是沒有實質產出的活動。

事後來看,這是經濟學家、政客、老百姓集體失能。最可怕的是人們集體被催眠,完全無視即將掩面而來的金融海嘯,再加上以賭博的心態看待金融財務幻覺,又樂觀期待不確定只是機率上可疏忽的事件,金錢對政治的腐蝕、大家對真相的漠然,導致這場誰都躲不掉的災難;奇怪的是,危機即將席捲而來,為什麼當下沒有清醒的人能夠開警示的第一槍?隱藏在民主之下的催眠與洗腦,真是可怕!

以上孤島的金融市場巨變情節,係2003-2013擔任英國央行總裁的莫文金恩,於2016年所寫反思金融海嘯的書中的一個寓言,這個看似虛構的場景,其實是發生在美國的金融海嘯,而其後果同樣也可說明美國今天巨量的貿易逆差,實乃咎由自取,怨不得人。

換個角度看,孤島上的金融市場寓言,不也十分神似台灣正在上演的獨立寓言?中國是一個冉冉上升的超級大國,實力和意識形態都在挑戰美國的優勢,而中國經濟規模的擴大與技術不斷進步相結合,正在令中國成為一個可怕的軍事強國。

此刻的台灣始終漠視中國已是貨真價實的超級強國,依然無視危機,反而加碼表演獨立鬧劇。如同金恩寫的孤島上金融市場的寓言,台灣被集體催眠樂觀看待台獨幻覺的喜樂性,不認為兩岸會因台灣獨立而開打,即便開打,靠熱血覺青及國際上自由民主的友人,必然能擊垮中國的武力犯台,渾然不知盲目樂觀的盡頭,恐怕將會是不折不扣的毀滅。

或許太陽花憑著散沙的組織即輕鬆碾平沒有作為的馬英九,反核運動用愛發電的口號,成功的逼令馬英九低頭放棄核四。這些把馬英九打趴的獨派,逐漸以為自己無所不能,膨脹的自信,投影出的中國只是另一個紙糊的馬英九。

幻覺引導的認知,甚至被認為是真理,五彩繽紛的台獨燈光秀,把中國超級強國的力量扭曲成一張一撕即破的衛生紙。回歸到現實面,仍然要問,難道台灣就沒有一個神智清醒的人?阿扁之前說過的台獨做不到就是做不到,難道今天就做得到嗎?

美國的失敗源頭是大家縱容一小批聰明的金融炒家,漠視他們隱身在自由化旗幟之下,像亞馬遜食人魚般,狂噬金融肥羊,終於捅出自己也扛不起的大婁子,還要全世界納稅人一起替他們的貪婪買單。台灣人民若不記取美國縱容少數人金融炒作釀成大災的例子,繼續默許少數狂熱又自認聰明的台獨份子,躲在民主人權、轉型正義大旗之後,啃食台灣人的良善,終究也會造成巨災。

然而,美國就算失敗,反正他是黑幫老大(前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柯米說的),還可敲詐其他小國當墊背,台灣若失敗,除了跳太平洋外,誰能拯救台灣呢?別忘了,美國已墮落成黑幫老大,他的救援一定押著一張天價保護費帳單。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