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實名制之後還是會有更多的房思琪

16 五月 , 2017  

國中教師 郝教斯

這陣子以來,最是震懾人心的新聞事件,莫過於「有一個老師,長年用他老師的職權,在誘姦、強暴、性虐待女學生」,[註]而那位女學生卻在日後寫下一本名叫《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書,書中如絲如縷地記述著這段殘酷無情的不堪過往。然而,更讓整個台灣社會不捨的是,寫下這本書的作者卻在日前輕生了,整起事件則如同一波波的海嘯,襲向台灣各處每一顆善良的心。

大家不禁想問,「我們的社會到底怎麼了?」一如往昔,就在一大堆政論節目裏頭口水滿天飛的名嘴們紛紛惺惺作態、媒體辦案之後,政府單位似乎也已經「動」了起來,檢調及業務主管機關紛紛面對麥克風報告「辦案進程」。可是,就在這一大堆動作之後,台灣社會就可以不要再有下一個房思琪了嗎?

我想,答案當然是很悲觀的。因為我們老是改錯地方!

先前就有立法委員提出要求補習班授課教師採取實名制,不得只用化名,而台北市政府為此率先規定轄下各個補習班必須將所有授課教師及員工之真名登錄至「台北市補習班管理平台」網站,其他縣市有樣學樣,紛紛跟進,一下子,實名制似乎成了解決暗夜啜泣房思琪的最好方案。這樣做,真的夠嗎?

了解整起「補教人員疑似誘姦學員」始末的人應該不難看出,之所以會有這種憾事發生,癥結點無非在於補教界的名師光環「耀眼奪目」,以及學生、家長追逐限量名師光芒照耀的「飢餓行銷」心態作祟使然。這些補教名師,學識豐富、能言善道,自是有其吸引人的魅力。因為限量的珍貴,無形中在學生心中形塑了眼前名師的「尊崇」地位,當學生平時擠身於動輒一、二百人的大講堂之中、聆聽名師的學識澆灌時,不分你我,一旦遇有名師親自垂詢,噓寒問暖,則學生就會心生歡喜,降低警戒心,修持不夠,心懷不軌的名師,就有了變成狼師的機會。

想要祛除這種類似粉絲崇拜偶像的心態,難上加難,唯有從成年人身上著手,始能見效。由於名師已然心智成熟、閱歷豐富,自應秉持一定之禮教約束,不宜與學生親暱接觸,避免把持不住。就算遇有熱情粉絲刻意接近、投懷送抱,身為成年人的名師,要謹守分際,適當地保持距離,以策安全是必要的。

然而這一切都是訴諸於名師自己的道德要求,並不切實際,這時候,適當的「醒腦劑」是必要的,也就是道德良知之外的理智現實。試想:若是搭配腦袋瓜裡頭的清晰概念─一旦逾越道德界線後的無可負荷後遺症,應該能夠讓人清醒不少。

所以,遏止狼師不能光靠實名制(甚至不一定需要這個),而要靠一連串攸關補習班存廢及補教名師個人收入的有效食物鏈牽制。中央政府應該協調各縣市相關單位,成立全國補習班安全通報系統,比照現行教育體制下的校安通報系統(兩者整合更佳),根據103 年1 月16日修正的〈校園安全及災害事件通報作業要點修正規定〉,各級學校校園內若有各類校安事件發生,校方必須在時限內向上通報,若有隱匿,相關人員責罰甚重。

其中有一項「兒童少年保護事件(未滿18歲)」類別,專司兒少之性侵害、性騷擾及性霸凌等事件。倘若可以將補習班納入這類通報體系,並建立全國性的檢舉通報窗口(含網路、書信或是電話管道)。補習班平時即有約束相關人員之責,一旦發生事件,更負有通報之責,要是這個通報系統接獲舉發或通報,即刻啟動一系列之調查,過程中兼顧師生兩方的隱私及權益,務求儘量詳實但卻低調地釐清事件真相,希冀勿枉勿縱、嚴明查實。

調查結果倘若真有補習班教師失當踰矩之行,視情節輕重,即刻責成相關業務主管單位進行懲處,可以要求開除該名補教人員、永不錄用(為惡當事人的真實資料列入補教界及各級學校的黑名單),抑或是限制該補習班招生數額,甚至於最重更可以吊銷補習班的執照。

除了這些有形的防範措施之外,要想徹底杜絕這一類的悲劇再度發生,家庭教育及學校教育亦是不可或缺的環節。此外,妥善的家庭及學校性教育、情感教育,自可強化子女、學生遠離危險環境的能力,擁有更多拒絕不當性接觸、感情糾紛的勇氣。這當中,平時父母師長的親切關愛與諄諄教誨,更是防微杜漸、預防勝於治療的苦口良藥。唯有多管齊下,建立緊密而有效的防護網絡,才能有效避免悲劇再次上演,單靠實名制,怎能奏效呢?

[註]

林奕含,「【逐字稿】這是關於《房思琪的初戀樂園》這部作品,我想對讀者說的事情。」2017/5/12擷取自https://news.readmoo.com/2017/05/05/170505-interview-with-lin-02/#disqus_thread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