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小英要將我們帶到何方?

21 一月 , 2016  

教書匠  喬福正

2016年總統與立委選舉落幕,勝負一如預期。蔡英文猶如當年的馬英九,不沾鍋無負面形象,衣尾效應強大,帶著立委席捲全台,將對手擊潰。從陳水扁、馬英九到蔡英文的勝選看來,偶像、形象、印象、認同傾向已長期主宰台灣民主政治。

按照民主政治的原理,有權力就應該負責任,也就是所謂的「權責相符」。所以,完全執政,是完全權力也是完全責任,也就是執政黨巨大的壓力。選前再怎麼華麗的競選語言,都必須面臨執政後的治國考驗。國事如麻,內外困境頗多,蔡英文面對許多棘手問題如何在兩難之中取捨決策,大家都在看。

最棘手的問題還是經濟問題。臺灣的經濟問題不僅牽涉到國內外經濟大環境,還關乎資本主義的本質問題。經濟的自由競爭,加上生產機械化與自動化、銷售透過大型連鎖通路或網路,造成勞動機會減少、勞動薪資降低,資方以便宜的工讀生和派遣工節省人事成本,以鞏固自身財富或取得進一步的競爭優勢。於是乎,財富自然而然往資本家集中,為數不少的民眾「有工作的辛苦」(勞動機會少、工作多、低薪),「沒工作的痛苦」(長期失業或中年失業,生活陷入困境)。更有甚者,因土地私有,房地產若未有效管制炒作任令房價高漲,造成大多數人民買不起房子、養不起孩子。經濟階級複製和財富朝資本家集中、財團兼併之情形更形嚴重。以上種種現代資本主義經濟問題,造成貧富差距快速拉大。

現代資本主義的問題非臺灣獨有,歐美等資本主義民主國家亦然。在「救企業=救經濟=救失業」的推論下,國家不敢任令大企業倒閉,除以公共支出挽救企業之外,更試圖以更大規模的自由化,諸如簽訂自由貿易協定、組織或加入區域性經濟合作組織擴展企業之銷售市場,深恐被摒棄於跨國區域市場之外。然而,不少民眾對更進一步的經濟自由化、全球化感到憂慮,因為未見其利(現階段的自由化,獲利的多是企業,而企業並未將獲利與勞工共享),先見其弊(要求其他國家去除保護措施、開放市場,勢必要以相同的作為來交換)。臺灣較為熟悉的歐美與日韓,都有反對加入TPP或類似之經濟合作組織的聲浪。

馬政府救經濟的邏輯和藥方和一般歐美國家政府一樣,只是更顯出在憂慮之下的急進。臺灣經濟以國際貿易為主,但國際空間卻受到壓縮,各國又競相經濟合作,促使馬政府急於突破此困境。只是,馬政府突圍策略為政治上尋求與中國和解,經濟上簽訂協定搶下中國市場,欲藉此一舉穩住兩岸政治及臺灣經濟。然而,臺灣人民並未感受到中國政府減少對臺灣的政治壓力,也對經濟主體性的確保感到憂慮,多數民眾亦未感受到所謂的兩岸「和平紅利」。兩岸服貿協定的爭議讓這樣的疑慮升到了高點,造就了「太陽花學運」,馬政府及國民黨被塑造成「反臺灣」+「反民主」的高度負面形象。馬政府自我感覺良好的「兩岸和平牌」,失之於急進,且低估對手的政治操弄,以及網路對社會反抗能量的推波助瀾,以致於全盤皆輸。

當然,蔡英文不可能重蹈馬英九「親中和中」的經濟藥方及兩岸政策。所以,最可能的走向就是在經濟及政治上走「親美抗中」路線,經濟上加入美國主導的TPP,政治上以美國為後盾維繫目前不統不獨的現狀。只是,加入TPP勢必犧牲某些小農的利益,而且也不一定能解決臺灣的經濟問題,甚至是引發另一波社會抗爭;而維繫不統不獨的現狀,也可能受到來自內部及外部的挑戰。周子瑜事件是中國內部民族主義升高的表現,不但重傷兩岸關係,也把臺灣民意推向至傾獨(其實中國政府反獨優先於促統)。民進黨完全執政後,有把握台獨民意比維持現狀的民意少,要求台獨公投的聲音永遠不會演變成社會抗爭的主流聲浪?民族主義加上民粹主義,不會成為決策的壓力?

或許蔡英文不想激進抗中,但民進黨內部、臺灣社會內部,或許又會因另一次的「黃安事件」,逼得蔡英文不得不大動作抗中。蔡英文或許也可以學日本的安倍晉三,不怕升高與中國之間的緊張關係,把美國硬拉下水一起在政治及軍事上對抗中國。可是一旦如此,以後美國的要求都要買帳,美豬、美牛更擋不住。臺灣不是日本、韓國,人家的國際社會空間比我們大得多。

此外,走向親美,外交政策就必須更顧忌與美國的關係。試想,如果在蔡英文執政時期,再一次發生「廣大興案」,蔡英文政府如何和菲律賓談判?菲律賓與美國的關係,比臺灣更深。馬政府無法妥善平衡臺灣內部民族主義高壓和臺灣外交關係,蔡英文就可以用「溝通、溝通、再溝通」妥善處理?

執政就要承擔兩難困境的決策。臺灣的兩難困境不止於此。解決兩難困境的決策問題,不再走馬政府時期的菁英式快速決策,以民主溝通做為決策方式,是蔡英文的主要訴求。然而,蔡英文要採取何種方式實施民主決策?國是會議、公民投票,還是審議式民主?這些方式各自有其優缺點,是否真能解決兩難決策之問題,尚待觀察。

為政者須以史為鏡、以敗為鑑,甚至以敵為師。對照馬政府的執政失敗,蔡英文的未來的可能挑戰,臺灣未來的走向,或許可以考慮走向「溫和的臺灣民族主義」、「理性思辯的民主主義」,以及「鼓勵社會創新及社會企業的民主社會主義」(此為解決現代資本主義弊病的另一種選擇方式)。如果民進黨做不到,國民黨或許可以重整路線與論述,徐圖再起。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