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工業用水又貴又少 台灣怎麼招商?

24 六月 , 2019  

自由撰稿人 戴發奎

《史記·淮陰侯列傳》裡提到「半渡而擊之」,意思是指當敵人的軍隊渡河到一半的時候,再去殲滅它。美中貿易戰從去年開打到今,已進化到全面性的科技戰爭,外國公司甚至中國本土企業為了美國市場這塊大餅,不得不把製造工廠遷出中國,藉以洗產地。而這正是台灣等待已久的良機,然而我們準備好了嗎?

台灣沒有像越南那樣有龐大廉價勞動力人口,也沒有加入在關稅及配額方面佔盡優勢的多個自由貿易協定,台灣有的是亞洲最便宜的電力及完整高科技產業供應鏈,勉強可以與競爭對手一較長短。

然而台灣卻有個最嚴重的基礎問題,那就是工業用水的供應不足。這項不利因素抵銷了電價上的優勢,令企業來台投資設廠的意願大大降低。

媒體關注台商回流的焦點都半集中在工業用地是否匱乏,其次是勞動力及薪資成本,卻少有人注意到水才是台灣多年來努力最久、但至今仍無法完全解決的難題。

台灣大部分工業區均使用自來水公司提供的自來水,也就是說,工廠與民生使用的是相同的水。

以目前廠商還未來台設廠前的水資源狀況尚可供需平衡,到了109年開始陸續投入建廠及準備建廠的需水量來看,則會出現用供水缺口。

此外,中南部工業區一部分廠商會抽取地下水使用,這會造成嚴重地層下陷的永久性問題。為一勞永逸、根本解決自來水供水不足及抽取地下水的問題,設置淨水場處理河川水的工業用水,就成了政府的政策方向。

但是以工業用水取代自來水會衍生出兩個問題,一是管線無法共用,二是工業用水比自來水貴上許多。現有工業區水管管線均是供應自來水之用,工廠再如何全自動化,還是一定程度上需要有民生用自來水的需求,而工業用水在水質處理上可以做到與自來水相同的標準,如大腸桿菌(CFU/100ml)、濁度、色度、臭度及重金屬含量,但還是有適用標準上的不同,農藥殘留就是其中的差異。

基於兩種水不能混合供應,舖設工業用水管線就成了能否招商的關鍵因素。水管線舖設涉及用地取得及經費預算,單單一個工業區就可能高達10億以上,這還不包括沒有地方埋設管線時的取地成本。

另一個難以解決的問題在水價。在商言商,成本是工廠選擇設立地點的最大考量。越南的水價每噸是5300元越南盾,約為台幣7.08元,台灣工業區提供的自來水水價則是每噸12元,換言之,廠商每用一立方公尺的水就要比在越南多付4.92元。

這還不打緊,更讓人難以理解的是機器喝的工業用水居然比人喝的自來水還要貴。此外,還有工業用水的水管舖設費用轉嫁到水價上,從河川借用各地水利會的渠道使用費,每噸還要多付出7~10元成本,如此一來,工廠用水水價立即由每噸12元暴增至20元以上。這樣不僅新廠商不會進駐,連要現有廠商棄自來水轉工業用水恐怕也是不可能的任務。

越南近年投入20億美元大力整治湄公河水域,以確保能有穩定且具有競爭力的水資源供應,比起越南水價貴上許多的台灣得從水源頭根本解決問題,否則最後由政府補貼水價以吸引外資來台設廠將在所難免。

pic by  <a href=”https://www.freepik.com/free-photos-vectors/business”>Business vector created by brgfx – www.freepik.com</a>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