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年改1年啟示錄

19 六月 , 2017  

退休教師  謝其政

年金改革在敲鑼打鼓中高調啟航,因為攸關全民之荷包,所以倍受關注。撇開紛紛擾擾的誰該少領多少?誰又必須多繳多少?各別不同職業別合理退休年齡應若干?等敏感話題。一年多來,年改議題把個別不同職業別之退休给付都用放大鏡檢驗,尤其是由國家作為雇主的軍公教人員,其薪俸及退休金更是媒體關注的焦點。人民可說是軍公教人員潛在的僱主,對被攤在陽光底下的軍公教人員薪資結構,當然可以置喙一二。但如果把年改案放在時間軸的制高點來看問題,年改案至少讓我們認清了以下事實與真相:

1. 國家機器是強大的,如果沒有強而有力的機制制衡之,任國家機器為所欲為,集行政、立法、司法權於一身,且可調動軍警武裝力量。國家機器有上開文、武亨哈二將傍身,稍有不慎,便會擴權、濫權仍不自知。國家悄悄的從守護人民生命、財產之保護者,搖身一變,變身為人民生命、財產之加害者。

2. 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其法律位階最高,任何法律若與憲法條文牴觸者無效。憲法條文有關領土、國體、政府組織、人民之權利與義務……等等若有需要,修憲甚或制定新憲法,都可循一定機制遂行之。

如果時機成熟,莫說政府組織由五權分立改成三權分立,就算是變更國號也是水到渠成。修憲也好,制憲也罷,有關規範國家與人民權利、義務乙節,不管條文如何修訂,對國家機器只能更限縮其權限,避免國家機器或掌握國家機器的人傷害善良的人民,此一方向與精神不變。

3. 當施政或決策失當,造成國家財政困難時,主持國家機器的人總是以下台當作負責,一走了之,不了了之,繼任者總是把責任往前朝推,因此,受害者永遠是手無寸鐵的人民,淪為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魚肉,只能躲在暗夜裡偷偷哭泣。

4. 選風敗壞,從地方到中央各類型大小選戰,賄選傳聞不斷。廉能健全的文官制度是維繫國家進步的基石,公務人員才德兼備,當然就可以建立良好官箴,培養良吏與能員幹將。但選風敗壞,競選經費浩繁,權錢交爭利,勢將對文官制度、官員官箴施以無情打擊與傷害。

5. 公家的錢如果未能用在刀口上,或隨意浪費,揮霍無度,那被浪費的都是民脂民膏。人民總消極地以為天高皇帝遠,任誰當家都同樣必須完糧納稅。年改案揭發了一個新的事實:人民奉公守法,依法完糧納稅後,若當家者自認定為了有效經營這個國家,甚或在家道中落之後仍揮霍無度造成國家財政困難時,國家這隻黑手還是會伸到人民口袋,施以無情掠奪,填補其財政缺口。

年金改革肇因於國家財政困難,錢雖然不是萬能,但沒錢萬萬不能。民進黨完全執政,一年來施政政績乏善可陳,在野時空談理想,在朝時當家才知米貴的現實。正誠如全國公務人員協會理事長李來希所言:我們不反對改革,但我們反對亂改。國家機器面對財政困難壓力時,以雇主的角色向其員工呼籲共體時艱,有話好好說。都是一家人,有什麼不能說的,何苦惡言相向?製造仇恨,以維護公益、世代正義之名,行撕裂族群、世代和諧之實。

國家機器若罔顧信賴保護,操縱立法、行政權,企圖染指退休公教人員依法請領的退休撫恤金;為貫徹蔡總統的意志,就算違憲,也要溯及既往。在年改案中,憲法相對於公益目的變的如此渺小,掌握國家機器的人,可以如此踐踏憲法的尊嚴嗎?在莊嚴的憲法面前,政院版的年改案,那將使憲法蒙羞,國家陷憲政危機的泥淖中。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