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年青人為什麼一再走上街頭抗爭?

17 九月 , 2019  

工程師  魏世昌

香港反送中運動發生至今,仍不見有減緩的跡象,經濟瀕臨癱瘓,港中關係極度緊張,付出的代價十分沉重。

引發抗爭動亂原因複雜多端,剛開始是針對《逃犯條例》,但隨著時間經過,情況愈來愈清楚,抗議的根本原因是,香港人對政府不能滿足人民的需求感到深深不滿,特別是高房價產生年輕世代居住不正義的怨憤與恐慌。

據中原城市領先指數(CCL)顯示,自2003年SARS事件爆發以來,香港房地產價格約上漲了300%;世邦魏理仕(CBRE)4月研究亦顯示,香港房地產是世界上最昂貴的城市,2019年平均房價超過120萬美元(約新台幣3765萬);香港房價節節攀升,工資卻停滯不前。

香港政府應該嚴肅反省,回歸中國22年來,為何政府沒有解決住房問題,反而讓問題日益惡化;看著天價般的房價,使港民受害,也毀了下一代,最後演變成社會的嚴重矛盾和對立問題。

台北房價所得比雖名列其後,但也高達15倍。30年前,5萬名無殼蝸牛夜宿忠孝東路,當時台北也不過8倍。前總統馬英九日前出席重振台灣競爭力會議,在致詞時感嘆在太陽花學運和民進黨的盲目阻撓下,造成服貿協議無法簽訂。然而馬政府2008年至2016年經濟表現,我國的GDP從13.15兆上升至17.18兆,漲幅達30.6%,但人民的每月經常性薪資,卻只從3萬6383元上升至3萬9213,上升幅度僅7.7%,遠低於GDP上升幅度。

換言之,馬英九執政期間因財經政策、稅制獨厚富人、向大財團傾斜,所造成的「低薪資、高房價」及擴大貧富差距,這些才是年輕世代看不到未來,因而走上街頭遊行、抗爭的催化劑。

且看自2008年,金融海嘯襲捲全球,希臘、法國、德國,無一倖免,貧窮促發年輕人走上街頭的「肚皮抗爭」。一股反政府的「茉莉花革命」示威浪潮,則從2010年末至2011年初,由北非突尼西亞,向其他地區擴散,一個月內快速席捲整個北非及中東地區。同年8月間,連英國都驚傳暴動,深層原因也指向青年高失業、低收入。

曾有民調顯示,56%的台灣年輕人最不滿「貧富差距大」,五成對「高房價」表達不滿;更有高達七成的年輕人認為,政府在實際政策上「用錯方法,年輕人感受不到」。民調也指出,年輕人心目中選總統時最重要的考量因素,34%表示將是看誰「有能力處理高房價、高失業等經濟問題」。

因此在2020總統大選的關鍵時刻,未來不論是由誰當選總統,台灣的主政者都該警愓也有責任,除具體提出與人民切身有感的政見外,更應杜絕少數政治既得利益集團的特權,凌駕於人民之上,並改革長期以來,因不公不義稅制的庇護下,推波助瀾的經濟剝削現象,改善所得重分配,縮小貧富差距,真正把人民的福祉當作第一順位。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