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後威權時代,如何善用「不得善終」的官員們

18 八月 , 2017  

學與業壯遊  謝宇程

2017 年 8 月 15 日傍晚,突如其來的全台大停電之後,經濟部長李世光辭職。

很難理解:中油公司人員疏失,導致台電公司運作大亂,在這兩家公司都沒說清楚過失的前因後果的時刻,為什麼卻電光石火地由「經濟部長」辭職負責?有沒有人能說清楚,他本人確切地做錯了什麼事,要因此辭職?

更難理解:李世光辭職,是什麼樣的責任被擔負起來了?未來不會跳電的責任,還是中油與台電未來操作更加嚴謹的責任?

更不用說,李世光本人是位極出色的學者,在美國研究機構任職後,返台貢獻於學術與產業,是既有專業修養,又有行政歷練的卓越官員。他目前正值 57 歲,正是經歷充足,又還在壯盛之年。在此時以這麼摧折的原因離開職務,未來重返服務國家的可能性極低,這其實是社會的損失。

辭職,有時和「負責」相反

是的,我打從心裡認為,從任何方面來看,李世光在政府的工作,是一種公共服務。以他的經歷與能力,在民間企業任職,簡簡單單可以賺到經濟部長薪資的10倍,而且還不用被立委罵,不用在媒體上被說三道四。

過往在威權時代,當官員是成為「特權人士」,除了薪水相對高,在機關內可以頤指氣使,在社會上享有很高的地位,家人親友都以之為榮。

現在,當官員面對的情況完全不同。他的在政府內賺到的錢遠少於企業界,在部會中往往叫不動部屬,在立院被委員折磨羞辱,有時候還會連累家人被網路鄉民肉蒐。

台灣其實已經進入「後威權時代」了。那些最有能力與才幹的人,進入政界擔任技術官員常常是自討苦吃,名符其實的犧牲奉獻:從收入、生活品質、健康、一直到家人。對於這樣的傻瓜,我們需要以尊重和珍惜的心情對待。

如果通案而論,我們當然也不能認為「政務官員都不必負責」,當然不可能在發生重大災害、意外、缺失的時候,永遠「沒關係」對待。

如果在調查清楚的前提下,政務官有錯,要求去職,那也是應該的。但絕不該是在什麼都不清不楚的情況下,就以「政治責任」為由把政務官踢下職務。這麼作,是最不負責的政治。

離去前的身影與貢獻

退一萬步說,即使這次就一定是由李世光辭職,還有更重要的責任,可以由他完成。

試想這個方式:行政院長授權李世光,在離開經濟部長職務後,以行政院顧問的名義,用半年時間,把這次斷電事件調查個清清楚楚水落石出:到底是什麼環節錯了?體系有沒有修改的必要?甚至包括能源政策方向該如何因應…?如果李世光能用半年時間,回答這些我們最想知道的問題,為供電系統的優化改善打個基礎,不是一樁美事嗎?

我相信李世光會有意願 — 畢竟這是他專業生涯的一大事件,他也會想要追查清楚,不要走得不明不白。而且李世光對外也有做這個專案調查的地位,因為他是台電和中油的前任長官,相信在擔任長官過程中讓他對整體業務運作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於人際關係、於行政慣性、於專業知識,他都會是最適合擔任調查的人之一。

這個後威權時代,我們不可能,也不會希望,把政局轉回過往的狀態。但至少,我們可以讓政務官走得有尊嚴,留下最美好的身影,用他的能力與經驗,做一次關鍵的貢獻。也許,這更接近「負責」。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