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從「一帶一路」戰略談中國再興

20 十二月 , 2016  

國立中正大學戰略暨國際事務研究所碩士  宋磊

隨著2008年爆發金融海嘯,對於中國大陸而言,全球經濟蕭條賦予它一個進入主宰世界舞台的機會,於此同時,在2012年完成交班之際,隨即提出海上絲綢之路與陸上絲綢之路的構想,推動之初也遭遇不少阻力,尤其是海上絲路的組建,紛擾頻傳。

對於中國大陸來說,「一帶一路」的經濟效應包括五大鏈:基礎設施產業鏈、能源管道產業鏈、文化旅遊產業鏈、農業與商業鏈及金融與合作投資鏈等五大方向。畢竟「一帶一路」戰略不僅是未來5年甚至10年中國大陸重要的內政與外交的指導方針,應當也是中國大陸對邁入21世紀的頭10年全球政經變化的階段性總結看法,同時也為中國大陸塑造歷史上的絲路貿易與試圖仿造鄭和下西洋之景況,喚起中國大陸曾經稱霸海上的記憶;更藉此機會運用該政策向西發展之特性來避開美國在亞太的勢力範圍。

習近平提出一帶一路戰略,乃是對中亞及中國未來的外交版圖有一個更清晰的想法。對於中國而言,此一戰略不僅有助於中國經濟之發展,也有利於減輕對太平洋航線的依賴;這不單是要恢復古代絲綢之路的榮景,更是透過加強與中亞國家的合作來提升其區域的經濟地位,特別是塔吉克與哈薩克,這兩國不但是上海合作組織的重要成員國,也是中國在中亞地區推動一帶一路的重要夥伴。習近平已訪問過這兩個國家,中國相關的企業更前仆後繼地去投資、開發,藉以打下推動一帶一路的基礎;此外,相關的設施建設也由中國與當地企業透過合作的方式加速推動。這種和平的合作方式迥異於西方強權壓榨式的剝奪,提升了中國國家地位,也讓哈塔二國扮演舉足輕重之角色。

對中國來說「一帶一路」政策,是一個地緣戰略之想像,原因在於中國在該政策的建設有異於其他歐美強權崛起的過程,是一個充滿中國風格的外交政策與國家戰略;過程中,中亞地區與其他國家的連結不深,而中國反而利用這些國家的地緣優勢來發展其國家戰略,自然而然是一項標新立異的作法。值得注意的是「一帶一路」政策也充滿類似於中國道統符號中的太極圖式;例如,透過倡導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互聯互通進而為天下制度奠定物質基礎、超越了道統中心─邊緣思惟模式、具有克服海權─陸權兩分法的潛力等方面的優點。除了空間想像上的相似,「一帶一路」有關沿線國家、地區與文化和平共存、彼此互為中心且超越海權─陸權兩分法等的特點,也契合太極陰陽和諧共生、相互轉化、協同創造等方面的精神。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