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愛韓國瑜就不要拱他選總統

16 五月 , 2019  

退休教師  謝其政

台灣民主化的進程中,柯文哲脫下白袍,投身台北政壇,快人快語的柯文哲對台灣法治曾經下過以下註解;法律是給人民遵守的,不是給人民參考的。守法的人就是沒辦法的人,掀開台灣法制觀念薄弱,公民素養仍不足之現實。

法所重者,在一體適用,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為了政策需要,頒布了特別條款,服膺特別人物,遂行其特別政治目的。最經典者莫如1948年所頒布的《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架空憲法總統連選得連任一次的憲政規定,讓蔣介石的總統兩任屆滿後可以吳三連(吾三連)、趙麗蓮(照例連),一直連到1965年在任內辭世。

韓流席捲台灣,選前以人進得來,貨賣得出去,高雄發大財的競選口號,獲得89萬張選票入主高雄市政府。選後致力推銷其在高雄設置自由經濟貿易特區,在旗津依離島條例成立免稅特區,以帶領高雄市民圓其發財夢。

在自經特區或免稅特區對若干法令鬆綁、特許下,如果高雄真的發大財了,試問此發財是因特許致之,還是有效經營致之?若各有一定比例的貢獻度,其比例為何?韓市長應在說帖中有詳細的評估報告。

特許行業可以在特許的保護傘下獲取巨大利益,如銀行、菸酒、石油、電力…等等行業。因上開行業有不能倒、資本大、獨佔、執行國家政策…等特性,因此由國家經營或經特許後方可經營之。

因為韓國瑜是2020總統可能當選之大熱門。韓流竄起,第一次的施政總質詢,5/3時代力量黃捷市議員針對韓國瑜競選政見第一條有關高雄設自經區此一議題開始,即暴露出韓國瑜對市政之陌生,接下來5/9民進黨籍康裕成及5/13林智鴻的市政質詢與答詢,更暴露出府會間的火藥味與情緒管理、施政能力之不足。

也許林議員後面若干提問確顯格調不高,讓韓市長有被耍弄之感覺,拒絕親自作答,指定相關局處首長代答後,更以自嘲式的口吻道高雄發大財作終。但林議員只是一個議員,他沒有要選總統。

政壇新星、韓粉造神,神格化的韓市長是完美無瑕的,非韓不選、對韓市長有批評、指證者總難逃過韓粉兵團之圍剿。

2020總統大選,尋求連任的蔡英文,內有賴清德壓力,外有任內政績壓力。國民黨在郭台銘競逐初選後,韓國瑜民調仍是獨佔鰲頭。柯文哲雖是政壇另一顆耀眼明星,但無政黨奧援的白色力量,操控龐大國家機器恐力有未逮。

如果2020總統大選綠藍白成鼎足之勢,分別由蔡英文、韓國瑜、柯文哲披掛上陣,依目前民調最可能當選者當屬韓國瑜。但弔詭的是,最怕韓國瑜當選者也最多。

馬英九8年執政,討厭國民黨成了台灣第一大政黨,蔡英文4年不到,討厭民進黨直逼台灣第一大黨桂冠。韓國瑜以個人魅力,尚未逐鹿中原,討厭韓國瑜黨已然成軍。想想2020若韓國瑜以33.5%的得票率當選總統,但有50%以上的選民討厭你,這個總統是你要的嗎?

心急吃不了熱豆腐,盤點韓國瑜的過往,並無顯赫的學、經歷,高雄市長是其最高行政職務,也是其最佳舞台,把市政做好,用高雄市政績先證明自己是經世濟用之才,不是草包市長。市長任期屆滿可尋求連任、轉戰台北市、韜光養晦直攻2024,進可攻,退可守,這是何等自在與優雅。

圖說:韓國瑜贈送Q版幸福對杯。(取材自高雄市政府網站新聞專區)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