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應先整治政客的口水

26 八月 , 2018  

退休公務員 陳建明 

一個看似不起眼的熱帶性低氣壓在西南氣流助威下,挾帶旺盛對流雨胞,於23日從高屏登陸後為南台灣帶來嚴重暴雨,短短兩天累積降水量超過600毫米。

以氣象防災角度來看,這種等級的超大豪雨的確有可能造成若干程度的災害,尤其排水系統不良的區域;果然,南部各地災情頻傳,四處淹水,民眾怨聲載道,均把矛頭指向賴、菊兩位前市長,痛罵治水多年到底在治什麼?

面對災民的指責,賴清德提出反駁,以24小時連續下600毫米的雨量,無論下在哪裡都要淹水,即使讓批評的人當上帝也無法保證不淹水。賴的辯解不能說完全沒道理,因為雨勢確實很大,但問題是他曾誇口說花3年解決了已淹水30年的三爺溪,言猶在耳,可惜連著最近這三年還是淹了。

參考1780年左右清時期所繪《臺灣汛塘望寮圖》(如圖;取材自網路),節錄台南城一帶的古地圖,發現永康永大路往南延伸到仁德一帶,有一狹長型南北約10公里長的湖泊「鯽仔潭」,物換星移,潭面縮小後,僅剩崑山科大校內的一個小池塘「崑山湖」,顯見本地早期就是個低窪的蓄洪區,藉著三爺溪將過多的雨水排往二仁溪後出海。

長久以來,由於三爺溪沿岸建物與日俱增,人溪爭地,導致河床縮小,水路受阻,每遇暴雨宣洩不及經常氾濫成災。

換句話說,肇因環境、氣候變遷種種因素,整治三爺溪本就有一定的困難度,問題在於賴把話說得太滿,與民眾期待有落差,才會被罵到臭頭。因此,倘若要追究賴的治水策略,倒不如先治好他「滿招損」的政治大頭病。

同樣的問題也出現在高雄。去年7月24日,前高雄市長陳菊在主持滯洪池完工典禮時,很得意地告訴高雄人:「高雄從此不淹水!」;今年7月5日,高市府水利局再度宣稱,高雄市完成15座滯洪池、340萬噸滯洪量,治水成效已居全國之冠。

很不幸,50天不到,全部破功!

南部災情慘重,賴揆竟拿上月日本關西地區的水災來作比較,強調台灣的雨量有過之而無不及,顯示台灣強韌抗災能力。不過此說法有待商榷。

巴比侖颱風係於7月5日侵襲日本,沿著日本海側逐漸北移,引進旺盛西南氣流,帶來驚人降水,6到8日連三天,日本共有93處打破觀測史上的雨量紀錄,至9日上午,更有多處雨量超過一千毫米,其中高知縣馬路村降水共計1846毫米,截至12日,確認200死、21失蹤。

從觀測統計來分析,日本關西水災光是三天的降水量就幾乎把當地一整年的均量給下光了,無論災害尺度、降水規模都足以跟莫拉克颱風所帶來的88水災相比擬,而莫拉克共造成全台六百多人死亡,顯然賴的比較說並不具說服力。

更何況,台南高雄治水多年,花費不貲,一場豪雨就淹成這樣,這種抗災能力實在沒什麼好誇耀的。

類似這種欠缺專業能力又好大喜功的政客本身就是個災難,應先整治他們的口水。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