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我們很快就會開始想念馬英九?

2 六月 , 2016  

台經院兩岸中心助理研究員 唐豪駿

蔡英文上任不到一週,馬上就開始面臨對岸的壓力。國台辦與陸委會的聯繫管道,以及海協會與海基會的協商機制,在蔡英文就職的第二天開始中斷。兩岸正式進入「冷和」的冰河期。

 

為什麼北京不滿意蔡英文的就職演說?

蔡英文就職前後,筆者正好在對岸參加研討會,切身體會到對岸在第一時間的反應。

蔡英文說:「新政府會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及其他相關法律,處理兩岸事務。」我向大陸學者分析,「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意涵是「中華民國的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即「一國兩區」。其實已經充分的說明了「一中各表」的內涵,就只差沒有說出「一中各表」四個字而已。因為蔡英文必須向她的選民交代,期待從她嘴裡說出「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是強人所難。

大陸學者回應,北京更看重的是裡面是否隱含「一中原則」,那才是九二共識的核心內涵。至於歷史事實與相互諒解的精神,只是九二共識的附屬,並沒有觸及核心內涵,所以國台辦才說蔡英文的演說是「沒有完成的考卷」。

在一輪官方的套話回答之後,那名大陸學者又補了一句:「北京從『一中原則』到『九二共識』其實已經退了一步,因為後者你們的解讀是『一中各表』,我們也默認了。也就是『原則上一個中國』,可是這個『一個中國』的內涵是甚麼可以再討論。」

 

基礎不牢,地動山搖?不要低估北京的決心

自從蔡英文當選後,陸客來台的團數就開始明顯降低,許多人還額手稱慶,高興以後不用再跟陸客擠旅遊景點。然而,即便陸客來台的數量減少不影響台灣經濟,兩岸之間高度的經貿依存也讓我們不能過度樂觀。

大陸學者說:「我們讓自己農民種的水果爛在地裡,每年花1億去買你們的水果,這對我們來說叫做『讓利』。今天別說全部收回,我們只要攔腰砍個一半,你們的GDP增長還可能保一嗎?」

任何一個有血性的台灣青年聽到這番話,說不氣惱是不可能的。但形勢比人強,台灣在兩岸間可以用來談判的籌碼確實是太少了。

國際政治有時便是這麼現實。正如同美國以開放美牛做為台灣加入TPP的條件,我們只能吞下;想要參加WHA就只能用「中華台北」的名義,我們只能妥協;菲律賓說有200多人常駐的太平島不是島只是礁石,我們想反駁卻連國格都不被國際仲裁法院承認;日本以只有3塊塌塌米大小的沖之鳥礁劃出兩百浬的經濟海域,並據此扣押我方船隻,我們卻只能乖乖付贖金。

台灣的經濟實力與軍事實力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中其實不算弱國,但面對中國、美國、日本這種世界強國,我們只能算小國。而小國就必須有小國的覺悟,「和中、親美、友日」這種避險政策就必然是我們的最佳國策,無論當政者是馬英九還是蔡英文。

 

歷史會還馬英九一個公道?

台灣人民在國民黨慘敗後,陷入一種過度樂觀的迷思,彷彿馬英九的「傾中」政策終於被人民唾棄,從此以後一去不復返。所有不管是善意還是惡意的警告,都被視為是「國民黨又在恐嚇人民」了。

然而,從種種現實跡象來看,北京這次是認真的。整個國際情勢已經與16年前不同了,中共與美國的實力正快速拉近,中國大陸的年輕一代對自身更有自信,同時對台灣也越來越強硬。越來越多的鷹派開始要求全盤檢討對台讓利的政策。

而且由於蔡英文並沒有像過去的陳水扁一般喊出「四不一沒有」,所以兩岸之間恐怕連觀察期都不會有。當然,可以想見,在未來一兩年內,由於民進黨政府仍享有一段蜜月期,台灣人民將會展現最大限度的包容,將兩岸關係倒退與經濟成長下滑歸咎於中共的打壓。但是,三四年後,乃至於七八年後,我們仍能不計代價的堅持「反中」嗎?

范世平教授說,中共一向奉行「以經逼政」的策略,如果兩岸經貿合作熱度降低,台灣經濟卻沒有因此崩盤的話,這將成為中共最擔心的事情。做為一個台灣人,我衷心希望范世平教授所言能成真。否則,很快我們就會開始想念馬英九了。也或許要真的等到那一天到來,我們才能更客觀的去評價馬英九這八年執政的功過。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