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拆除中正紀念堂? —笑話及遺憾

7 三月 , 2017  

資深獨立評論員  李訓民

在二二八的前夕,文化部指示當日休館,其所持裡由竟是撫平傷痛,追思受難前輩,避免衝突。該措施與在管區內停賣蔣中正公仔,停唱蔣中正紀念歌等,先後相呼應者。

其結果是,在二二八停館當日中正紀念堂的衝突已逐漸擴大,勢必埋下未來更激烈衝撞甚或流血的種子,這難道是文化部及執政當局所樂意見到的嗎? 不當遺址的可能保留,只是拆除前的騙局。

筆者早在去年,即已預言,拆除中正紀念堂的腳步,在轉型正義虛假議題下,勢必加溫。問題是,我們必須理性面對,該二二八事件對無辜台灣百姓的殺害,其平反補償過程中 與拆除中正紀念堂,有因果關係嗎? 顯然沒有的。固然,蔣中正是當時台灣地區最高軍事指揮官,無法逃避概括的責任,但有直接的證據直指蔣介石是下令開槍殺害那一千多名台灣菁英的兇手嗎?

真相如何,是過去朝野一直努力追究的目標,而調查的成果,是否應滿足了特定人士的疑問呢? 就以蔡英文總統在二二八當日首度談話內容而言,其強調國史館發表了新的二二八檔案彙編,裡面有許多新出土的檔案……也是在幾天前,在各機關合作之下,國家檔案局裡所徵集的二二八事件檔案,也已經全部完成解密等語。

如果已經解密,經調查後真相就可大白,該負責的加害人,無論是直接或間接的,就可公布於世,何需在「只有受害人,而無加害人」的議題上,炒作了如此之久。我們總不能劃靶射箭,先有成見,再找答案吧!如不把蔣介石講成殘害數十萬台灣人的罪魁禍首,論定像希特勒般的屠夫,就無真相的話,這是哪一國的邏輯。講明了就是不斷的炒作,在傷口撒鹽,欺瞞社會,據以取得政治利益,而現在已借殼上市成功,也該停止了吧!

如今,已經三次政黨輪替了,真相早該大白,蔡總統指揮下的國家檔案局總不會說謊,也該給二二八事件作個了結吧。另外,蔣家第五代蔣友柏對現在中正紀念堂存在的現狀,頗多批評與微詞,其長期被現在的執政黨捧為唯一有良心者,可是就大多數公正社會評論者而言,蔣老弟的言論實在可笑,該中正紀念堂是紀念蔣介石的 「功」而建立的,當年那麼大塊的精華地,如不是前經國總統拍板定案的話,早就被彼時的財團們,改建為商業用地,包含現在長期支持執政黨的土地財團在內。

如今中正紀念堂,隨著經國總統主政下後,台灣民主化的腳步成長,兩廳院及花燈的文化活動、衛兵交接的觀光收益及時代意義、自由廣場的集會言論自由,均伴隨著公民成長,現在的蔡總統、文化部長,及其他現任執政收割者,也均受其春風化雨,何忍要將中正紀念堂拆除,更何況,中正紀念堂已成世界級的景點。

究其所以,乃二二八的真相,如已前述,快要落幕,鈔票將要提完,自無提款機的價值,則必須再創造一個提款機議題,試想,不要說那21噸的銅像被推倒移走,即使是立法拆了圍牆,也勢必引起社會更大的衝突,撕裂更深,台灣將像烏克蘭一樣,內耗四起,由盛而衰,永無寧日。

筆者並非危言聳聽,蔡總統力推《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法案能在本屆立法院會期通過,而文化部據以配合演出,提出《國立中正紀念堂管理處組織法》條文條正案,將討論中正紀念堂的名稱、展示內容、甚至是雕像存廢等議題,司馬昭之心,昭然若揭,問題是雕像沒有了,中正紀念堂的名稱及展示,也就沒有任何意義了。期待未來的公聽會,摒除有形或無形的黑箱,學者專家們,拿出根骨,不要老想念作官進爵,維持最原始的良善,講真話、作正事,為台灣前途祈福吧!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