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推進大陸未完成的民主道路

4 六月 , 2017  

中國國民黨青年團總團長  呂謦煒

1989年在中國大陸發生的六四事件,距今28年了。這28年來,中國大陸持續改革開放,在經濟上繼續發展,現在已經成為世界上貿易總量第二大國,甚至還提出一帶一路等宏偉的全球布局計劃,儼然呈現大國復興之貌。然而,在政治改革這部分,自1989年後,民主化的進程嘎然而止,儘管中共也強調政治改革的重要性,強調要簡政放權,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但是在如何讓民眾更有意義的參與政治進程、讓人民權利能不受國家機器的全盤限縮、讓大眾能享有完整的言論集會結社自由等層面上,大陸自1989年以來,可說毫無進步。

西方的民主制度,並不是不證自明的制度,更不是放諸四海而皆準的制度;就像各地區的風味料理在移植到其他地方後,總是會適應當地民眾口感而有所調整一樣,制度也需要在適應各地區的風土民情狀況下,有一定程度的調整空間。這也是為什麼美國人用總統制,英國人用內閣制,日本人還有天皇,但沒有人會認為這幾個國家不是民主國家。

「民主」首要把握的,應當是「國家是為了人民而存在」的精神,而不是人民的權益反過來受到國家的制約;人民的集體意志,決定了國家未來的走向,而不是少數一些先鋒隊,強迫人民走向共同的方向。儘管六四民主運動以流血告終,但是中國大陸到現在也自稱民主。若真的在制度面上有所轉化,能夠保持住民主的精神,那也就算了;但是,現在大陸的國家政策也好、經濟目標也罷,有哪項議題是經由民眾的公意而由政府遵循的?更不要提中共當局持續以各種手法限制人民接收資訊的權利乃至表達自己意見的權利了。

中共自稱是「革命的先行者」孫中山先生的接班人。曾有人拿孫先生的三民主義打比方,認為中共目前只實行了民族跟民生主義,而沒有民權主義;筆者認為,不如應該說,中共若真的實踐了孫先生的民族跟民生主義,那也是拿民權主義為代價換得的。孫先生的三民主義並無偏廢,如若中共真的以孫先生的接班人自居,是否應該對於人民的權利有更為周詳的保護,是否應該讓人民對國家的主權重新獲得確立,讓國家優先於政黨、讓人民優先於國家,取消對人民的言論管控,放棄一黨專政制度,以真正的民主開放思維,面對21世紀的新變局?

台灣已經是中國社會中經證明可以有效實踐民主制度的區域。它有弱點,更有缺點,但至少這個民主制度能保證每個台灣民眾在遇到不公不義的時候,都能有各級政府、民意機構、司法機構或者媒體第四權,把關自己的權益,國家是真正由人民而生,政黨為人民競爭,這也才符合「民國」之名。

做為國民黨的一員,筆者不認為台灣應該自外於中國大陸的發展之外,也因此更有資格為大陸的民主改革呼喊。中共既然號稱是「人民共和國」,便不能假借「人民的名義」,只為黨的生存與發展!無論是在兩岸和平發展前景上,甚至是全體中國人民的福祉上,中共都應該推進政治體制改革,真正將對人民權益的保障落到實處,由以黨領國推進為以民領國。如此,中共至少還能在歷史上取得一定的歷史定位!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