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撿到槍的蔡讓兩顆子彈重出江湖

27 九月 , 2019  

環球科技大學生物技術系助理教授  宣仲華

台灣民主化後已選舉出四名總統。對於經歷過四位總統選舉的台灣人而言,沒什麼比判斷錯誤帶來的痛苦更能為我們提供現實的經驗和教訓。這些總統的當選之夜,台灣約有稍過半的人歡欣鼓舞,另一半的人捶胸頓足,再隔一段時間後約莫超六成以上的人確定是為判斷錯誤而深感痛苦。

當選後就開始顧人怨 

整體而言,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在卸任前夕,民意的反感都達到最高點,相信大部分人的心中的問號是為什麼當初要投給他?照理說自由意志的選舉制度,應能推出最佳化的人選,事實上往往選出來的人,最後的結局卻是在比賽誰的民調墊底。

2004年陳水扁靠選前的兩顆子彈,以極小的差距擊敗選前聲勢一直大幅領先的連宋,如此驚悚的勝選注定未來政局一團混亂。蔡英文的首任總統蜜月期消失速度比任何一位前總統都要來得快,主要在其乏善可陳的執政。

當執政黨在20181124以極大的差距輸給在野黨,原本看起來蔡英文在第一任期結束前就將面臨民意的唾棄。惟落敗的蔡英文徹底放棄長期的施政目標(少子化、高教崩解、經濟失去動能…..),反而竭盡所能的操作短線買賣,內政靠撒錢、國防靠花錢、外交靠悲情、經濟靠運氣,然後蔡英文再狂打民主自由及反中國併吞旗號,把一切荒腔走板的施政扭轉成中國的打壓,把所有的未來走向定調於簡化的民主自由,蔡英文也慢慢奇蹟般地復活。

蔡英文這兩套扭轉操作的手法,其神奇功能看似比陳水扁的兩顆子彈還大,原本頻頻撿到槍的蔡英文,這一刻又生出兩顆變造的子彈。兩粒子彈唬爛傻子或孬種可以,面對火力十足的中國可是遠遠不夠,但台灣人最大公約數只要關著門爽就好,誰在乎未來一年、兩年之後真正的難題。

民主仍有缺陷

然而歷史告訴我們走偏門的競選,在勝選之夜一夕狂歡後,之後就是全民共同買單。再說中國真的是如蔡英文所抹黑般的邪惡?民主自由又豈是蔡英文所聲稱的是人類社會獨一無二的最高形式?

民主自由誕生於西方,其前世今生說來話長,而今日的世界規範及秩序,都是由號稱民主典範的美國一手制定,但看今日世界各國間的收入不平等持續拉大,即使先進國家亦不能避免階級不平等的擴大,還有世界上的殺戮戰火不曾停止過,就可清楚證明自由民主的資本主義體系有其先天上基因的缺失,只是問題一直被遮掩罷了!

對於任何主張民主自由是普世價值的人,若無法清楚解釋何以收入不平等一直存在及戰爭不斷的問題,至多只能把民主自由作為多元體系中的一種待修正的制度而已。

在柏林圍牆倒塌、蘇聯解體前夕,民主制度似乎達到了法蘭西斯福山聲稱的歷史之終結,然而不到30年,美國發生金融海嘯,西方以驚人的速度衰退,同時間中國崛起的速度也同樣驚人;而讓川普當選美國總統的「讓美國次偉大」宣言,換作大白話說,就是美國明確主張自己先吃飽後再來考慮其他國家的生計。至此美國的民主聲譽一落千丈。

另由所謂的航行自由,更能能理解西方世界的自由其實只在乎自己的自由。全世界接近兩百個國家除了少數的西方大國外,很少聽到其他任何國家會高調宣稱航行自由,這也表明了所謂自由的背後是要有有強大的力量,所以多數沒權沒錢的新興或落後國家根本沒有資格談論自由,即便偶有也是在西方世界在利益考慮下的恩賜。換言之,西方世界所謂自由的基石,是奠基於霸權,中國理解這點,所以他長時期的全方位建立自己的霸權。強國不都是這個調調嗎?台灣人實在用不著去挖苦中國霸道。

傀儡的遮羞布

蔡英文當然知道台灣的自由來自美國的許可,然而,蔡英文卻還是正面一張臉高調宣稱民主自由,臉的背後卻甘做美國的傀儡(不敢不花大錢,買個即將淘汰的上世代戰機,不是傀儡是什麼?)但再鱉腳的人也不會承認自己是傀儡,乃炮製出民主是普世價值這張遮羞布。

近一週內台灣接連被所羅門與吉里巴斯斷交,其中的重點是超級大國美國及地區老大澳洲接二連三說了不堪入耳的重話,這兩個小國依然不鳥美澳的公開警告而與台灣斷交,台灣故作鎮定或老調重彈中國鴨霸,都無法輕描淡寫的抹去蔡英文治理下的台灣所面臨的空前危機。

鳥不拉屎的島國膽敢違逆美國及澳洲堅持走自己的路,足以證明中國在國際上的影響力,已達到前所未有的程度。蔡英文手上固然有槍,也上了兩顆子彈,嚇唬國民黨、唬爛台灣百姓或打贏選戰都綽綽有餘,但對岸可不是紙糊的假老虎,根本不會把蔡手中的槍看在眼裡。

最令人難過的是,對岸的目標就是統一,蔡英文的目標卻是勝選,兩岸目標的截然不同,注定了未來誰輸誰贏!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