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政治力不容改變天文事實

27 十月 , 2017  

退休教師 謝其政

時區劃分原本屬天文、自然科學的問題,因北京與台北均屬E8時區,近日有好事者提案將台灣適用的E8時區調整為E9時區,先從時區劃分脫離北京,達到其阿Q式的台獨,聊以自慰。

地球因為自轉而有了白天與黑夜,因為公轉而有了春夏秋冬。如果將全球統一規劃為單一時區,則每一個地區的午前6時不一定是日出,正午12時也不會日正當中,當然午後6時也不見夕陽西下。為了讓每個人手錶上顯現的時間為正午12點鐘時,都接近日正當中,讓生物時鐘、作息秩序與鐘錶時間一致,因此,全球各個國家、地區依其所在位置之經度畫分為24個時區。於1884年的華盛頓國際會議上,採納了格林威治子午線為量度經度的本初子午線。訂定位於英國經度為0°的格林威治(Greenwich)為全球標準時間。

地球自轉一週,旋轉360°歷時24小時,(註1)相當於每一小時地球自轉的角度是15°(π/12)。(註2)因此,各個國家地區依其所在位置之經度,每15°畫分成一個時區。東經120°其經度是15°的8倍,將東經120°±7.5°(東經112.5°~127.5°)這個範圍區塊畫定為E8(註3)時區。在E8時區,太陽比格林威治的太陽早起8小時,因此E8時區較格林威治標準時間提前8小時。換句話說,如果從格林威治搭機東飛,剛好降落於亞洲東經為120°的某機場,下飛機時你必須將手錶調加8小時。如此,方可保證你手錶上所顯示的時間是當地時間。

台北位於東經121.50°,中國北京東經116.46°,日本東京東經139.73°。因台北與北京同屬E8時區(東經112.5°~127.5°),所以台灣與大陸地區基本上沒有時差問題。日本東京為E9時區(15°*9=135°,其經度範為為135°±7.5°),從台北飛東京時,東京比台北提早一個時區,下飛機時你必須將手錶調加1小時。

中國與美國可說是目前地球表面的大國,這個大除了國力強大外,幅員廣袤,國土面積大,而成就「大」國之大。中美兩個大國,依時區畫分,中國領土應從E5~E9共跨越5個時區,但中國將全國時區統一,依北京經度訂定E8時間為全國時間。在中國境內,不管您怎麼飛,都無須於下飛機時有調整時差之必須與困惱。美國本土其時區跨越W5~W8共計4個時區,在美國之時間則回歸自然法則,因此在美國有美東時間、美西時間,若你經常往返美國的紐約與洛杉磯,下飛機後你必須將錶調快或調慢3小時。

中美兩大國,前者將全國時區統一,後者將全國依經度值所訂時區分作4個時區,孰優孰劣?筆者不敢妄議。台灣本島極東處為台北縣貢寮鄉的三貂角,東經121.9875°,極西處為台南縣七股鄉的曾文溪口,東經120.0007°。全國都涵蓋在E8時區(東經112.5°~127.5°),怎能因為北京也屬E8時區,且全中國均以北京時間作為標準時間,而主張要把台灣從E8時區調整為E9時區,以意淫方式主張另類台獨。姑且不論此舉要耗費多少資源、對台獨主張有若干加分效果,台灣本島極東與極西之經度僅相差約2°,依天文、自然法則全國均適用E8時區,為了台灣獨立建國,難道天文、自然科學也要獨立自成一「國」嗎?

台灣的未來,要統一、獨立、成為美國的第51州乃至回歸日據時代……等等不同的政治主張,在多元民主自由的社會都應被尊重。但任何主張地提出,若僅只是喊爽的、為了去中國化、搞意識形態、民粹……等等,是無助於台灣這塊土地上人民之福祉與利益的。

在地球村與國際化的浪潮下,台灣更應走向世界與國際接軌。東經112.5°~127.5是E8時區,台灣處於E8時區,自當適用E8時區,這是天文、自然科學領域的ABC,不容許政治力介入,也並非多數決可改變的既成事實。企圖將時區調整便可向世界宣示,台灣所使用時區已然從北京獨立,為台獨建國大業之宏圖偉業邁出重要一大步。此舉若成案,台灣除會邊緣化,自外於國際社會外,無知二字將與台灣如影隨形矣!

註1:地球自轉一週精準的時間為23時56分又2.1秒。

註2:角度單位將全圓周角定義為360°稱六十分制,在六十分制中直線為180°,直角為90°。將全圓周角定義為2πrad稱弳制,六十分制通俗易懂,但在工程實務上不適用,必須轉換成弳制。

註3:格林威治以西其經度稱西經,西經也是以每15°畫分為1個時區,如西經112.5°~127.5°屬W8時區,W8時區中原標準時間較格林威治標準時間晚8小時,手錶應調減8小時。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