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文化臺獨乃自我欺瞞之哀鳴

17 九月 , 2017  

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 張競

從蔡政府就職以來,雖然表面宣示維持現狀,但各種文化臺獨小動作不斷;特別是利用政治當權的有利地位,希冀透過教育體系塑建意識形態,消滅年輕學子對中華民族的認同感,以奠下永續執政基礎。

其實當年東德就曾以相同手法,存心異化過民族認同,以便推動其分離政策(Abgrenzungspolitik),希望藉由政治與領土分離現實狀況,重新定義德意志民族,使其詮釋意涵結合階級、鬥爭及社會主義理想。運用人為教化手段,創建對內高度凝聚,並對外排斥傳統德意志民族定義之最新民族概念。

這種思維乃源自對政治與文化兩理念混淆結果;其實政治分離並無法造成文化割裂,同樣文化融合亦無法保證政治統一。只要從多民族多文化國家內部能夠和諧相處,類同文化國家可以各自獨立,就知道兩者間未見得能夠產生因果關係。

所以當臺內部面對大陸重新復興的勢頭,卻要乞靈於文化臺獨來維繫政權時,無疑是發出自我欺瞞之哀鳴。以往強調自由民主,希望與對岸產生價值反差,並將其混淆成醜化中華民族,降低原有國族認同感後,再以臺灣主體意識來填補心靈空虛,豈不就是在重新走上東德失敗的老路子?

只要是回顧歷史,就可以理解到政治上分合係由權力關係所主導,而非由文化覺醒所左右。文化認同與政治效忠不可相提並論,文化臺獨一方面強調臺灣島內不同文化須接納與融合,但卻視認同傳統中華文化者為異端,極盡貶抑排擠能事,此立場與論述間相互矛盾,更可見內心思維的空洞與虛偽。

主政者須仔細思考,文化傳承係來自生活的自然實踐,是否有必要為維護政權生存,付出民族生機代價。東德崩解前,群眾示威口號從「吾乃人民」(Wir sind das Volk)轉變為「吾屬同族」(Wir sind ein Volk),就是提醒為政者,不要刻意混淆政治與文化分野,免得最後遭到無情反撲。

德國前總理布蘭德面對柏林圍牆崩解,東德政權土崩瓦解,統一勢不可當時,曾指出:「本是同根生,自此共前景」(Jetzt wächt zusammen, was zusammen gehört),這雖是感於政治命運變化,但亦是順從於文化淵源宿命。

在臺灣多元社會中,各人對本身政治與文化定位各有差異,但政治問題是不能以文化手段解決,且同樣文化具高度同質性,對政治運作亦未見得永遠是項利基。歷史上同室操戈、骨肉相殘屢見不鮮,也讓人警覺,在政治上打文化牌,潛藏著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之危機與風險。

政治讓我們精算現實利益,文化使我們追求民族大義;究竟中華文化是我們追求政治自主之累贅,還是將來分享共榮共利之股票選擇權,正在考驗著主政者是僅圖一時,還是要爭千秋吧。

, , ,

By



  • SCG

    哈日仇中綠色黨 台獨文化大革命 政權永續是目標 人民生活放兩旁

  • Feng James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後就搞文革去漢化與脫離中華文化,大搞蘇聯馬列文化,早就脫離原本中華民國的中華文化。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序言裡明確規定,所有人都要接受馬克思文化與列寧主義的指導,這是憲法原則 。現在中國的教育體系,從小學的教材,哪有多少中國文化,只是語言而已,其他的像是哲學、經濟學、歷史學、政治學全部都是馬克思列寧主義,特別是文革後中國現在已經變成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文化殖民地,哪有什麼傳統中國文化與中華文化?
    況且台灣本來就是多元文化的,中華文化、西方文化、原住民文化、日本文化以及近來增加的新移民文化的融合體, 中華文化只是台灣文化的一部分,而不是台灣文化的主體或上位指導者。 。另外在國家歷史跟立場上,中華民國只是1949年以前統治過中國,當時把中國當主體,但並不代表中華民國的主體永遠是中國,子民永遠只是中國人,特別是1949年以後,中華民國實際治理範圍有台灣,理所當然中華民國主體就是台灣,中華民國子民當然只有是台灣人。課綱 當然要以台灣為主體來當作中華民國的立場跟歷史與文化。

    • 潘俊建

      我反共,但我更反Feng James之流的跳針反共!

      • Feng James

        口口声声称颂“中华文化”和“老祖宗”是如何伟大、如何荣耀、如何高山仰止、如何光芒四射,偏偏忘记了半个多世纪以来致力于打击、摧残、毁灭中华传统文化的正是中共政权。当年,毛泽东掀起的血雨腥风的“文化大革命”,其本质是党内残酷的权力斗争,而中国传统文化不幸成为“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牺牲品,多少珍本古书和字画遭到焚烧,多少古代建筑和艺术品遭到砸毁,就连曲阜的孔庙和孔陵也差不多被疯狂的红卫兵夷为平地。应当好好学习一下文革史,毛泽东和红卫兵的做法才是“灭其文”、“灭其史”呢。
        https://newtalk.tw/news/view/2017-09-14/97743

        • 潘俊建

          为何法轮功与中共邪性相似?请看民运人士曾节明的分析!
          ————————————

          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2012/12/25 独立评论 作者:曾节明

            今日中南海对全能神教公开地全面揭批和镇压,反映出习近平在走新加坡道路,而不会走日本自民党的道路。习近平在重走江泽民当初“揭批法轮功”的路。这是预料中的事情,因为全能神教突破了习近平的底线,习近平再开明,其太子党出身注定了他(至少现在)很难接受对中国共产党的彻底否定。
            与法轮功当初不反共且投机中共截然相反,全能神教一开始就指中共是大红龙,号召信徒与中共决战,反共的立场决绝且鲜明,换了谁都会镇压,即使是胡耀邦、赵紫阳都会镇压,这就突破了太子党习近平的底线。习近平再有心改革,也接受不了这种组织;因为他首先要稳固统治,才能有所作为。
            中共对付全能神教,出乎预料的只是:为什么现在突然公开高调镇压?其实胡锦涛早就在镇压全能神教了。2005年,桂林市委根据中央指示,下发到桂林市广电局的红头文件,单位的“610”负责人之一刻意给我看以示警告。我看了一下,上面列有十四种取缔的“邪教”名单,除了法轮功外,还有全能神、香功、观音法门等等。胡锦涛的本质特征是阴狠,吃人不吐骨头,不露痕迹,不留把柄。胡锦涛上台之初,就指示中国各使馆、领馆撤掉反法轮功宣传牌,命令公安国保操走已经释放的法轮功信徒的拘捕文件。
            这种黑社会式的镇压尽管振荡小,但因为太弱势(只有阴招,全无意识形态)的弊端,它会导致政法系统离心离德,容易引发全面崩溃。对此,习近平看得十分清楚,所以他要继承江泽民高调的做法。这就是习近平一上台突然高调镇压全能神教的原因。
            但高调的镇压不见得就比低调的镇压更残暴,现在稍有一点客观的普通法轮功信徒都承认:胡锦涛虽然不表态,但他对法轮功的镇压实际上比江泽民狠得多。活摘法轮功器官的案件,正是集中地发生于胡锦涛时代。
            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等于是免费全世界打广告,只能刺激全能神教更加强势地崛起;就如当年江泽民揭批法轮功,反帮助法轮功兴起一样。全能神教的强势崛起,与今天法轮功的衰落势头对比十分鲜明。与受迫害之初大相径庭,今天法轮功在中国大陆几乎丧失了影响力。我的老乡——流亡泰国的民主党人李志友,亲眼所见:在泰国芭提雅旅游景点,中国游客普遍对法轮功的“讲真相”嗤之以鼻、不屑一顾,许多人不接法轮功传单、或把传单仍在海滩上…而对民运人士散发的资料,现在好些人到饶有兴趣,并对民运人士报之以同情的态度——只可惜,象法轮功信徒那样讲真相的民运异议人士太少了。
            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全能神教在中国大陆影响力巨大。据新西兰独立记者王宁的调查:全能神教目前在全国已拥有一千多万教徒(显然比法轮功造假吹牛的“全国两亿大法弟子”说更可信),许多中国大陆的基督徒、天主教徒同时也是全能神教的信徒。全能神教因为敢于面对中共专制统治的现实,而且教义完备且有所突破,因此它比基督教其他教派甚至法轮功拥有远为强韧的生命力。调查表明:全能神教现今在港澳台,在中国大陆西藏以外的各省、市、自治区,都拥有了组织和巨量的信众。
            从教义来看,全能神教是基督教的一门教派:它尊奉基督教的《圣经》,并明确地宣称中国共产党是控制中国、迷惑世界的大红龙,这和《圣经》启示录的预言是一致的。但不同于现存基督教一切其他教派的是:全能神教接受佛教中的转世轮回说,这对于基督教和佛教来说都是一种伟大的超越。我每次读《圣经》,总感觉所罗门的《传道书》和耶稣的话语带有佛教的意味。而有关学者的考据证明:耶稣青少年时代失踪的十八年,去了印度和西藏,并先后领信于婆罗门教和佛教。一八八七年,俄国作家兼旅行记者尼古拉斯.诺托维茨(Nicolas Notovitch)最早在拉达克邦国的首府列赫(Leh,该地区地处西藏南部山中,在伊萨的年代并不属西藏版图,定性为藏传佛教之寺院是后来的事)市郊二十五英里左右的一座佛教寺院,名叫希米斯『Himis』,即『法戒寺』,查到耶稣(异译“以撒”)的记载:耶稣是一个相貌俊伟、高鼻隆额的中东人青年,在印度及喜马拉雅学习宗教的记载,据记载:
            “以撒”出自以色列,十三岁时为逃避父母指婚,跟从中东东行骆驼商队到达印度河流域,先跟从婆罗门教;后因厌恶婆罗门的阶级压迫观念,违背婆罗门种姓制度,向“贱民”传道,而遭开除和追捕,被迫逃到喜马拉雅山,从此皈依佛教密宗,二十八岁得道;得道后于二十九岁返回中东传教,但两年后被钉十字架。
            一八九四年,诺托维茨把这些资料以法文出版成《耶穌基督未为人知的生平》(或译作《耶穌基督佚史》,The unknown life of Jesus Christ)一书(英译版为《The Lost Years of Jesus》)。此书的出版,在全世界引起了剧烈的震撼;霎时基督教、天主教各派群起反对,均大力谴责诺氏造谣。
            但其后,印裔英国宗教学者暨预言家史弯米.阿喜达南达(Swami
          Abhedananda),于一九二二,率领一批学者,专程前往西藏法戒寺探查伊萨传说一案。俄国著名的学者暨艺术家尼古拉斯.罗厄烈冶(Nicholas Roerich),罗氏夫妇与一子佐治及六位友人,一共九人组成探险团,于一九二四年至一九二八年间,遍游西藏、新疆、喀玛昆仑山脉、喜玛拉雅山、阿尔泰山、戈壁沙漠、甘肃、克什米尔、拉达克、潘闸、锡金……等各地,并专程去列城法戒寺查询伊萨经卷。他们的调查,都证实了“以撒”事迹的存在。由此,基督教保守派主流再也不敢强势反驳,但从此对耶稣的“十八年”更加讳莫如深。
            我以前读《圣经》时,在魔鬼试探耶稣的一节上很困惑。经上说:魔鬼把耶稣领到万仞高山的峰顶,指着地上的万国说,如果耶稣跟从他,将赐予他统治万国的权柄(让他做大帝国的皇帝);结果被耶稣拒绝。这很奇怪,因为以色列并没有能够俯视万国的高山,只有海拔全世界最高喜马拉雅山才能够“俯视万国”。当时我读到这些,总感觉耶稣不在以色列。
           因此,接受佛教转世轮回的基督教教派全能神教,比死认奥古斯丁删改版《圣经》的现行各教派、以及现在拜偶像的佛教更加完全、更接近真道。
            陈泱潮、草虾都独立地悟出了耶、佛相通,他们都是先知。
            现在已经很清楚了:全能神教才真正是中共的克星。中共是由北面苏俄所生、且兴盛于满洲的一股祸水。而全能神教则兴起于中州河南,其性属土。土克水,因此,真正能克制中共的是全能神教,而断非同样兴于满洲的、水性的法轮功。实际上,法轮功十年来吹捧、寄望比江泽民更左更坏的胡锦涛,污蔑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和“茉莉花”行动,是帮了中共的大忙。
            全能神教的创始人名叫赵维山,三个字都有“土”象。“赵”字土下生足,乃移动之土。“维”字右边双土堆积,“山”也有大土之象。因此,中共的克星是赵维山,而不是名字有三点水的李洪志。事实证明:凡是名字带有三点水的人,都是大有利于中共的人,比如毛泽东、江泽民、胡锦涛、温家宝。
            颇为奇特的是:赵维山虽则在东北创造“东方闪电”教(全能神教初期的名称)的教义,但在东北却没有市场;直到传教到河南,全能神教才突然兴起。(赵维山在河南终于找到了“再来的耶稣”——他指认一位河南邓姓妇女为基督,而这个女人也接受了,而且不孚众望。这难道是巧合?)
            这似乎在印证中土之地的某种克制中共的属性,君不见对中共杀伤力颇大的赵紫阳、高智晟都是中土人士。二十三年前的春夏之交,赵紫阳真的差一点就和平瓦解了共产党政权,连当时访华的戈尔巴乔夫都惊呼“中国的共产党政权看起来就要垮台了”(《戈尔巴乔夫回忆录》)。赵紫阳的和平演变之所以功亏一篑,乃是因为北京的“学运”来得太早,且学运领头人刘晓波、王军涛、柴玲等人不是带着三点水、就是带着“金”——金生水,无形中帮了中共顽固派的忙。不要小看此等细节,我实在告诉民运异议人士那些顽冥不灵的无神论者:若没有“八九学潮”,中共国早于九十年代末邓小平死后即变天了!
            还有一个颇为奇特之处是:法轮功的创始人李洪志与全能神教的创教人赵维山,同生于1951年兔年,而他们都是中共(或中共派系的大麻烦制造者)。这难道是偶然?这似乎喻示着中共未来的命运,与某位兔年生的能人有着不解之缘。步虚大师的预言中提到:中国在一场劫难后,“玉兔将相渐东升”。只是这东升的玉兔显然不可能是如今向西沉沦的李洪志,而很可能是后来居上的赵维山。
            看起来,先知的到来,往往成双的:第一个扬名的那个是假的,后来的那一个才是真的。
            与中共邪性相似的是:法轮功投机不成后的谎言“反迫害”、黑箱操作、打江捧胡护专制、不容异见等行为,也具有邪教的性质。而全能神教其信仰的纯正和不畏强权的精神,是非常值得尊敬的。
            全能神教的强势崛起,与今天法轮功的衰落势头对比十分鲜明,与受迫害之初大相径庭。今天法轮功之所以在中国大陆几乎丧失了影响力,并非主要是中共妖魔化之的结果,这至少还有以下原因:
            一是,预言江泽民“死亡”、“中共亡党”的时间表一再破产。
            二是,以“三退”为代表的谎言反共游戏日趋穿帮,骑虎难下。现在“三退”已迫近一亿人,未来两年之内将突破两亿,终将超过党员、团员(或曾经的团员)、少先队员(或曾经的少先队员)的总和,届时怎么收场?到时,法轮功领导层很可能会象胡锦涛那样装孙子不作声,或是死皮白赖否认“三退”与法轮功有任何关系,就象他们现在赖着脸皮说从来就没有“打江捧胡”这等事一样。
            “九评”推出后的2005年至2006年,法轮功大轰大嗡地反了一阵子共。后来因为胡锦涛、令计划、温家宝的有所表示,其高层为了媚胡盼招安的需要,紧急刹车,指令国内信徒全国范围内停止反共行动;从此法轮功行动主要局限于海外望国内打骚扰电话“讲真相”、重点由反共转为捧胡打江——捧习打江——声讨“血债帮”(按法轮功的偏见标准:中共血债帮唯有“江家帮”,连胡锦涛、李鹏都不算血债帮)。法轮功的这种蜕变,导致其丧失了国内群众基础,而日益沦为一个海外既得利益集团:一个寄生于西方国家政治献金和基金的难民组织。
            三是,法轮功在“反迫害”中暴露出只为一己之私、全无公义的偏狭自私本性:别人所受的迫害都算不了什么,只有法轮功所受的迫害才是“全宇宙最大的迫害”;连“六四”屠夫李鹏、西藏屠夫胡锦涛都不算“血债帮”,只有迫害过法轮功的才算“血债帮”。法轮功要别人关注它所受的迫害,却对别人所受的迫害从来不闻不问、无动于衷;对受迫害比它更深更久的藏人,更是冷漠到了惊人的程度;李大师甚至对达赖喇嘛还颇为嫉妒。
            四是,十年来在反迫害当中,法轮功暴露出与中共别无二致的专制独裁非宽容本质:法轮功媒体一边倒地宣传,与新华社、央视如出一辙;法轮功报纸《人民报》一边倒有嫌不够,更大肆弄虚造假,以谣言反共,对一切者极尽扣帽子打棍子人身攻击之能事,犹如文革大字报。对其他海外中外媒体使用大批的网评轮棍,抛出“对法轮功的态度是检验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的紧箍咒,把一切敢对法轮功说半个“不”字的民运异议人士统统打成共特或“江系特务”。法轮功嘴上“解体党文化”,其浑身所散发的是极为浓烈的党文化和酱缸糟粕恶臭,这令一切正直人士无不望而却步、避而远之。
            教义歪斜,行为就必然歪斜。耶稣教导世人说:坏树结不出好果子。法轮功之所以七歪八邪,根子出其教义的歪斜。李洪志根本否定上帝的至高无上,甚至狂妄地宣称他的能力要超过上帝。法轮功大搞人肉假神邪信,李洪志还在人间,其画像就已摆上供桌、献上了祭品,简直七歪八邪无以复加。法轮功今天完全走邪,由一个反迫害的群体沦落为中国和平演变的障碍,是必然的事。
            全能神教迄今没有这样七歪八邪的事情,这是由其纯正完备超越的教义决定的。愿赵维山先生汲取李大师的教训,再接再励。
            全能神教也是中国民运异议人士的恩人,因为习近平不会象胡锦涛那样僵硬愚蠢:就象当年江泽民那样,他为了集中精力对付全能神教,必然放松对民运异议人士的打压,甚至收拢部分民运异议人士,以扩大执政基础。
            但这不是个长久之计。世上没有千年不散的宴席,共产党更无百年之运。现在早已不是共运的时代了,中共这面破旗注定打不下去。普京不打共产党的旗子,不是一样很滋润吗?提请习近平认真思考改旗易帜的事情,早日结束对全能神教的镇压。
            曾节明 成稿于2012年圣诞节下午于纽约州雪后晴日

        • 潘俊建

          2006年,中国民运人士吴弘达致美国国会议员的信

          敬启者:
          自1999年7月中共当局发动了全国范围的“根除”法轮功运动至今已有七年。七年来,当局采取多种非人道的手段迫害法轮功,而法轮功信众的不屈抗争则赢得了国际社会的大量同情和支持。
          最近,“法轮大法信息中心”和多个法轮功背景的媒体(如“大纪元”、“明慧网”)刊载了一令人震惊的消息:中国在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建立了一专门关押法轮功信众的“集中营”。该消息的发布时间在3月8日的美国国务院国别人权报告之后,法轮功媒体在消息发布之后又有一系列的后继报道及描述。
          作为长期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研究者,我对于有关“苏家屯集中营”的报道持相当怀疑态度。基于如下理由,我认为我必须指出这些报道中的可能的不实处。
          首先,法轮功媒体称“苏家屯集中营”自2001年来关押了6000多名法轮功学员。但据中国信息中心记者的现场调查,该区域不存在可拘禁千余人的监狱或类似的拘留场所或设施。
          其二,20多年来,中国政府确实大量地摘取死囚器官,但器官摘取和移植需要相关的设施和一定的技术设备。据我们调查,所谓的“苏家屯集中营”并不存在施行器官手术的技术性可能。
          其三,“大纪元”“修正”后的报导显示,“苏家屯集中营”位于辽宁省血栓中西结合医院,该院有460名工作人员。据我们所知,此种规模的医院其从事外科手术的医生数目通常不会超过20人,这20人中具有器官移植技术的则不可能多过10人。据“大纪元”报道,4500名法轮功成员在这里被摘除了器官。如果我们假定每个法轮功学员仅被摘取某一种器官,那么这10名医生在三年中共施行了4500例器官移植手术,即10名医生每年1500例手术。以我个人的认知,这种报道不可信。
          其四,报道并提及,被摘除的器官随后出口至泰国,在泰国它们被移植到相关患者身上。而事实情况是,泰国法律明文禁止器官进口。显然,该报道与事实不符。
          基于以上诸点原因,我对“苏家屯集中营”的报道持怀疑态度,我并且质疑消息编造者的意图。多年来,我一直坚定地支持法轮功信众反抗中国政府残酷迫害、争取信仰自由的不屈争斗。但同情和支持他们,并不意味着我应该使自己屈从于这些扭曲的事实和编造的消息。我并且认为,促使他们不要在偏离事实的道路上走得太远,也是同情和支持法轮功的一种表示。

        • Michk99

          新頭殼這種沒有水準的刊物你去看,

          根本就是民進黨的外圍宣傳組織,

          你有沒有拿過民進黨的好處?

        • 潘俊建

          中共的二手策略

          2009/12/30 政治肥皂箱 作者:唐山子民

          中共這些年一直對內加強灌輸「大中國民族主義」,甚至有意無意的挑動排外仇洋的運動,當然對所謂的「台獨」或「獨台」攻擊更是不遺餘力。為了宣傳灌輸上述的言論,中共黨中央只敢在其內部文件中,要求黨員要緊握馬列教條與毛澤東思想,但就不敢向大陸一般人民發表此類言論與要求。為何?

          因為中共心知肚明:若要爭取成為中華民族的正統,與政權的合法化,就勢必不能談外來的「馬列」,反而要尊崇三皇五帝、孔孟學說、漢唐盛世、宋明文采,並且是孫中山先生的革命繼承者。所以對廣大人民表現出恢復中國固有傳統,是有意義也是鼓勵的。但是又怕它的黨員到時思想走偏了,因此一直加強其黨組織內部的思想教育。這是它對內的二面手法。

          對台獨也是用二手策略:一方面警告台獨不可自尋死路,另一方面又有意無意讓一些號稱民主人士者煽動台獨主義指引台獨道路;其實是為方便他們日後動手,為武力統一創造機會與理由。這就是中共的陽謀與陰謀交替運用。慎之,慎之。

          其實台灣哪有真台獨!真正的台獨不是死了,就是還沒出生。檯面上嚷嚷著這些所謂的台獨,只是打著台獨旗號,想爭權奪利分一杯羹而已。中共也心知肚明,只好沒事找一些它豢養的民主人士戴著假面具替台獨發聲造勢;否則依目前台灣這一群所謂的「台獨勢力」,想讓中共找藉口,還真難為它們了。中共的統戰手法一定要從多角度去看,不能用台灣的觀點來理解。

        • Michk99

          文革少人了那一點東西不算什麼,

          中國大陸地下的寶貝還很多,

          他們最近這30年來挖掘出來跟保存的都很好!

          你在那邊胡扯什麼!

    • Michk99

      台灣的歷史文化有哪一個不是從中原傳過來的?

      歌仔戲跟布袋戲全都是中國的東西!

      全都是傳統中國的!

      台灣有什麼?

      雜種的南島語系文化嗎?

      越南文!

      菲律賓!

      文印尼文!

      有誰在用?

      • Feng James

        上世纪末马克思主义全球大崩盘之後,只剩下古巴丶北韩丶越南和中国还奉为国家的指导纲领,虽然中丶越早已背叛马克思,走上资本主义的道路。很讽刺的是,中共口口声声地痛批西方思想,禁止学习西方的体制与知识,而资本主义與马克思主义恰恰都是西方的思維。

        中共建国后数典忘祖与背祖弃宗去中华文化与去中华民国化不遗馀力,现在还好意思做贼喊抓贼抹黑台湾去中国化?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序言里明确规定,所有人都要接受马克思文化与列宁主义的指导,这是宪法原则 。现在中国的教育体系,从小学的教材,哪有多少中国文化?只剩下语言而已,其他的像是哲学丶经济学丶历史学丶政治学全部都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特别是文革后中国已经变成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文化殖民地。

        台灣是中華文化、西方文化、原住民文化、日本文化以及近來增加的新移民文化的多元文化融合體, 中華文化只是台灣文化的一部分,而不是台灣文化的主体或上位指導者。

        • 潘俊建

          2017年8月2日21:21 FB簡至暐駁斥淡江大學國際企業經營系副教授林健次:

          進入體制內還被別人叫臺獨黨的DPP,都第二次執政了,有沒有在嘗試推翻中華民國?你以為打擊中國國民黨就等於推翻中華民國喔?少自欺欺人了啦。
          對付中華民國這個寄生獸,體制內外所有的力量都是必要的。當體制外很多人也在發揮自己的影響力幫助打著本土旗號參政的政客們奪得政權時,這些號稱臺獨的執政者到底是不是打假球,當然也是要繼續督促和推動的。
          當代的臺獨/建國派幾乎都不尋求體制外途徑(多半是訴諸武力)來達成建國目的了,如何依照體制內和平手段達成目標才是共識。
          但明擺著的現狀是體制內的民進黨根本就只是華獨派,自己去看看他們從上到下都是怎麼說的?「臺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國號是中華民國」。把中華民國偷過來,就以為達成目的了,還沾沾自喜以為這樣的論述真是聰明咧。
          體制內推翻中華民國?你什麼時候有這種錯覺了?

        • Michk99

          你大陸的書跟文化教育接受的太少,

          平常也不注意大陸有名的幾份報紙寫的言論,

          就算你有看你也沒有到!

          現在的共產主義政府 在全球創立孔子學院,

          現在的共產主義政府開始才取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已經30年以上,

          你沒有看到中國文化又一點一滴的回到了中國共產黨的政府身上嗎?

          台灣民進黨搞得這種雜種文化,

          沒人要!

          你去跟菲律賓,印尼,越南人打打交道看就知道了!

          沒有知識的白癡!

        • Michk99

          人家共產黨知錯能改,

          重新找回中國文化!

          你覺得民進黨這一套做法很好,

          那你就去學印尼,

          越南,

          菲律賓的這一套南島語系雜種文化!

        • Michk99

          操你媽

          雜種文化自以為光榮

        • Michk99

          台灣這個叫雜種文化,

          而且都是落後地區的雜種文化,

          南島語系!

          你自己就先去學越南文,

          菲律賓話跟泰國話!

          你願意去學嗎?

          不要在那邊欺騙別人了!

        • Michk99

          民進黨只想到從政府工程標案搞錢,

          腐敗無能的賴清德蔡英文政府。

          表面上搞台獨,

          實際上在貪汙黑錢,

          少在那邊狗屁了。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

        • Michk99

          你是一個什麼玩意兒都不知道的人,

          在那邊胡說八道民主。

          韓國連個罷工示威都殺人了!

          而且是美軍跟韓國政府一起殺人,

          人家共產黨已經很客氣,

          殺的只有占據天安門廣場的那群無法無天的暴名。

          新聞在這裡,

          自己好好看。

          你這種人是有夠無知,

          亂七八糟!

          只會幫民進黨講話的綠吱吱。

          蓋章。

          http://www.eventsinfocus.org/news/2082

        • Michk99

          https://tw.mobi.yahoo.com/news/【yahoo論壇/徐巧芯】

          慶富案胡亂放火-民進黨果然自-094607802.html

          這就叫做民進黨的政治文化。

    • Michk99

      我勸你去打打手槍比你寫這些爛東西要好!

    • 潘俊建

      台灣如何成為國家之6/外交維持「政府承認」的困境
      2016-10-19 文/許慶雄(法學博士、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
      http://constitutiontw.org/archives/3550

      外交維持現狀的「政府承認」,就是維持「一個中國」的内戰狀態

      國際社會都是以「政府承認」,來對應1912年成立的中華民國政府與1949年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1949年敗逃到台灣的中華民國外交部,仍然是維持各國的「政府承認」,維持「一個中國」的漢賊不兩立政策。

      在此,將由國際社會的觀點切入,分析國際社會如何處理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之間,所謂聯合國「中國代表權」之爭,分析世界各國如何處理國家間的建交、國家承認、政府承認等問題。

      其結果,都是依據國際法所確認的各項原理來認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才是代表中國的新政府,而非新國家。

      國際法上的承認理論,明確區分為「政府承認」和「國家承認」,其適用的區別就在於,新政權革命時的意圖,是要建立一個新政府?還是一個新國家?

      如果,革命運動所欲追求的是推翻舊政府,建立新政府,那麼世界各國所給予的就是「政府承認」。

      如果,革命運動所欲追求的是建立新國家,那麼世界各國就會認識到,該革命運動的主張,是想從母國分離獨立,基於客觀的事實認定,而給予「國家承認」。

      孫文領導國民黨的革命,其目的是要建立新政府,所以世界各國對中華民國的承認就是「政府承認」,承認中華民國「政府」取代滿清政府,成為代表中國的政府。

      就歷史而言,中華民國本身從來未曾向世界各國宣布要建立一個新國家,所以,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給予中華民國「國家承認」,承認中華民國是一個與中國或大清帝國沒有「政府繼承」關係的新國家。

      從外交部等官方文件得知,自1912年以來,世界各國對中華民國的承認,都是承認其為代表中國的新政府,國際社會所給予的,是「政府承認」,而非「國家承認」。

      所以,當北京政權出現並實際有效地統治中國後,國際社會便撤銷對中華民國的「政府承認」,轉而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代表中國的政府。這就是「政府承認」的變動,也是目前外交部忙著花錢鞏固邦交國的原因。

      如果,各國對中華民國的承認是屬於「國家承認」,依據國際法,「國家承認」是不能撤銷。

      如果,當年世界各國對中華民國的承認,是對一個有別於中國或滿清的另一個新國家的「國家承認」,那麼即使今天中華民國的領土只剩下台灣,依據國際法理論,即使雙方發生斷交甚至交戰,也不能撤銷對中華民國的「國家承認」。

      例如,英國與阿根廷為了福克蘭群島而發生戰爭,英國宣布與阿根廷斷交並關閉大使館召回大使,但是,英國對阿根廷這個國家的「國家承認」也無法撤銷。

      國際法上,並不能因為兩國之間的關係突然惡化,就可以撤銷對對手國的「國家承認」,國家對他國作出「國家承認」之後即不能撤銷,受到承認的國家即永遠存在,除非國家瓦解(像舊蘇聯)或被他國消滅,否則國家承認永遠存在。

      如果,分析美國1978年斷交以後,是否還承認中華民國是一個國家,得到的答案一定是否定的。

      依國際法,美國對外的「國家承認」是不能撤銷,為何可以撤銷對中華民國的承認,原因就是美國對中華民國撤消的,是「政府承認」,不是「國家承認」。

      我們的外交部自己也宣布,與我們有邦交,「承認」我們的邦交國,只有22國,為什麼只有22國?為什麼承認我們的國家會減少?

      原因就在於美國、日本、歐洲及其他曾經與中華民國有過邦交的國家,對中華民國的承認都只是「政府承認」,所以可以撤銷對中華民國的「政府承認」。

      這一事實說明,目前22邦交國,對中華民國所作的承認,也都是承認中華民國為代表中國政府的「政府承認」,並不是「國家承認」。

      此外,聯合國處理「中國代表權」問題的方式,也可以證明中華民國的成立,是新政府,不是新國家。

      中華民國體制的官員說,中華人民共和國申請加入聯合國等了22年,這種說法就是欺騙台灣人。因為從來沒有「申請加入」這件事,而是要求合法取代「中國代表權」及其席位。

      1949年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推翻腐敗的國民黨「政府」,建立屬於人民的「政府」,並非主張由中華民國(中國)分離獨立,建立新國家。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對外也是向各國要求對新政府的「政府承認」,並非要求「國家承認」。

      中華人民共和國對聯合國,也是主張要取代中華民國舊政府的代表權,從來沒有提出申請書,主張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一個新國家,要以新國家的身分申請加入聯合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要求的是,合法取代聯合國創始會員國及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中華民國(當時中國國號)「新政府」身分,並要求聯合國將中華民國代表權,以及中華民國在聯合國之席次,交予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因為國民黨的中華民國政府,已經是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推翻、取代,是一個不能合法代表中國的舊政權。

      中華人民共和國要求合法代表權的方式進入聯合國,要求國際社會給予「政府承認」,認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唯一合法代表中國的政府,聯合國於1971年即已明確作出認定中國代表權的決議。

      反過來說,如果,當時聯合國認定的是,中華民國是一個國家,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另一個國家,那麼中華人民共和國當年就應該以新國家的身分,申請加入聯合國,而不是認定其為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取得中華民國代表權。

      如果,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以新國家的身分,申請加入聯合國,聯合國就應該是依照一般新國家申請加入的程序,由安理會來審查,而不會是由大會討論中華民國代表權的方式。

      聯合國之所以會認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為唯一合法代表中國的政府,就是因為中華民國的成立,並不是一個新國家,而是中國改朝換代的新國號、新政權與新政府。

      當一個舊政府喪失其原有的土地與人民,而由新政府實際有效地統治其原有的土地與人民時,國際社會當然認定新政府才是代表該國的政府。

      因此聯合國才會決議,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聯合國的創始會員國、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中華民國(當時中國國號)的代表權及其席位。

      若是依據中華民國體制的官方說法,說成中華民國是被趕出聯合國,更是莫名其妙。

      事實上,聯合國自成立以來,從來沒有開除過任何會員國,從來沒有開除過任何國家的紀錄。

      不但沒有這種紀錄,即使是伊拉克入侵科威特,聯合國也未開除伊拉克的會籍,伊拉克到今天都仍然是聯合國的會員國。

      一個對抗聯合國,與聯合國作戰的會員國,都沒有被開除,更何況當時還是一個好好的中華民國,怎麼可能會被開除?

      中華民國根本就沒有被開除,聯合國2758號決議文,並沒有驅逐中華民國,而是驅逐被認定為叛亂體制的「蔣介石政府代表」,認定其不能夠再繼續代表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政權敗退至台灣,理所當然的,就成為中國的一個叛亂體制,國際法上亦稱交戰團體或是叛亂團體。對於所謂的兩岸問題,世界各國不願意也不能介入,因為北京平定叛亂是屬於一國內戰的問題,是中國的內政問題。

      稱中華民國在台灣是叛亂團體,很多人會不以為然,主要是認為台灣自己選總統、有政府行使行政、立法、司法權,有領域、有人民、有軍隊,所以是國家,怎麼會是叛亂團體?

      然而,50年代我們稱當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統治中國大陸、有能力與聯合國打韓戰的政府)是叛亂的朱毛匪幫,稱其「匪偽政權」。

      聯合國及美、日、法、等一百多個國家,亦認定當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的非合法政府、叛亂團體。

      由此觀之,台灣的維持現狀,延續中華民國體制,就是中國的叛亂地區,被認定是中國的非合法政府、叛亂團體,無可奈何也理所當然。

      這就是台灣人為什麼沒有國家的身分地位,為什麼在國際社會上,不能參與國際組織的原因,以及為什麼台灣只好不斷面對中國武力威脅的原因。

      並不是因為國際社會沒有原則,畏懼北京政府而忽視台灣,而是台灣自已要維持中華民國體制,使台灣在國際法上的地位,變成是中國的一個叛亂地區,並非國家,也從未爭取成為國家。

      看看國際社會如何關注南斯拉夫境內的科索沃爭取獨立?

      南斯拉夫政府對科索沃實施種族淨化、大規模屠殺阿爾巴尼亞裔住民時,世界各國都投注相當的關心,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也出兵制止南斯拉夫的暴行,聯合國安理會也積極介入。

      一個在南斯拉夫境內的科索沃,人口也只不過百來萬而已,且仍未脫離南斯拉夫的統治。

      再來看看,美國對於以色列與巴勒斯坦和談,所付出的種種代價,再來看兩岸問題,為什麼美國不會積極介入?

      世界各國無可奈何的最重要原因就在於,這是2千多萬台灣人自已的選擇,這是台灣自我主張維持中華民國體制現狀的必然結果。

      事實上,中華民國的外交政策一直是維持「一個中國原則」,外交部也是一直要求世界各國,承認中華民國是合法代表全中國的政府,要求承認蔡英文總統是十幾億中國人的國家元首。

      其結果就是使各國被迫在中華民國政府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之間,作一抉擇,承認何方為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

      若承認中華民國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則中華人民共和國就不是中國的合法政府而是叛亂政府。過去國民黨政府是如此,民進黨執政之後,也是如此。

      民進黨口口聲聲反對「一個中國」,為何民進黨政府的外交部又花人民的稅金,收買小國來維持「一個中國」,承認中華民國是代表中國的合法政府?

      民進黨、獨派的學者、專家,若是認為台灣已經獨立,是一個國家,為什麼民進黨執政之後,不改變政策,不下令外交部要求邦交國承認,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是一個與中國無關的新國家的「國家承認」?

      但是,我們的政府官員、政黨、政客、所謂專家卻欺騙台灣人、輕視台灣人;因為台灣人不研究國際法,所以這些人才膽敢欺騙台灣人。

      因為沒有人能夠指出政府官員對台灣人的欺騙,所以台灣人不知道「中華民國」一直是中國的政府,不是一個國家。

      外交部每年編列3百多億外交預算,170幾億元的秘密外交預算,都是用來維持「一個中國」的外交政策,收買這些國家承認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是代表全中國的合法政府。

      不應該再任由政客、官員繼續騙下去,如果繼續「漢賊不兩立」的外交政策,那麼外交部不應該只是休兵,而是應該關閉,3百多億外交預算用在福利、教育方面還比較有意義。

      由上可知,繼續維持現狀的中華民國體制,台灣就不是一個國家,也不可能成為一個國家。

    • 潘俊建

      台灣如何成為國家之6/外交維持「政府承認」的困境
      2016/10/19 許慶雄(法學博士、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

      國際社會都是以「政府承認」,來對應1912年成立的中華民國政府與1949年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1949年敗逃到台灣的中華民國外交部,仍然是維持各國的「政府承認」,維持「一個中國」的漢賊不兩立政策。
      在此,將由國際社會的觀點切入,分析國際社會如何處理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之間,所謂聯合國「中國代表權」之爭,分析世界各國如何處理國家間的建交、國家承認、政府承認等問題。其結果,都是依據國際法所確認的各項原理來認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才是代表中國的新政府,而非新國家。
      國際法上的承認理論,明確區分為「政府承認」和「國家承認」,其適用的區別就在於,新政權革命時的意圖,是要建立一個新政府?還是一個新國家?
      如果,革命運動所欲追求的是推翻舊政府,建立新政府,那麼世界各國所給予的就是「政府承認」。
      如果,革命運動所欲追求的是建立新國家,那麼世界各國就會認識到,該革命運動的主張,是想從母國分離獨立,基於客觀的事實認定,而給予「國家承認」。
      孫文領導國民黨的革命,其目的是要建立新政府,所以世界各國對中華民國的承認就是「政府承認」,承認中華民國「政府」取代滿清政府,成為代表中國的政府。
      就歷史而言,中華民國本身從來未曾向世界各國宣布要建立一個新國家,所以,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給予中華民國「國家承認」,承認中華民國是一個與中國或大清帝國沒有「政府繼承」關係的新國家。
      從外交部等官方文件得知,自1912年以來,世界各國對中華民國的承認,都是承認其為代表中國的新政府,國際社會所給予的,是「政府承認」,而非「國家承認」。
      所以,當北京政權出現並實際有效地統治中國後,國際社會便撤銷對中華民國的「政府承認」,轉而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代表中國的政府。這就是「政府承認」的變動,也是目前外交部忙著花錢鞏固邦交國的原因。
      如果,各國對中華民國的承認是屬於「國家承認」,依據國際法,「國家承認」是不能撤銷。
      如果,當年世界各國對中華民國的承認,是對一個有別於中國或滿清的另一個新國家的「國家承認」,那麼即使今天中華民國的領土只剩下台灣,依據國際法理論,即使雙方發生斷交甚至交戰,也不能撤銷對中華民國的「國家承認」。
      例如,英國與阿根廷為了福克蘭群島而發生戰爭,英國宣布與阿根廷斷交並關閉大使館召回大使,但是,英國對阿根廷這個國家的「國家承認」也無法撤銷。
      國際法上,並不能因為兩國之間的關係突然惡化,就可以撤銷對對手國的「國家承認」。國家對他國作出「國家承認」之後即不能撤銷,受到承認的國家即永遠存在,除非國家瓦解(像舊蘇聯)或被他國消滅,否則國家承認永遠存在。
      如果,分析美國1978年斷交以後,是否還承認中華民國是一個國家,得到的答案一定是否定的。
      依國際法,美國對外的「國家承認」是不能撤銷。為何可以撤銷對中華民國的承認,原因就是美國對中華民國撤消的,是「政府承認」,不是「國家承認」。
      我們的外交部自己也宣布,與我們有邦交,「承認」我們的邦交國,只有22國,為什麼只有22國?為什麼承認我們的國家會減少?
      原因就在於美國、日本、歐洲及其他曾經與中華民國有過邦交的國家,對中華民國的承認都只是「政府承認」,所以可以撤銷對中華民國的「政府承認」。
      這一事實說明,目前22邦交國,對中華民國所作的承認,也都是承認中華民國為代表中國政府的「政府承認」,並不是「國家承認」。
      此外,聯合國處理「中國代表權」問題的方式,也可以證明中華民國的成立,是新政府,不是新國家。
      中華民國體制的官員說,中華人民共和國申請加入聯合國等了22年,這種說法就是欺騙台灣人。因為從來沒有「申請加入」這件事,而是要求合法取代「中國代表權」及其席位。
      1949年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推翻腐敗的國民黨「政府」,建立屬於人民的「政府」,並非主張由中華民國(中國)分離獨立,建立新國家。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對外也是向各國要求對新政府的「政府承認」,並非要求「國家承認」。
      中華人民共和國對聯合國,也是主張要取代中華民國舊政府的代表權,從來沒有提出申請書,主張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一個新國家,要以新國家的身分申請加入聯合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要求的是,合法取代聯合國創始會員國及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中華民國(當時中國國號)「新政府」身分,並要求聯合國將中華民國代表權,以及中華民國在聯合國之席次,交予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因為國民黨的中華民國政府,已經是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推翻、取代,是一個不能合法代表中國的舊政權。
      中華人民共和國要求合法代表權的方式進入聯合國,要求國際社會給予「政府承認」,認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唯一合法代表中國的政府,聯合國於1971年即已明確作出認定中國代表權的決議。
      反過來說,如果,當時聯合國認定的是,中華民國是一個國家,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另一個國家,那麼中華人民共和國當年就應該以新國家的身分,申請加入聯合國,而不是認定其為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取得中華民國代表權。
      如果,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以新國家的身分申請加入聯合國,聯合國就應該是依照一般新國家申請加入的程序,由安理會來審查,而不會是由大會討論中華民國代表權的方式。
      聯合國之所以會認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為唯一合法代表中國的政府,就是因為中華民國的成立,並不是一個新國家,而是中國改朝換代的新國號、新政權與新政府。
      當一個舊政府喪失其原有的土地與人民,而由新政府實際有效地統治其原有的土地與人民時,國際社會當然認定新政府才是代表該國的政府。
      因此聯合國才會決議,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聯合國的創始會員國、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中華民國(當時中國國號)的代表權及其席位。
      若是依據中華民國體制的官方說法,說成中華民國是被趕出聯合國,更是莫名其妙。
      事實上,聯合國自成立以來,從來沒有開除過任何會員國,從來沒有開除過任何國家的紀錄。不但沒有這種紀錄,即使是伊拉克入侵科威特,聯合國也未開除伊拉克的會籍。伊拉克到今天都仍然是聯合國的會員國。
      一個對抗聯合國,與聯合國作戰的會員國,都沒有被開除。更何況當時還是一個好好的中華民國,怎麼可能會被開除?
      中華民國根本就沒有被開除。聯合國2758號決議文並沒有驅逐中華民國,而是驅逐被認定為叛亂體制的「蔣介石政府代表」,認定其不能夠再繼續代表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政權敗退至台灣,理所當然的,就成為中國的一個叛亂體制,國際法上亦稱交戰團體或是叛亂團體。對於所謂的兩岸問題,世界各國不願意也不能介入,因為北京平定叛亂是屬於一國內戰的問題,是中國的內政問題。
      稱中華民國在台灣是叛亂團體,很多人會不以為然,主要是認為台灣自己選總統、有政府行使行政、立法、司法權,有領域、有人民、有軍隊,所以是國家,怎麼會是叛亂團體?
      然而,50年代我們稱當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統治中國大陸、有能力與聯合國打韓戰的政府)是叛亂的朱毛匪幫,稱其「匪偽政權」。
      聯合國及美、日、法、等一百多個國家,亦認定當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的非合法政府、叛亂團體。
      由此觀之,台灣的維持現狀,延續中華民國體制,就是中國的叛亂地區。被認定是中國的非合法政府、叛亂團體,無可奈何也理所當然。
      這就是台灣人為什麼沒有國家的身分地位,為什麼在國際社會上不能參與國際組織的原因,以及為什麼台灣只好不斷面對中國武力威脅的原因。
      並不是因為國際社會沒有原則,畏懼北京政府而忽視台灣,而是台灣自已要維持中華民國體制,使台灣在國際法上的地位,變成是中國的一個叛亂地區,並非國家,也從未爭取成為國家。
      看看國際社會如何關注南斯拉夫境內的科索沃爭取獨立?
      南斯拉夫政府對科索沃實施種族淨化、大規模屠殺阿爾巴尼亞裔住民時,世界各國都投注相當的關心,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也出兵制止南斯拉夫的暴行,聯合國安理會也積極介入。
      一個在南斯拉夫境內的科索沃,人口也只不過百來萬而已,且仍未脫離南斯拉夫的統治。
      再來看看,美國對於以色列與巴勒斯坦和談,所付出的種種代價。再來看兩岸問題,為什麼美國不會積極介入?
      世界各國無可奈何的最重要原因就在於,這是2千多萬台灣人自己的選擇,這是台灣自我主張維持中華民國體制現狀的必然結果。
      事實上,中華民國的外交政策一直是維持「一個中國原則」,外交部也是一直要求世界各國,承認中華民國是合法代表全中國的政府,要求承認蔡英文總統是十幾億中國人的國家元首。其結果就是使各國被迫在中華民國政府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之間,作一抉擇,承認何方為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
      若承認中華民國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則中華人民共和國就不是中國的合法政府而是叛亂政府。過去國民黨政府是如此,民進黨執政之後也是如此。
      民進黨口口聲聲反對「一個中國」,為何民進黨政府的外交部又花人民的稅金,收買小國來維持「一個中國」,承認中華民國是代表中國的合法政府?
      民進黨、獨派的學者、專家,若是認為台灣已經獨立,是一個國家,為什麼民進黨執政之後不改變政策,不下令外交部要求邦交國承認,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是一個與中國無關的新國家的「國家承認」?
      但是,我們的政府官員、政黨、政客、所謂專家卻欺騙台灣人、輕視台灣人;因為台灣人不研究國際法,所以這些人才膽敢欺騙台灣人。
      因為沒有人能夠指出政府官員對台灣人的欺騙,所以台灣人不知道「中華民國」一直是中國的政府,不是一個國家。
      外交部每年編列3百多億外交預算,170幾億元的秘密外交預算,都是用來維持「一個中國」的外交政策,收買這些國家承認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是代表全中國的合法政府。
      不應該再任由政客、官員繼續騙下去。如果繼續「漢賊不兩立」的外交政策,那麼外交部不應該只是休兵,而是應該關閉,3百多億外交預算用在福利、教育方面還比較有意義。
      由上可知,繼續維持現狀的中華民國體制,台灣就不是一個國家,也不可能成為一個國家。

    • Michk99

      表面上搞台獨,

      實際上在貪汙黑錢,

      少在那邊狗屁了。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

  • 潘俊建

    關於什麼解殖
    2016-02-25 周偉航(人渣文本)blogspot部落格

    最近有很多朋友在討論台獨與解殖的問題。基於某些人際關係和重要性,我其實不太想探究這個問題。但因為有學生問我相關問題,我就在這個老家,做一些基本的表態。
    這些談解殖的運動者(以下稱解殖派)好像是以學人文的為主,但其實我一直看不太懂他們的訴求。在談他們的問題之前,我先說明一下,思考他人意見時,我會先做出的區分:「他今天是在進行政治宣傳,還是在宣講一種知識?」
    如果解殖派的人是在進行政治宣傳,是要推動台獨政治理念,那我可能不太會處理他們的議題,反正他們要怎樣就怎樣。比起處理國民黨的急迫性,這種解殖派就算有害也影響不大。有益的話,就更不用管了。
    不過,如果他們自認是在宣講一種知識、甚至是學術知識呢?這可能就要採用一些比較嚴苛的標準了。
    我發現,這些解殖派似乎是主張,他們建構了一個經得起學術考驗的解殖理論,然後要將其轉化為一種具體的政治觀點。因為有「知識之真」與「道德之善」,所以這個理念應該大力推廣。
    但我看了他們的相關文章,卻發現他們的論述有點模糊。我說的模糊,是以學術標準來講。我直接把我認為的缺漏點,在這邊指出來。我認為,如果不能以簡明的方式回應這些問題,所謂解殖派很可能沒有他們所宣稱的那種理論厚度。
    這些問題如下:
    第一,你們說的「殖民」指的是什麼?這種定義有出處嗎?這種定義為什麼是「可被接受的」,你們如何證明?
    第二,這種殖民的道德錯謬性為何?是如何證明出來的?為何這種道德判斷會具有客觀性?這個道德價值的標準如果不具有普遍性,那為何在台灣的脈絡會為真?
    第三,「解殖」的定義為何?我們為何應該現在進行解殖?為什麼你這樣的主張在實務上是可行的?支持證據是?基於Ought implies can,那我們有可能解殖嗎?
    第四,你們認為政治行動的終極目的是什麼?解殖,或是台灣獨立?台灣獨立是一個適切的終極目的嗎?如果有其他的終極目的,那這和解殖的相關性為何?
    在這些問題獲得穩定的解決之前,「解殖」這個詞因為定義不穩定,很難做為一個可被認真看待的概念。
    我並不反對利用學術概念來進行政治宣傳,我也經常這樣做。但我不會把這些概念神格化到成為絕對正面的道德價值,因為這樣做,不是太過粗心而忽略了學術知識的基本要求與限制,就是抱持著惡意。
    基於我個人的政治哲學或社會哲學主張,我對於歐陸系統的一些說法抱持相當懷疑的態度。我認為,一個良善的社群是會不斷吸納消化文化要素的有機體,所以沒有什麼「解」的問題。能幫助社群走向卓越的,就會留下來,成為社群往前推進的養份。
    知識分子的責任,不是告訴百姓什麼是卓越,而是協助維修這台追求卓越的機器,清除社群交換意見與重構價值體系時的阻礙。
    就我個人的閱讀所得,我懷疑:解殖派的核心價值,不是建立在道德批判成果上,而是個人的美感體驗。他們無法證明中國文化要素在台灣持續存在是道德錯誤,他們表達的只是對於中國文化要素的嫌惡感。這種美感體驗很難有普遍的說服力,這也是許多人接觸到他們想法時會產生懷疑的原因,特別是他們使用華人語言溝通,而這種語言必然內建華人的倫理與美學價值。這種矛盾難以解消。
    寫得這麼複雜,有些讀者朋友會覺得怎麼難度拉這麼高。但其實這些東西也不過是普通哲學討論課的程度,是我們太少進行這種程度的討論了。
    解殖派似乎相當在意台灣人對他們的意見不太認真以對,但似乎他們對自身理論的相關處理也做得不夠多。在展開對他人的批判之前,不妨先展開自我的意識形態批判。但有時展開對自我的批判,就會發現自己最害怕的事情。這真是兩難,但人總要選一條路走下去。

Recommended